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面对邪恶网文攻击,维权律师无从维权

面对邪恶网文攻击,维权律师无从维权

   在我担任#黎庆洪案#第一季二审辩护人期间2010年8月上旬,网上出现一篇攻击中国律师和我本人的邪恶文章。http://t.cn/z0sdpPY 该文与中青报发表的那篇攻击中国律师及李庄的那篇臭名昭著的“深度报道”如出一辙。http://t.cn/z0sdpPj

 针对邪恶网文攻击中国律师及本人的情况,本人专门向司法行政部门和律师协会作了汇报,要求帮助维权,并向公安机关报了案。遗憾的是,对如此严重攻击中国律师制度及一个律师的邪恶文章,竟然让人和无策。

附本人向北京市司法局及律师协会的报告

邪恶网文攻击周泽律师及整个律师行业

     

 

北京市司法局并北京市律师协会:

我是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泽,现谨向你们报告我本人及整个律师行业遭受邪恶网文攻击、诽谤和诬蔑的情况。

      一、邪恶网文攻击律师业

8月9日,我接到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贵阳市人大代表、贵州省政协委员、全国知名赛车手黎庆洪的妻子叶萍的电话,称其听说有人在网上发了一篇题为“周泽代理黎庆洪案私密隐情曝光”的网文,攻击我的,让我看一下。

随后,我上网进行搜索,果然在百度贴吧、新浪论坛、搜狐社区、网易论坛、天涯社区等多个网站论坛,都有主文内容相同的帖子,标题分别为“周泽代理黎庆洪案私密隐情曝光(1)”、“破解周泽代理黎庆洪案私密隐情——揭秘律师创收术(1)”。发帖时间为8月4日和5日。网名为“揭秘律师创收术”的发帖者,除了在百度贴吧发布“周泽代理黎庆洪案私密隐情曝光”的帖文,还专门在“百度百科”申请了一个“黎庆洪案”的词条,并将以“揭秘律师创收术”和“揭秘律师”为网名、在天涯社区和网易论坛发表、标题分别为 “破解周泽代理黎庆洪案私密隐情——揭秘律师创收术(1)”、“周泽代理黎庆洪案私密隐情曝光(1)”的两篇帖文链接到“百度百科”的“黎庆洪案”词条下面,作为“扩展阅读”内容。有内容相同的帖子还是以“黎庆洪”(黎庆洪现在押)的网名发的。

主文内容完全相同的“周泽代理黎庆洪案私密隐情曝光(1)”及“破解周泽代理黎庆洪案私密隐情——揭秘律师创收术(1)”帖文,分为上下篇。上篇题为“揭秘律师创收术”,称“律师创收术分为几个步骤。即:第一步:吹嘘造势,引诱当事人。第二步:不断编造新情况,掏空当事人钱袋。第三步:切断当事人的一切关系和途径,独捞当事人的钱。第四步:把败诉责任一推了之”,每一“步”从标题到具体内容,都是对整个律师职业群体的恶毒攻击、诬蔑、诽谤。

以我对律师行业的观察,虽然因律师的生存压力,致律师在执业中存在一定的逐利倾向,也不排除有一些律师唯利是图,但绝大多数律师并不像网文所描述的那样。很多律师,都有着良好的职业道德、职业理想、职业追求。很多律师在为具体的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同时,还热心公益,关注并积极推动社会法治文明和进步。实际上,律师接受当事人的委托,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是否尽到职责,是否违背职业道德,都需要接受当事人的评价;当事人对律师的服务不满意,往往都会向司法行政部门及律师协会投诉。如果真像网文“揭秘律师创收术”所描述的那样,我们的司法行政机关及律师协会恐怕每天不用干别的,光调查和处理律师就忙不过来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的。实际上由于行政主管机关及律师协会的严格管理和监督,律师在执业中大多谨小慎微,随时担心被当事人投诉。

