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马忠琦被起诉,宁夏要将因言治罪进行到底?

马忠琦被起诉,宁夏要将因言治罪进行到底?

马忠琦被起诉,宁夏要将因言治罪进行到底?

 

20多篇博文批评海原搬迁而因言获罪的马忠琦,在所经营的加油站已经补缴税款,缴纳了滞纳金,接受行政处罚的情况下,虽不存在五年内受过刑事处罚或两次以上行政处罚情形,本不应追究刑事责任的,最终还是被起诉了。宁夏有关部门似乎已经决定将因言治罪进行到底了!(马忠琦的博文内容详见马忠琦之子最近恢复的马忠琦原删除博文http://blog.sina.com.cn/zhongrenjiezuiweiwoduxin

得知马忠琦被起诉是春节前一天。初六我去了宁夏海原。赶在上班第一天(初七)上午到海原县法院提交了委托手续,领取了海原县检察院对马忠琦的起诉书,复制了卷宗材料。(卷宗材料不全,不知检察院为何连程序性材料都没移交到法院来。)同时向法院提交了对马忠琦取保候审的申请书和要求将该案移送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或报请宁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指定其他同级别法院审理的管辖异议书。

我对马忠琦案提出管辖异议的理由是,马忠琦被追诉是因言获罪,是因为其发表博客文章批评海原县政府机关搬迁而遭受打击报复,海原法院对马忠琦案的审理难保公正;同时该案系海原、中卫两级公安机关组织专案组办理的案件,海原县、中卫市及自治区公安厅的工作人员都参与了案件的办理,当属“案情重大、复杂”案件,理应由更高级别的法院审理!虽然由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也未必能确保公正,至少可以由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从而有可能最终使马忠琦获得公正的审判。

上次来去海原是120日,在马忠琦案审查起诉阶段。与马忠琦的会见中得知,检察人员几次跟他说,如果配合好,不找北京律师,找海原什么律师都行,保证对其从轻从宽;如果不配合,用北京律师,他们就公事公办,有些案卷材料,他们不提供给律师。检察人员还告诉马忠琦没有哪个领导打招呼,他们是就事论事。我121日到海原县检察院提交委托手续,要求复制有关案件材料,发现办案人员真是说到做到:公诉科长只给了一份起诉意见书,其他材料一律不让复制!我不理解,不让律师复制案件材料,竟然成了公事公办了!在海原,难道依法办事,都是私事私办?!

120日的会见中,马忠琦还称,20101223日中卫市公安局的张支队和一名民警去提审他,说市县公安局成立了30多个人的专案组来办你这个案件,你肯定要被判刑……”马忠琦还说,一位便衣两次与中卫市公安局和海原县公安局的民警来提审他,便衣开口闭口就骂人,他让便衣说话文明点,便衣说:他妈的,对你们这些人还讲什么文明,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地方。你是不是在这地方有人关照呆舒服了,我可以把你送内蒙去,让你在沙漠上跑操,洗冷水澡。这个便衣还打了他。

对于马忠琦案,宁夏有关部门确实是太用功了!对马忠琦的“逃税”问题,海原县公安局竟然是由国税局配合着,大海捞针似地从全县几十家单位报账的发票中找出马忠琦的路牌山加油站出具的加油发票,再去与国税局的发票存根一一对照,来查马忠琦的加油站是否逃税的。海原县国税局稽查局20101011日出具的税务处理决定书称,根据海原县公安局《涉税违法行为移送书》所列内容,于825日至108日对马忠琦的加油站使用发票情况进行检查,发现了违法事实。这表明,公安部门在2010825日前就开始调查马忠琦的“逃税”问题了。而海原县公安局916日的立案决定书,却称案件来源于税务局的移送。到谁移送谁呢?

让人遗憾的是,海原有关司法机关连税案办理的程序似乎都没搞懂。

根据刑法第201条第四款的规定,对于逃税数额达到较大以上的,只要纳税人不存在五年内因逃税受过刑事处罚或受到税务机关两次以上行政处罚的情形,如果纳税人接受了行政处罚,缴纳了滞纳金,接受了行政处罚,就不予追究刑事责任。这意味着,对税案刑事追诉程序的启动,是以行政处理为前提的。如果没有行政处理,就无法判断纳税人是否会补缴税款,接受行政处罚,从而也就无法判断是否应该追究刑事责任。马忠琦的加油站在这次被查税之前的五年内根本不存在因逃税受过刑事处罚或受过税务机关两次以上行政处罚的情形,是否对此次查处的逃税问题追究刑事责任,当然应该视行政处理结果而定!然而,国税局到201010月都还在对马忠琦的“逃税”问题进行检查,对马忠琦的加油站是否存在逃税问题都没有最终确定,而且如果认定了逃税事实并进行行政处罚后马忠琦是否会要求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以及最后是否会接受行政处罚,都还不确定,公安局就迫不及待地启动了对马忠琦的刑事追诉程序!公安如此枉顾税案查处程序,究竟是为什么呢?如果马忠琦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最终确认其加油站的逃税额与公安机关作为“犯罪事实”认定的“逃税额”不一致,这应该以谁为准呢?!

