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且看永同昌是如何坑害农民工的

且看永同昌是如何坑害农民工的

且看永同昌是如何坑害农民工的且看永同昌是如何坑害农民工的

        周 泽(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按语:揭露永同昌的问题或许是一件高风险的事。也许正因为如此,在余能松被控职务侵占案侦查及审查起诉阶段为余提供法律服务和辩护的许兰亭大律师,在审判阶段不干了,介绍余能松家人来找我,说只有找我这样的律师,余能松案才有可能得到公正审理。于是,我与杨学林律师成了余能松审判阶段的辩护人。对余能松案,我是怀着对农民工的深厚感情来做的,余能松是农民工出身,其手下的几十个管理人员也是农民工。余能松被抓后,他们工作都没了着落。面对他们,特别是那些被欠工钱的农民,尤其是面对那些接受我调查取证的农民工,我出离愤怒了!

怀着对农民工的感情,我在网上揭露了永同昌为赖包工头余能松巨额工程款,编造假证,诬告余能松,将其送进看守所,导致众多农民工讨薪无着的恶劣行径。为此,我无疑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前几天,一位在北京某检察院担任副检察长的朋友给我发来内容为“请务必注意人身安全,向你致敬”的短信,但愿这与涉及永同昌的余能松案无关。不过,我知道,注意什么的,都是朋友们的善意提醒和美好愿望。我已经很注意了,面对一切可能出现的后果,我都有承受的心理准备!]

 

12月25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的《银满仓讨薪》,揭露了永同昌为赖掉包工头余能松的巨额工程款,编造假证诬告余能松,通过司法机关将余送进看守,导致众多农民工讨薪无着的恶劣行径。永同昌本事大,央视等网站的节目视频现全删除了。

在删除央视等网站视频的同时,永同昌还发表了一篇题为“《银满仓讨薪》节目的事实真相”http://t.cn/Sxyl7I的网文(下称永同昌“真相”文),混淆视听。色荏内厉地声称,“非常震惊与意外”,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银满仓讨薪》内容,“完全是有些恶意报料人用捏造胡编的事实蒙蔽、欺骗了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企图扰乱视听、干扰司法审判,永同昌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现将此事实的真相还原公众,还原媒体”,“集团在北京的1000多名员工,包括各地的近万名员工誓言用最大的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全面展开维权行动,澄清名誉,让造谣诽谤者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还公司一个清白与公道!敬请大家拭目以待!”试图给央视施压,阻止进一步的追踪报道。

在永同昌“真相”文中,永同昌声称根本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并对央视报道的问题提出了若干质疑。对永同昌提出的关于是否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质疑,最有资格回答的是广大农民工和与这些农民工存在直接用工关系的包工头余能松。遗憾的是,余能松看不到永同昌的“真相”文,对是否拖欠农民工工钱以及为什么拖欠农民工工钱,无法作出回应。因为,余能松已经被永同昌举报“职务侵占”,于2009年7月29日被公安机关抓进看守所,并于2010年9月28日被丰台区检察院起诉至丰台区法院,而丰台法院于2011年6月28日、7月1日两次开庭,在完成全部审理程序后,又于11月22日、12月9日根据公安机关经“补充侦查”后提供的“新证据”开了两次庭,目前尚未作出一审判决。(提起公诉前,检察机关曾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进入审判阶段后,又补充侦查两次,法院受理起诉后9个月才开庭,至今开了四次庭,一年多不下判决,可见我们司法机关对此案是多么慎重!)与余能松同时被抓的还有余能松的老婆刘桂钦和外甥徐德章,二人均在余能松施工队帮助进行管理。所幸现二人最后都被释放了。节目中,徐德章带着农民工到永同昌讨薪的经历,已经说明了余能松施工队拖欠农民工工钱的部分事实。

最有能力回应永同昌“真相”文的余能松在押,广大农民工没有能力公开回应。(这也许正是永同昌追求的效果。)为了避免永同昌“真相”文产生混淆视听,蒙蔽关注农民讨薪问题的读者和听众,以及关注农民工合法权利的领导机关,我作为余能松被控职务侵占案(著名刑辩律师杨学林与我作无罪辩护)被告人余能松的辩护律师,现谨就我所了解的情况,对永同昌“真相”的有关问题作如下回应:

