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周泽律师汶川凭吊被铐事件情况通报

周泽律师汶川凭吊被铐事件情况通报

周泽律师汶川凭吊被铐事件情况通报 

就本人1016日到四川汶川凭吊5.12大地震死难者,在映秀镇漩口中学遗址附近遭遇多名不明身份人士袭击、围攻、铐打一事(详见本人16日博文《周泽律师遭遇暴徒围攻,因未回避县官出行》),经互联网公布后,引起了强烈社会反响:网友纷纷对本人的情况表示关心,对施暴者的行为予以谴责;本人的诸多朋友也打来电话、发来短信表示问候。广大网友及我的诸多朋友,都在关注这起事件的发展。现就事件后续情况通报如下:

一、在广大网友的关注下,汶川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已代表该局就此事件向本人道歉,该县公安局胡副局长和左局长还专程到成都看望本人,并当面致歉,通报事件处理意见。

在本人1016日晚8点半左右在博客发表《周泽律师遭遇暴徒围攻,因未回避县官出行》一文后,很多博友在微博上进行了围观和转载,也有诸多媒体记者打来电话表示关心。

当晚11点半左右,本人接到汶川县公安局副局长胡勇的电话。胡副局长告诉本人,当天对本人动粗的是汶川县公安局处突大队的工作人员,称当天领导在映秀漩口中学遗址的视察行程是临时安排的,他们公安局作为警卫任务执行者,工作做得不周,处突人员没有经验,现场处理不当,他们的管理和教育工作没有做好,下一步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并就当天的事件中处突大队工作人员的粗暴行为和对本人的伤害,诚恳地表示道歉,希望如果身体不适要及时去检查,表示公安局会为此承担责任。

17日上午9点左右,胡勇副局长给本人发来很长的短信,向本人问好,了解本人身体是否有不适,希望能够到当时本人所在的成都向本人当面道歉,并告诉本人公安局纪委已就此事件展开调查。短信还说:汶川公安在大地震中遭受重大损失,在抗震救灾和灾后恢复重建中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是一支英雄的队伍,相信有了本人及各界群众的大力监督和善意批评,他们的工作作风和执法水平会得到进一步的提高,汶川的灾后重建得到了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今后一段时间还会面临繁重的警卫任务,此次事件的发生提醒他们必须认真思考,如何解决好执行任务和方便群众之间的矛盾。请相信他们就此次事件的诚意,并请本人谅解。

收到胡副局长的短信后,刚到医院作了检查,遂作回复,表示自己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脖子有点疼,活动不太自如,手臂也酸痛,手腕红肿,触摸疼痛,公安工作忙,不劳他们费心。

17日下午2点左右,汶川县公安局的左局长又给本人打来电话,向本人表示道歉,并称已派副局长赶往成都,要与本人见个面,亲自向本人道歉,并表示已安排纪委对事件进行调查,将会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并将处理结果向本人通报。

17日下午515,汶川县公安局胡副局长给本人打电话,称已到成都,问本人在哪里,务必跟本人见个面。

下午五点半左右,胡副局长一行赶到本人与朋友所在的地方,与本人进行了坦诚的交流。胡副局长表示,公安局已经到事发当地进行过调查,证实本人反映的情况是实事求是的。胡副局长反思了工作人员在此次事件中存在的问题,谈了他对目前领导视察检查警卫工作的一些看法,并代表公安局再一次向本人表示道歉。称他们的一把手左局长也在赶往成都途中,会在稍后赶来跟本人见面并致歉。希望本人对他们有什么要求都提出来。

在与胡副局长的交流中,本人也直言不讳地指出了汶川公安处突人员在此次事件中粗暴对待群众的恶劣性、违法性和严重性。本人表示,汶川公安处突人员在那样一个公共场所对一个外地来客进行围攻,摁头、扭胳膊、铐手、掐脖子、捂嘴巴,让人气都出不来,如果该外地来客正巧体质较差,或者有什么疾病,是可能死人,产生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的;这些人施暴后扬长而去,报警后出警人员连受害人的基本情况都不作了解,也不告知施暴者的身份,使受害者连自己受到的伤害是谁所为都不知道,这跟遇到土匪有什么区别?!警察还不管,这不让人感觉警匪一家了嘛。无论执行什么任务,这些人的行为都是让人不可接受的。当时那么多群众在现场围观,人们会如何评价我们的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希望以后能够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

胡副局长及同行的一队长对本人的心情表示理解,称工作人员的行为是错误的,他们至少应该在警卫对象离开后告诉本人他们是公安人员,是什么单位的,本人不服他们的行为应该如何申诉、控告。胡副局长还深刻地反省,这件事是本人遇到了,要是其他群众遇到了会怎么办?他会将与本人交流的情况,向局长进行汇报,建议就些次事件在全局进行教育整顿,引以为戒,举一反三,教育全局民警。

