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辟谣难

辟谣难

下午接到担任贵州省开阳县司法局长的同学来电,说之前与几个兄弟交谈,听说我“着”(zhao,被抓的意思)了,打电话给我是想核实一下。

这样听到谣传而向我求证的电话,我已经接了不知多少了,有同学来电,朋友来电,也有家人来电。甚至前几天到贵阳要求会见黎庆洪,看守所的同志也说起听说我被抓的事。

为一审被判19年的所谓“黑老大”、全国知名赛车手黎庆洪涉案被告人黎庆洪担任二审辩护人期间,多次通过博客批评贵州有关司法机关在黎庆洪案中的“黑打”行径(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b1fa00100iyql.html),并揭露打黑队长勒索案犯的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b1fa00100jop7.html),且接受《读者报-影响力周刊》、《南方人物周刊》、《中国财富》、《东方今报》等多家媒体采访,批评黎案中的违法办案问题(见附件)。该案二审被发回重审,而后检察院撤诉。然而,公安至今不放人,我“着”了的谣言却流传开来。

在我被抓的谣言流传期间,也有人在网上发文污蔑我在办理黎庆洪案中如何如何骗取黎家钱财。——要真为了钱财而为辩护,我现在也不会继续为全家多人被抓、财产被查抄、被掠夺而已经没有能力支付律师费的黎庆洪辩护了!

谣言不知从何而起。难道有人怕我继续为黎庆洪辩护影响“黑打”顺利进行吗?

为了辟谣,在办理黎庆洪涉黑案期间回贵州很少跟同学、朋友联系的我,在谣言流传期间,已经几次在贵州邀约同学、朋友聚会了。

唉,造谣容易辟谣难啊。

附:黎庆洪案撤诉前有关媒体对该案的报道

贵阳黑打“花梨帮”:黑老大宣判当庭撞墙喊冤

http://news.sohu.com/20100506/n271939150.shtml

《中国财富》杂志对黎庆洪涉黑案的报道

“花梨黑帮”迷雾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b1fa00100kiig.html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