永同昌“真相”文称:在余能松涉嫌职务侵占(附件一)被逮捕后,为保证农民工权益,永同昌公司从2009年底开始,在北京丰台区公安局监督指导下,通过公开公告、电话通知、互相转告等方式统计清理被余能松犯罪侵占的农民工工资,截止2011年1月,将所有因余能松侵占被捕而未及时结算的农民工工资结算并且全部支付完毕,并与农民工集体签订了协议,因此,不存在永同昌仍然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实。(永同昌反驳中提到的“附件一”,是一份包工头余能松签字的落款日期为2008年12月28日的“承诺书”,一份若干农民工联名的“协议书”,以及这些农民工分别与永同昌签订的“协议书”和收到永同昌给付“工钱”的收条。)

回应:余能松在接受律师会见及在法庭调查接受律师发问时,均表示前述“承诺书”,是在永同昌拖欠其巨额工程款不给,数百名农民工向其讨要工钱回家过年的情况下,永同昌公司写好承诺书让他签,他为拿到部分工程款先打发农民工回家过年,被迫签署的。签署该承诺书时,他看都没看其具体内容就签署了,因为他相信他为永同昌做了工程,有工程在,有大量签证单等工程资料在,永同昌欠他的工程款铁证如山,没有人赖得了。没想到最后该“承诺书”竟然成了永同昌举报其“职务侵占”的“证据”。在余能松案中,永同昌的代理人以“承诺书”为据试图证明永同昌不欠余能松工程款。

对比一下“承诺书”与签署“承诺书”之前的四天永同昌公司有关部门负责人签字的余能松申领工程款的“申请报告”,就知道“承诺书”是怎么回事,以及永同昌公司究竟是不是欠余能松工程款。

且看永同昌是如何坑害农民工的

且看永同昌是如何坑害农民工的

要知道,“申请报告”申领的是2008年底之前的工程款,而余能松的施工队为永同昌施工,一直干到2009年7月余能松被抓之前,期间完成的大量工程,永同昌至今未给余能松审核确认应付工程款。作为包工头的余能松能不能对开发商永同昌实施职务侵占,相信对建筑施工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能够作出判断。反正,我与杨学林律师是为余能松作无罪辩护的,而且在辩护意见中已经明确指出永同昌编造假证,举报余能松职务侵占,就是为了赖掉所欠余能松的巨额工程款。

众多农民工实际上与永同昌没有什么联系,他们都是受雇于余能松,或者给余能松的施工队提供材料,他们完成的工作量和所供应的材料价款,只要余能松认可就可以拿到钱。很多农民工和材料商在余能松案中出庭作证时,都表示余能松欠他们工钱,余能松也表示认可;主张余能松是自己公司员工,可以对永同昌实施职务侵占的永同昌,在面对农民工记者讨薪时,竟然说“谁欠你钱,你找谁去”!难道永同昌想像对待余能松那样,也将这些讨薪农民工送进看守所去找余能松吗?

接受过我调查的农民工头和材料商都告诉我,他们跟着余能松干了很多年,余能松每年都会在年底给他们结清工钱,他们也从未与永同昌有过什么联系。只有2008年的部分工钱没在年底结清,但余能松曾经给他们承诺会在2009年7月底结清。他们在余能松被抓后,找不到人讨要工钱,不得已才找永同昌的。但并不是所有农民工头和材料商都找过永同昌,所称通过公开公告、电话通知、互相转告等方式统计清理被余能松犯罪侵占的农民工工资(不知道举报余能松职务侵占的永同昌在这里为什么又说余能松侵占农民工工资)的永同昌,不知道是怎么通知到与其完全没有联系的众多农民工及材料商的?如果永同昌根本不可能通知到所有的农民工和材料商,怎么能说全部结清了他们的工资呢?至少,接受过我调查的带着大量农民工为余能松干活,至今还被欠工钱几十万元的银满仓和李剑,就没有接到过永同昌的通知。

实际上,就是联名与永同昌签订了“协议书”的农民工,向永同昌出具了“收条”的何炎廷、刘学福等,在余能松案中出庭作证时,也证明他们实际只拿到了一半的工钱,他们是被迫在放弃合法权利的情况下与永同昌签订的“协议书”,因为如果不签协议书,不接受给一半工钱,就一分钱都拿不到。