晚上七点多,我与朋友一行到成都机场赶飞往北京的飞机,胡副局长一行坚持送行,并称无法及时赶到市区与本人共进晚餐的公安局左局长已经在机场等候与本人见面并送行。

在机场,本人见到了已经在此相候的汶川县公安局左局长。左局长一再向本人表示歉意,希望得到本人的谅解,并邀请本人再次到汶川作客。

18日一大早,左局长再次给本人打电话,表示问候。并称网上有关此事件的一些报道链接被删除了,想必是本人帮助做工作给删除的,向本人表示感谢,并表示汶川这个地方比较敏感,提醒本人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本人表示没有做过什么工作让谁删帖,并明确表示,对这样的事件,删帖不是正确的处理方法,唯有勇敢面对,坦承不足,认真负责,才是正确的处理办法。左局长对本人的说法表示赞同,称就此事件,汶川县书记、县长都作了指示,要求他们加强队伍管理,文明执法,理性执法,认真面对批评,要求他们对给本人造成的伤害要道歉,对给本人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

从手机上的未接电话记录中,本人注意到在18日凌晨及上午更早的时候,汶川公安局胡副局长及左局长也曾给本人打过电话。想必也是对本人表示问候的。

二、本人对此次事件的态度和看法

1、本人感谢广大网友对此次事件的围观,以及对本人给予的关注和声援。感谢伟大的互联网。没有网络让本人发出声音,没有广大网友的支持和声援,也许本人到现在也不知道围攻自己的人是谁,更不可能有人对此事件承担责任。

2、对此次事件的发生,本人感到很意外。本人从未想到过,公安人员会在一个公共场所,采取摁头、扭胳膊、铐手、掐脖子、捂嘴巴这样粗暴、野蛮的手段对待群众,而且事毕不作任何解释,就扬长而去。

也许这样的事件不是个例,也不只发生在本人身上。公安人员的那种行为方式,是很容易给相对人造成重大伤害,甚至死亡后果的;而在那种场合,公安人员的那种行为方式,也是很容易诱发群体性事件的。不仅是汶川县公安局,希望其他公安局也能够认真反思此次发生在汶川的事件,加强对公安人员的教育、管理,以避免类似事件的再度发生。

3、本人对汶川县公安局领导对此次事件的重视,以及认真负责的态度,表示赞赏。

此次事件发生后,汶川县公安局胡副局长、左局长一再通过电话、短信向本人予以慰问,向本人致歉,并亲自从汶川赶到成都向本人当面道歉,通报他们处理此次事件初步情况,听取本人的意见,表示要对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并将处理结果向本人进行书面通报,还表示要以此为戒,加强对民警的教育、管理。

本人认为,汶川县公安局对待此次事件,是严肃认真的,对事件的处理是负责的。对此,本人表示赞赏。当然,汶川县公安局对此次事件的态度,或许与本人作为一名公众关注度较高的律师有关。如果本人只是一名普通的民众,公安局也能这样对待,无疑将更加值得赞赏!

4、本人希望涉事民警能够真正受到教育。

虽然涉事民警施之于本人的粗暴、野蛮行为至今让本人感到后怕,但本人对这些年轻人没有仇恨,只有担心。本人担心这些年轻人不能意识到他们行为的违法性、恶劣性,以及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习惯了这样暴力地对待民众,有朝一日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和难以收拾的局面。因此,虽然汶川县公安局领导告诉本人,已由纪委对事件展开调查,并承诺要对涉事民警作出严肃处理,但本人不能为他们求情。这些涉事民警如果不能受到应有的惩处,不足以教育他们。本人不希望对他们一棍子打死,但希望对他们的处理能够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教育。

5、希望我们的领导干部能够离老百姓更近一些,能够让老百姓觉得更可亲可近一些,不要一出行前呼后拥,怕民众接近,让公安保卫人员也如临大敌。

此次事件的发生,在很大程度上与一些官员脱离群众,与官员害怕群众接近有关。由于脱离群众,害怕群众接近,很多官员一出门就前呼后拥,层层保卫,与民众隔离,行走在没有群众的真空之中。前呼后拥,层层保卫,俨然成了一种官仪;上行下效,什么样的官员都摆派头。殊不知,越发这样,越是脱离群众,官员出行视察、检查,完全流于形式,成了纯粹的仪式。对于一个宣称执政为民的政府来说,如此脱离群众,是十分值得警惕的。

在此,本人希望我们的领导干部能够离老百姓更近一些,能够让老百姓觉得更可亲可近一些,不要一出行前呼后拥,怕民众接近,让公安保卫人员也如临大敌。实际上,今天的领导干部已经不像革命年代的领袖,随时面临着反动派、敌人暗杀这样的风险;在这个和平的年代,在一个民主、法治国家,没有哪个老百姓想着要伤害领导;领导出行检查、视察,安全保卫工作大可不必像战争年代、革命年代保卫领袖那样搞得紧张兮兮的。

三、本人目前的情况

目前,本人身体情况良好,只是因为在受到攻击时激烈挣扎,导致被铐的手腕、脖颈受伤,已经到医院进行诊治,并无大大碍。

因就医花去医药费数百元,不多,自己承担了,就算再次向汶川地地震灾区捐款罢。

附:

周泽律师遭暴徒围攻,因未回避县官出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b1fa00100mp1p.html#comment5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