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奚正仁关于“黎庆洪等涉黑案”及相关问题的一些分析、判断和建议

奚正仁关于“黎庆洪等涉黑案”及相关问题的一些分析、判断和建议

【“微人轻言”专栏按语】
    有道是“人微言轻”,无足轻重。奚某实乃一微人,所言皆为轻言,可以不必理会。闲来无事时,杂谈一些闲事,轻轻一言,说说而已,可供愿共鸣者品评。

[微人轻言]专栏  奚正仁之声(七):

关于贵州“黎庆洪等涉黑案”及相关问题的一些分析、判断和建议
                              奚正仁

一、声明
    1、笔者是众多关注贵州“黎庆洪涉黑案”等法治事件的远程围观者之一,对贵州黎案等事件的有限了解,来源于各类媒体包括自媒体的报道,故未必完全准确;本文的主观分析、判断和建议,是个人意见。
    2、本文的参考性分析、判断和建议,不知该具体向谁提出。读到的人,尤其是有权对相关案件作出决策的人,如果认为本文有点参考价值,可以参考;如有不当之处,欢迎批判指正。谢谢!

二、透过现象看实质
(一)、现象
    关注贵州黎案的各色人等,对该案在贵阳小河区法院庭审及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状况,应该已大致了解。比如,训诫律师、驱逐律师、女律师庭上气晕、解除委托辩护律师、休庭延期审理、律师联名致函两高、休庭期间增补启动刑事附带民事程序、被告人解除对外地律师委托、指定本地律师辩护......。这一系列现象,使贵州黎案堪称2012年开年以来最引人注目的两起法治事件之一(另一起为浙江吴英死刑案)。
(二)、实质
    1、透过贵州黎案发生的一系列罕见现象,笔者个人解读其实质为:辩方律师团(主要指贵州以外的律师)想“不惜代价”、“竭尽全力”阻止小河区法院继续审理该案,因为律师团认为小河法院管辖该案于法无据、难以依法公正审判此案,贵阳中级法院将省高院发回重审的该案降级放到基层法院审理,无非是为了避开日后再由曾发回重审的省高院的二审,而由曾作出一审有罪判决的贵阳中院持有终审权,此案将二审终审于贵阳市级层面,否则,难以解释为何将此起在省内乃至国内影响重大的案件降级到基层法院审理。而法院方面,截至目前看,执意由小河区法院继续审理下去,认为是律师无理取闹、扰乱法庭秩序,所以,无论遇到辩方律师何等阻碍,强行推进。于是,法院与律师之间,互不相让,“对抗”、“冲突”在所难免。
    2、比较贵州黎案与重庆李庄案、广西北海案的异同。三者都发生了私权与公权的激烈“对抗”和“冲突”,但又各不相同。李庄案的“对抗”是软性对抗,没有硬碰硬,律师重在“揭露”没有硬抗,但“软实力”也不俗,至少在李庄案二季是律师意外获胜;北海案的冲突和对抗是硬碰硬,但主要是发生在律师与公检尤其是公诉人之间,北海中级法院庭审时居中主持截至目前尚基本获得普遍认可;而贵州黎案的冲突和对抗则发生在律师与法院之间,而且激烈程度前所未有,极为罕见。