且看永同昌是如何坑害农民工的

看看协议书的如下内容:“乙方主张的欠款事实是否存在,欠款金额是否准确等均无法证明”,但考虑到乙方的实际困难,经双方平等协商,双方对乙方申报备案的款项进行核对后结算付款,以后双方不再有任何债权债务纠纷,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再要求甲方向乙方支付任何款项。——相应协议书是在什么情况下签订的,应该不难判断。

永同昌“真相”文称:银满仓在接受采访时称永同昌拖欠其工资,在余能松案件庭审时银满仓出庭做证也称永同昌拖欠其班组2009年以前的工资,但余能松案件证据中有一份《工资发放明细表》,在该表中,银满仓亲笔签署了“09年1月9日以前银满仓班组工人工资全部结清”,银满仓在法庭上当庭对此签字无任何异意(附件二)。

回应:银满仓亲笔签署了“09年1月9日以前银满仓班组工人工资全部结清”,并不意味着09年1月9日以后银满仓班组工人工资也全部结清了。难道永同昌已经忘了余能松施工队的农民工一直为永同昌干活干到2009年7月份余能松被抓之前吗?如果银满仓没有被拖欠工钱,其为什么要找永同昌讨薪?其为什么在出庭作证时会说余能松欠其工钱20多万元,余能松也予以认可?

永同昌“真相”文称:银满仓在庭审中称听说了永同昌公司清理支付农民工工资的事实,如果存在拖欠,他怎么会在明知永同昌在结算支付农民工工资的情况下没去公司领取呢?

回应:银满仓在法庭上没有说过听说永同昌清理支付农民工工资。即使说过,他也确实听说了永同昌清理农民工工资,难道他去永同昌就能“领取”吗?在接律师调查时,银满仓曾表示,其两次去过永同昌,不知道找谁,门都没进得了,没找着人,也没要到钱。再说,余能松认可拖欠的银满仓班组工钱,永同昌一定会认吗?那在法庭上余能松也承认欠银满仓工钱,永同昌为何还不通知银满仓去核实,并给其发放呢?对于银满仓这样的农民工,永同昌是怎么通知他清理支付农民工工资的呢?

永同昌“真相”文称:节目中有一个名叫李剑的包工头称永同昌公司拖欠其班组2009年之前的工资,但余能松案件证据中同样有一份李剑亲笔签字的《工资发放明细表》,并明确标注“09年1月9日以前,李剑班组工人工资已全部结清”(见附件三)。

回应:同第二条回应:李剑确认“09年1月9日以前,李剑班组工人工资已全部结清”,并不意味着09年1月9日“以后”李剑班组工人工资也全部结清了!

永同昌“真相”文称:赖科明是节目中到永同昌公司讨薪的四个工人之一,赖科明的工资本应由余能松经手发放,公司发放后却被余能松侵占了,赖科明拿不到工资,赖科明后以公司负有责任为由起诉我公司。这一纠纷早在2011年初就已通过诉讼方式彻底解决,我公司已经通过朝阳区人民法院全额支付了赖科明等人的工资,根本不存在拖欠其工资的事实,赖科明带领记者到我公司讨薪的事实证明了爆料人编造虚假事实欺骗中央电视台的真相(附件四)。

回应:永同昌“真相”文的“附件四”是赖科明起诉永同昌讨要工钱的法院判决书及执行凭证。永同昌所谓余能松侵占赖科明工资完全是无稽之谈。如果不是永同昌拖欠余能松工程款,余能松怎么会拖欠农民工工钱。据赖科明向律师反映,他是找不到被永同昌举报职务侵占而被抓的余能松,无奈找永同昌讨要工钱,永同昌不给,自己所带班组的农民工又向其要工钱,其无奈贷款支付了所带班组农民工工钱后才起诉永同昌的。但因为举证困难,尽管余能松也承认所欠的工钱,赖科明仍至今尚有近10万元未通过诉讼解决。而其诉讼花费的律师费、路费等均未获得补偿。永同昌所谓赖科明等人的工资已通过诉讼方式解决,不欠赖科明工钱,与客观实际并不相符。

永同昌“真相”文称:节目中显示,银满仓等人千辛万苦于2011年12月12之后找到的徐德章(取保候审),但在2011年11月22日余能松案件的庭审中,银满仓与徐德章共同在丰台法院为余能松做证,显然,节目中银满仓等人找徐德章(取保候审)讨工资的片段完全是"徐银"二人为欺骗电视台而编造的虚假内容。

回应:在余能松案件的庭审中,银满仓与徐德章共同在丰台法院为余能松做证,银满仓等人到徐德章住处找到徐德章难道就一定很容易吗?这与永同昌是否拖欠余能松工程款,以及余能松是否拖欠农民工工钱,有什么关系呢?难道银满仓很容易找到徐德章,永同昌就不拖欠余能松工程款,就不欠农民工工钱了吗?