尤其是网文“揭秘律师创收术”的“第四步:把败诉责任一推了之”,更是一派胡言。帖文写道,“律师,只不过是为当事人提供有偿服务的普通老百姓”;“律师事务所就象卖烟酒的个体户小卖铺”;律师“是靠提供有偿服务混饭吃的普通老百姓。和普通老百姓一样听任别人摆布的”;“在法庭诉讼中,法庭会给出专门时间让律师做呈述,辩论。……然而,口干舌燥的律师刚说完,审判长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判决书不紧不慢地读起来……试想,律师刚说完,审判长就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判决书宣读。审判长宣读的判决书中,怎么可能听取了律师意见?……谁赢谁输是法官们早已做好的决定,法官们哪有闲时间听律师没完没了地说法律条文?……败诉的当事人万分悲痛,万分失望。此时,律师会对当事人抖落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反复陈述了的理由,都是铁证。可法庭装聋作哑,就是不采纳我的意见。……太黑了,法官太黑了。哪个律师来打这个官司都会打不赢,没办法,太黑了”;“律师每一次代理诉讼,只要官司输掉了,都会用‘太黑了’三个字作为结束语,向当事人告别”;“可怜当事人,只能苦水往肚里吞。当事人苦了,律师的钱袋子鼓了”;“这时候,当事人才明白,律师当初声称的‘在中央在省市都有过硬关系,赢过很多大案官司,又有铁证。上面有人,关系过硬,经验丰富,铁证如山,一定胜诉。’这不仅仅是自吹自擂,更是为了诱骗当事人。”——这一切,不仅是对整个律师职业群体的诬蔑、诽谤,也是对律师制度、审判制度的攻击和诬蔑。

   二、网文大篇幅内容攻击周泽律师

网文在上篇虚构了“律师创收术”的“四步”框架之后,在下篇即以 “揭秘周泽代理黎庆洪案私密隐情”为题,分为“解读周泽造势术”、“周泽能量有多大?”、“周泽求助记者,记者不理睬周泽”、“杂牌媒体报道黎庆洪案不能起作用”、“周泽为什么热衷于虚构?”、“贵阳司法机关瞧得起周泽?”、“周泽准备的结束语”等七个部分,将网文上篇所虚构的“律师创收术”的“四步”框架,完全套在我身上,牵强附会、无中生有地对我进行全面的攻击、诬蔑、诽谤。

其中,除了前两节是对我在媒体报道过的、这些年提供法律帮助、代理和辩护、发表过评论的多起案件和事件中的表现,进行攻击、诽谤、诬蔑之外,后面的五节,都是对我在担任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贵阳市人大代表、贵州省政协委员、全国知名赛车手黎庆洪的辩护人期间的行为,进行的攻击、诽谤和诬蔑。

网文通往篇胡说八道。比如,对“西丰警察抓记者”事件,网帖称,“周泽对朱文娜似乎很熟悉,还自称是朱文娜代理律师。可是朱文娜认识周泽吗?其实,朱文娜没有委托周泽律师”。实际上,我代理记者朱文娜维权的“西丰警察抓记者”事件,当事人朱文娜记者是我原来在法制日报的同事,还曾经在一个办公室办公;朱文娜在得知被辽宁西丰县公安局以诽谤罪立案后,即与我联系,寻求帮助,并给我出具了委托书,委托我代理其维权。

网文还诬蔑我在黎庆洪案中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骗取当事人的钱财,称“瞎嚷嚷越多可以换取代理费越多,律师就是这样赚钱的。……公安、检察院和法院从不拿律师当回事”。实际上,在黎庆洪案中,律师费是根据委托合同确定的,根本不存在办案工作中做了什么另行向当事人要钱的问题,网文所谓“瞎嚷嚷越多可以换取代理费越多”完全是无稽之谈!