三、一些分析和判断
(一)、贵州黎案应该已经引起最高层级司法机关的重视,而且最高层级司法机关可能已经专题研讨过此案
    小河法院庭审期间,陈有西、迟夙生、杨金柱、周泽、朱明勇等约20位律师联名致函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反应情况,呼吁制止“违法审理”;官方媒体和私人媒体即时披露了该案庭审时发生的情况,舆论哗然;外地律师“总召集联络人”、贵州籍北京律师周泽在网络上透露过,春节前夕高层召集贵州三级法院及律协负责人进京说明情况。由此,笔者分析,最高层级司法机关对此案是关注的,应该也研讨了,而且,可能春节期间各级相关人员都放弃休假都在加班研究。至于研讨的结论如何?无从知晓。但愿(只能是但愿)是理性的!
(二)贵州黎案的走向如何
    1、全国“两会”之前及期间,此案应该不会开庭。理由,勿需多说。
    2、“两会”之后,是否还由小河区法院继续审理?个人认为,可能性很大。此判断的理由:据网络信息,春节长假之后一上班,小河法院合议庭法官即通知相关律师,有被告人已解除这些外地律师的辩护委托;法官通知律师因有被害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故继续延期审理;法院还为一些原先未请辩护人的被告人指定了辩护律师,受指定律师开始阅卷;有外地律师受家属委托到看守所会见被告人,被告人明确拒绝外地律师辩护......。这些迹象表明,小河区法院已在继续做复庭的准备工作。
    3、由上可见,最高层级司法机关可能是认可了此案由小河区法院管辖审理。如果这一分析判断成立,那么由此推之,最高层级司法机关关注并研究此案的程序问题后,很可能是认为小河区法院管辖此案在程序上没有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题,审理此案的法官也没什么大问题,那么可能是认为律师有问题,可能认为是律师在“捣乱”。再进一步推理,如果认为是律师有问题,那么司法机关也可能会建议律师的行政管理及行业管理部门加强对律师的管理;如果司法机关向律师管理部门提建议,律师的管理部门会作何反应?但愿(只能是但愿)律师管理部门也是理性的。如果律师做得对或者没什么原则性错误,则应该加以保护;如果律师确有错,也应给予相应的适当的处理和指导。

四、一些参考性建议
    不必回避,笔者作为一个关注此案等事件的旁观者,自有自己的一些观点和看法。但笔者在此尽量以一个中立者的身份,提些自认为比较客观理性的参考性建议。
    1、贵州黎案应当由至少是贵阳中级法院或指定其他中级法院一审。管辖问题,使该案的争议焦点,料想在这一关键问题上,辩方律师应该不会“善罢甘休”,更因为辩方律师的这一主张和质疑在理,如果不改变管辖,难以服众。试想,此案原本就贵阳中院一审,被高院发回重审,被告人从17人猛增到57人,罪名也大幅度增加了,在全国影响越来越大了,尤其是小河法院六天庭审以后全国影响更大了,这时仍然降格由区区一个基层法院审理如此重大事件的案件,何以消除各界的质疑,如何解释得清楚这种质疑。故此,改变管辖是目前情况下的上佳之选。
    2、敦促审判机关严格按照法定程序、严格依法公开公正审理贵州黎案的实体问题。
    3、相关各方应依法、理性、平和地处理业已存在的相关问题。贵州黎案“冲突”两方一方是法院一方是律师。有关方面如果处理这一问题时,理应抛开“门户之见”、抛开“本位主义”,兼听则明,也应听取辩方律师方面的意见,出于公心,共同站在“法治”的立场,理性地让人信服地解决问题,必要时听取刑诉法专家学者的意见,求得各方共赢,以利于“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构建。如果不同职业的法律人都缺乏基本的“法治”的理念和行动,都抛开法律“各自为政”,“法治”的大旗何以树立?!民众对“法治”的信心又何以拾起?!
    4、鉴于近年来李庄案(含申诉)、北海案、贵州黎案、浙江吴英案等等案件已经先后演变成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事件,为了我国的“法治”形象,最高层级司法机关及领导机关理应牵头行使司法监督的职责,通过促使一个个有重大影响司法个案的严格依法公正办理,给全国民众以法治的信号和信心。各级相关人员在其位一日,就得谋一日正事,不宜把当日之事推到明日,不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对司法机关而言,严格依法公正办案,就是讲最大的“政治”,也是顾最大的“大局”。如果说李庄申诉案因为涉及比较复杂的“政治背景”而暂时搁置,那么,北海案、贵州黎案、吴英案等正在审理或复核的案件,应当可以及时在其中彰显应有的依法公平正义。如果我们这么做了,应该会赢得理性的民众的拥护。
                                       奚正仁2012年2月7日于北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32f250f0100wtji.html#comment1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