永同昌“真相”文称:节目中反复强调“永同昌欠600多名务工人员1000多万,到晨谷苑工地打工,至今已两年半”这一核心问题,并且有字幕。在央视记者的组织下前来公司的农民工只有两个,而且是假冒的,那请问600名农民工在哪里?1000多万从何而来?为什么在我公司长达1年多时间的统计清理过程中,没有申报登记呢? 6O0多人都漏了吗?拖欠时间过了二年半,连诉讼时效都过了,600多人都放弃了吗?可能吗?

回应:永同昌难道认为被欠薪的农民工需要一起到永同昌讨薪,才能证明这些被欠薪的众多农民工存在吗?在举报余能松职务侵占时坚持余能松是自己公司员工的永同昌,对余能松欠农民工、材料商1000多万元,难道不认为与永同昌有关吗?余能松欠农民工、材料商多少钱,当然只有他自己清楚,永同昌为什么不去问余能松呢?永同昌举报余能松职务侵占将其送进看守所,使其无法说明拖欠农民工工钱和材料商材料款,难道就可以说明余能松不欠农民工工资和材料商材料款吗?难道被拖欠钱款和农民工和材料商,一定要到永同昌申报登记,他们的债权才算数吗?拖欠时间过了两年半,诉讼时效都过了,被拖欠的人没有主张权利,不都与永同昌举报余能松职务侵占将其送进看守所有关吗?余能松实际上不也是农民工吗?永同昌举报他职务侵占不就是因为欠他钱吗?

永同昌“真相”文称:节目中说永同昌公司已结算未支付余能松的欠款达一千多万,证据在哪里?未结算欠余能松的九千万,证据在哪里?这过亿元的巨大金额欠款,拿不出证据可能吗?!我们要求立即拿出证据!此种常识性的问题在层层审查中怎么就没有人发现呢?我们向电视台栏目组提供了余能松的承诺书,证明了余能松承认从公司侵占了600万以上的铁的事实,公安、检察机关经过司法清理,证明余能松侵占公司一千三百多万并已经提起公诉。何来欠款?如果有欠款,谁欠谁的?(附件五)

回应:前面的回应中提到的永同昌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檀炳銮签字的“申请报告”中不就提到要先付给余能松1500多万元嘛,这1500多万元及所属款项的另40%,永同昌都付了吗?这还是2008年底之前的工程款,2008年底至2009年7月余能松被抓前这段时间的工程款,永同昌都付了吗?举报余能松职务侵占,将其送进了看守所,公安抄家抄走工程资料,永同昌说不欠余能松工程款就不欠了吗?可能会让永同昌感到失望,公安抄家不那么彻底,余能松施工队为永同昌完成施工的工程资料,并未被全部抄走,很多工程资料还在,那么多工人还在,实际完成的那么多工程还在,永同昌欠不欠工程款,完全能够审计出来!如果将余能松送进看守所,他的工程款就可以一笔勾销,工程款纠纷就太好解决了!

永同昌“真相”文最后称,“集团在北京的1000多名员工,包括各地的近万名员工誓言用最大的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全面展开维权行动,澄清名誉,让造谣诽谤者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还公司一个清白与公道!敬请大家拭目以待!”

回应:永同昌这最后的宣言,是否也过于色荏内厉了!这是用永同昌人多势众吓唬央视呢,还是以自己公司人多可以制造不稳定给中央增加维稳压力?我认为,需要被追究法律责任的,是永同昌那些编造假证,对他人进行诬告陷害的人!当然,永同昌本事大,或许可以屡试不爽地通过谋财害命的手段赖账。不要说我诽谤永同昌,我微博上还有李永安律师披露的信息为证:“永同昌为了赖掉一亿元的股权转让款,伙同当地司法机关,将原漳发金地的董事长黄庆文先以合同诈骗立案,不成立又以抽逃注册资本罪将其关进看守所,关押期间,不让取保,不让律师会见。手段极其卑劣,业内口碑极差。”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