三、我担任黎庆洪辩护人过程中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依法履行“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职责

作为一名执业律师,我始终坚守《律师法》规定的“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为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的职责,遵守宪法和法律,恪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从未做过任何损害当事人利益的事,从未做过任何践踏法律、有损害社会公平和正义的事。相反,在执业过程中,对任何损害当事人合法权益、不依法办事、损害社会公平和正义的行为和现象,我都坚决的进行抵制和抗争。

对于黎庆洪案,我是在一审判决之后接受被告人黎庆洪的妻子叶萍委托,与贵州大学教授曾伟雄一起担任黎庆洪二审辩护人的。黎的一审辩护人曾伟雄教授和卞海燕,对黎庆洪被指控的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多项具体犯罪,都是作无罪辩护的。但一审法院不仅全面认定了黎庆洪被指控的各项犯罪,而且判处黎庆洪19年重刑。作为黎庆洪的二审辩护人,我也认为黎庆洪被指控的各项犯罪,均不能成立,而一审法院对黎庆洪被控各项犯罪的认定,完全是错误的。(附二审辩护词)

本案非常不正常。比如,对黎庆洪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指控和判决,就极端离奇:黎庆洪被控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所指向的是一次堵路事件,检察机关的“证据“中,只有一个叫郑永一的一份“证人证言”提到黎庆洪指使堵路;而该“证言”全部内容都是建立在郑永一关于“我听到有人说是黎庆洪指使田老九来带头堵路的,但我们没有证据”这一根本不能证明黎庆洪指使堵路的“事实”基础上的。一审法院竟然也认定了黎庆洪被指控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同样离奇的还有黎庆洪及其弟弟黎猛同时被指控的赌博罪:黎氏兄弟同时被指控的赌博罪“犯罪事实”是在一电玩城持有股份,而该电玩城设有具备赌博功能的游戏机。且不说黎氏兄弟二人在该电玩城持有股份根本证据不足,即或有充足证据证明二人在电玩城持股,在二人既不是电玩城法定代表人,也不参与电玩城经营管理的情况下,以此判决二人犯赌博罪也是荒谬的。——按此判决逻辑,如果一个上市公司构成法人犯罪,岂不是要将购买股票的所有股民都抓来判刑?!除此项事实,黎庆洪被指控犯赌博罪的“事实”还包括其参与打麻将、铺金花等赌博活动,而证据是长时间以来与其一起赌博过的人的“证人证言”。——且不说,打麻将这样的赌博娱乐活动在贵州、四川等地是老百姓正常的娱乐活动,将其作为被告人而将众多与其一起赌博娱乐的人作为证人指证其犯赌博罪,也让人无法理解!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黎庆洪的弟弟黎猛因读高中期间的2004年为他人保管过一支自制土枪,在2005年案发后已由检察院作了不起诉处理决定,办案机关在2008年对黎家“打黑”时,又让检察机关撤销几年前所作的不起诉处理决定而以非法持有枪支罪重新对黎猛进行追诉!

从卷宗材料来看,公安机关在侦查中,并不是根据举报材料或其他明确的违法犯罪线索去开展侦查,而是围绕着黎庆洪及其父亲经营的所有项目、有合作关系或竞争关系的所有人去对黎家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地毯式的挖掘。 在整个侦查过程中,侦查机关把黎家经营发展过程中所有接触过的人,发生过矛盾的人,所有经营过的项目,都查了个遍。每查一个事,都是往“犯罪”上靠,把“证人”往证明黎家“罪恶”的方向上引。期间,黎家转让矿山对方只支付了部分转让款因未完成交易而未申报纳税的问题被当成偷税犯罪处理,现由税务部门配合去做出构成偷税的认定,充当罪证;国土资源部门早已在调查处理的黎家经营的马口磷矿与清江磷矿之间双方均存在的越界采矿纠纷被作为黎家的犯罪事实,现由国土部门配合作出非法采矿的鉴定结论,充当罪证; 2005年就已处理过的黎庆洪的弟弟黎猛非法持有枪支的问题也被翻出来现由检察机关配合撤销原来的不起诉决定,另行作为犯罪追诉……这一切,分明反映出办案机关对黎庆洪一家的特殊“待遇”!而在会见被告人黎庆洪及其家人,以及向一些证人调查取证的过程中,我还了解到,负责打黑的个别公安人员还曾勒索被告人黎庆洪及其家属钱财,受到拒绝!

