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黎庆洪案”贵阳行(十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转载]“黎庆洪案”贵阳行(十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在单位再三催促下回到西安,因为要开会。

尽管是刚上班,但是心情特别的不好,不想说话,不想写东西,尽管我知道,现在实际上是非常需要我写一点东西的。

从接受委托的哪一天起,我时刻警告自己,要保持低调,不要过分渲染,更不要带不恰当的主观色彩,从我的开庭还有我写的微博博客,都基本上按照我所要求的客观真实低调的方针进行的,我不亲自参与的案件,我可以高调甚至慷慨激昂的给予声援,但是自己亲自参与的案件,却一定要保持谨慎和保守。

昨天晚上,我接到自称是小河区法院刑庭法官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对方介绍了自己并问清确认我的身份后,我还非常客气的向他问好,似乎还向对方说了新年好,我以为是通知开庭的事情,没想到对方马上就说,他们接到我的当事人书面通知,说已经拒绝我为他继续辩护,还没等我说话,电话那边已经挂了!

接完电话后,我愣了好半天,这真是一个难堪的事实,做律师十年来,几乎还没有出现过被当事人解聘的事情,如果是因为自己做的不够好而被当事人辞退,对于一个律师来说,真是一件令人羞辱的事情,尽管周泽律师已经提醒过,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快这种事情会降临到我头上!

迟疑中我和当事人家属取得联系,当事人家属听说后矢口否认和我解除委托的事情,而在此前,当事人和其家属几次用短信或电话方式对我表示了满意并非常感谢!

黎庆洪这个案子休庭的时候离春节不到一个星期,昨天是上班的第一天,在法院上班的第一天就收到在看守所的被告书面意见,表示解除我的委托,这真是不可思议!

这和龚刚模深夜凌晨按响门铃举报李庄简直是异曲同工!一个是晚上不睡觉,一个是牺牲了中国人最为珍视的春节!不同的是我仅仅是解除委托,而李庄则身陷囹圄!

紧接着我和周泽律师取得联系,得知王甫律师曾律师等也分别被家属解除了委托。

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严重剥夺被告人辩护权的赤裸裸的违法行为!似乎用疯狂赤裸裸等遮掩的词语已经难以形容我们心中的愤怒!

今天中午,搜狐网给我打电话,要就当事人拒绝我们辩护事件进行专访并微博直播,我答应了,但是到了晚上,又打电话说有关部门给搜狐下令不准搞这次微博专访直播,但是我还是可以到网页上回答相关问题。

我无语了,但我还是打开了网页,看到了好多问题,有的问题实际上很简单,有的问题很复杂,很难回答,回答浅了说明不了问题,回答深刻了就可能敏感,现在中国的问题群体性问题司法乱象问题等等都与体制缺陷有本质的联系,每一根血管都通向心脏!

索性不回答了,但是最后还是想,硬着头皮写点东西吧。

作为一个普通的律师,我还能干什么,真的被辞退,我也是无力回天,我理解当事人在狱中的感受;贵阳司法真的要裸奔,我更无力回天,我能感受的贵阳司法方面的更无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只不过,更苦的是我们的公民个人。

法治在一天天的成为一块名符其实的遮羞布,就快要一不做二不休拿去这块遮羞布了,清末有王国维的投湖明志,那是信念的破灭!我相信,法治的梦想真的彻底破灭的那一天,也会有许多真正的法律人扼腕长叹,甚至以身殉法,当然,我是不会的,还有妻儿老小呢。

接下来,继续认认真真做好自己的本分,飞贵阳,会见当事人,但愿能会见到,进一步的确认,了解真实的内幕以印证我们的猜测,而且,如果当事人有一丝为难情绪的话,我不会为难他的,更不会给他讲法治春秋大梦之类的大道理,因为我不是他,他也不是我。

唯一遗憾的是,我可能不能再次回到我们律师为法治人权奋斗的战场--法庭,但是,我会在庭外继续关注,继续呐喊。



孙楠 << 你快回来 >>
曲:刘沁 词:刘沁
没有你 世界寸步难行
我困在原地 任回忆凝集
黑夜里 祈求黎明快来临
只有你 给我温暖晨曦
走到思念的尽头 我终于相信
没有你的世界 爱都无法给予
忧伤反复纠缠 我无法躲闪
心中有个声音总在呼喊
你快回来 我一人承受不来
你快回来 生命因你而精彩
你快回来 把我的思念带回来
别让我的心空如大海
( MUSIC )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