附:管理异议书

管辖异议书
海原县人民法院:
本人周泽,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受马忠琦之子马晓龙委托,担任你院受理的马忠琦被控逃税犯罪一案被告人马忠琦的辩护人。现 谨就贵院对马忠琦案的管辖提出异议,建议贵院将该案移送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或者报请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指定其他与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同级别法院审理。
据本律师了解,2008年下半年以来,马忠琦在自己的新浪博客“马路山”上发表了几十篇批评海原搬迁的博客文章,矛头直指县、市及自治区领导,质疑宁夏自治区领导关于海原搬迁决策科学性与合理性。

马忠琦之子马晓龙称,马忠琦被以逃税罪追诉,正是因为其发表博客文章批评海原县政府机关搬迁而遭受打击报复。马晓龙称,据税务部门工作人员说,在税务人员办案过程中,始终都有国保队跟随,并且他们办案期间每天的餐费都由国保队支付,手机也被监控,并问马晓龙是否是由于其父亲的言论得罪了某位当权者。海原县公安局某副局长也向马晓龙表示,这件案子并非为了查税,而是由于当事人言论有悖领导意志。马晓龙在向公安局副局长罗廷朝询问税务案为什么由国保队侦办时,所称由于经侦大队人手不够才抽调国保大队的人员来办案的罗,不经意间提到了马忠琦的新浪博客——“马路山”,并说中卫市公安已经通过技术手段查出其真实身份就是当事人马忠琦。

马忠琦在接受本律师的会见中曾称,税务机关向其送达税务处理告知书都是由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陪同的;海原县公安局、中卫市公安局以及宁夏自治区公安厅的工作人员都参与了对他的提审。中卫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张队长还告诉他,公安厅专门下来三个人,市、县两级公安机关成立了三十多人的专案组来办他的案件;还说他一定会被判刑。

马晓龙反映的情况及其提供的录音资料,本人在会见马忠琦及与海原县公安局有关人士交涉过程中了解到的情况,以及海原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的情况,都分明显示,马忠琦被以“逃税罪”进行追诉,绝不只是一起简单的、普通逃税案件,而是以追查逃税为手段进行的因言治罪。马忠琦经营的加油站被认定逃税后,虽然对税务机关认定的逃税事实和具体数额有异议,还是按照税务机关的税务行政处理决定和处罚决定,补缴了税款,缴纳了滞纳金,接受了行政处罚。尽管并不存在五年之内因逃税受过刑事处罚或者受到税务机关两次以上行政处罚的情形,依法不应该追究刑事责任的马忠琦,还未来得及对税务机关的税务行政处理决定和处罚决定行使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权利,就被刑事追诉了。从侦查到起诉,依法不应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当事人却被一路顺风顺水地往下追诉,这也反映出,对马忠琦的追诉,完全是欲加之罪!!

马忠琦案经《新京报》、《新世纪周刊》等媒体报道后,已经在中卫市、宁夏自治区,乃至全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特别是本案的因言治罪问题,受到社会的普遍关注。
基于上述特殊背景,本律师认为,马忠琦案由海原县人民法院一审,然后由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在参与侦查的海原县公安局及中卫市公安局的局长同时又是领导公检法的政法委书记的情况下,马忠琦不可能获得公正的审判。即使人民法院的对马忠琦的审判是公正的,也将难以令人信服!
毫无疑问,马忠琦案是被当作案情重大、复杂案件对待的。否则,该案也不至于由海原县公安局、中卫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办理,甚至连宁夏回族自治区公安厅的工作人员都参与了。而且,如果马忠琦案不属于案情重大、复杂案件,也不至于 马忠琦经营的加油站补缴了税款,缴纳了滞纳金,接受了行政处罚,并不存在五年之内因逃税受过刑事处罚或者受到税务机关两次以上行政处罚的情形,依法本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仍然继续追究其刑事责任了,甚至在其还未来得及对税务机关的税务行政处理决定和处罚决定行使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权利,就迫不及等地追究其刑事责任。
鉴于马忠琦案案情的重大、复杂,宜由更高级别的法院进行审理。是故,本律师谨建议贵院,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关于“上级人民法院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审判下级人民法院管辖的第一审刑事案件;下级人民法院认为案情重大、复杂需要由上级人民法院审判的第一审刑事案件,可以请求移送上一级人民法院审判”的规定,将马忠琦案移送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或者通过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报请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指定与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同级别的法院审理。这一方面是审理马忠琦案这样案情重大、复杂的案件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贵院摆脱审判不公质疑的需要。 虽然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是否能做到公正,仍不免受到质疑,但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还可上诉至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故本案由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最终也可能让马忠琦获得公正审判。

以上建议,望贵院慎重考虑。

                      马忠琦的辩护人

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 律师

201129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