在办案中,我还注意到,贵阳的某些媒体,无视本案存在的问题,不听取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辩解、辩护意见,也不进行实地调查采访,就以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检察院的起诉书等控诉性文书为根据,发表所谓的“新闻”,片面地充当控诉者,制造了被告人罪大恶极的强大舆论。

为了消除贵阳某些媒体对黎庆洪案歪曲报道可能对群众和领导机关所造成的误导,让干部群众了解真相,同时,也为了促进公正司法,我将本案的有关情况向有关部门领导作了反映,并通过互联网进行了披露。之后,多家媒体对该案进行了采访、报道。多家媒体记者的调查也反映,黎庆洪涉黑案完全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对黎庆洪被指控的多项犯罪的认定,是根本错误的。

在黎庆洪案中,我所做的一切,包括发网文披露案情、向媒体报料并接受媒体采访,等等,完全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的需要!实际上,黎庆洪家属之所以委托我担任黎庆洪的辩护人,就是因为贵州当地律师没人敢对外披露黎庆洪案件存在的问题,而被告人家属也没有能力对外发声,使被告有冤不能伸有屈不能诉,因而希望我能够帮他们把被告人的冤情反映出来,引起舆论关注,以促进公正司法。

四、我没有辱没律师职业!

我认为,作为律师,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不应该只是以辩护人、代理人身份开庭时到法庭上去为当事人辩护、辩解,表达诉求,也不管法官听不听,而应该时刻怀着“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的意识,采取一切合法的手段和方式(包括向有关部门申诉、控告,向新闻媒体报料寻求舆论监督支持等),抵制任何有损当事人合法权益、有损法律正确实施、有损社会公平和正义的行为和现象。长期以来,我一直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多年的执业中,我受理的案件,当事人都是亲自找上门来,或者通过朋友或我认识及不认识的领导介绍来找我的。这些当事人,包括前面提到的黎庆洪涉黑案被告人黎庆洪的妻子,来找我,就是认为我“敢于说话”,敢于旗帜鲜明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我受理的很多案件,都是完全无偿为当事人提供法律帮助的,因为当事人没有经济能力,而他们遇到的问题又不只事关个人权益,还事关社会公平和正义。

对我的所作所为,社会给予了积极的评价。《中国青年报》、《南风窗》、《南方人物周刊》、《新世纪周刊》、《方圆律政》、人民网、新华网、央视国际等诸多媒体先后授予我“推动中国”年度人物、“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年度人物“新积极分子”、“我们时代的青年领袖”、“年度十大法制人物”、“律政年度精英律师”之“公益律师”等荣誉称号。

我热爱律师这个职业,并始终努力维护这个职业的形象和声誉,始终希望自己能够为这个职业增添光荣。

     五、律师不容攻击、诽谤和诬蔑

勿庸讳言,在我们这个重义而以言利为耻的社会里,为别人提供服务通常都需要收取费用的律师,并不被人们视为高尚的群体。而个别律师违法犯罪的案例,也使整律师群体的声誉和形象受到损害,并使人们对律师的偏见不断加深。实际上,任何群体之中的任何个体的问题,都会被当成这个群体的问题。因此,任何有关律师的负面信息的传播,都必然会损害整个律师的声誉和形象。

上述网文对律师行业和我本人的攻击、诽谤和诬蔑,不仅严重损害了律师职业的声誉,也严重损害了我个人的声誉。我希望,司法行政主管部门及律师协会予以重视,并从维护律师行业整体利和律师个人权利的角度,并采取必要的措施,制止相应攻击、诽谤和诬蔑律师行业和律师个人的不法行为。

作为受害人,我也准备拟采取维权措施,包括向公安机关报案,一旦公安机关查清发帖者,我还将对其提起诽谤诉讼。盼主管机关及协会领导给予支持和指导。

特此报告。

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  周 泽 律师

2010.8.12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