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走出看守所不易,走出社会铁幕更难

[转载]走出看守所不易,走出社会铁幕更难

       走出看守所不易,走出社会铁幕更难

 

    在影响广泛而深远的李庄案和广西北海四律师案中,除了栽赃辩护律师、为刑案的公诉扫清障碍极其雷同之外,还有一个相似点,就是律师的同仁们的失影和噤声。

      想当初,李庄第一季被公诉到法院和被判决后,多少人翘首盼望着李庄的助手马晓军律师,能够勇敢地站出来,为他的老师、为法律信仰,讲出知道的所有事实真相。因为在办理龚刚模案件中,马晓军是与李庄接触最多、联系最紧密的人,是会见现场的第一目击证人。但是,马晓军被公安控制后,其后并未被公诉,却也自此没有了踪影、失去了声音。这个最能证明其师傅没有引诱罪犯翻供的律师、证人、徒弟,为什么在走出看守所后,反而不敢面对世人、面对祖国,大声地说出知道的一切呢?

      广西北海也出现了相同的一幕。当初委托律师团的家属,在他们的亲人杨忠汉、罗思方、梁武成被释放后,也失去了联系。参与援救的律师团也找不到杨忠汉、罗思方、梁武成三人。为了证明仍在被羁押的杨在新律师无罪,为了说明案件的所有离奇,他们的声音,本是最可期待、最有价值,却同样在获得宝贵的自由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戴着镣铐的看守所,这些律师或许也说了点什么。可是,回归到蓝天碧云之下,恢复了自由的身躯,却已然是胆小如鼠、噤若寒蝉;却已然是没了声音、失去灵魂。这是一种怎样的恐怖附体?

      我无意谴责这些善良的人们,他们没有象龚刚模一样,上演“农夫与蛇”的现代剧,已经体现了他们的正直和良善。我要抨击的,是一道什么样的铁幕,把这个世界的人们,禁锢得如此不可思议?是一种什么样的暴力,把这些法律知识娴熟的律师们,都恐吓成如此境地?

      了解中国国情的人,也一定知道,并不是只有律师们,在“独享”着这种遭遇。当年湖北潜江的姚立法,在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的过程中和参选后,数次被不明身份的人袭击和殴打,多次受伤。今年宣示竞选郑州市长的地产商人曹天,在宣示后不久,这个亿万富翁就成了一个到处躲藏的逃亡者。因为当地开始查他的这个罪、那个罪。以致曹天给他的小女儿,写下了如此悲壮的遗言:“如果我能按照法律框架内的选举程序,走到法定候选人的地步,这就大大地刷新了中国公民选举的历史。如果郑州市民用选票砸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选市长,就会给郑州、给河南、给中国带来信心和希望。当然,如果我出师未捷身先死,我也会给我年幼的女儿说:死后给我坟上烧一张选票,坟前载一棵槐树。每年春天我都会开出一树繁花,那是我九泉之下对祖国进步的深深凝视。”

     这片土地上的法律,是允许人们说话的。这片土地上的法律,宣示政府官员是经选举产生的。但是,这些以国家名义出台的法律,却让生活在其下的民众们,话不能说,身影难寻。却让想真心参选为民服务的公民们,没了安全、四处潜逃、留下遗言。

     难道,看守所只是一道有形的禁闭,禁锢着人们的身体,而整个社会,却是一道无形的铁幕,囚禁了人们原本自由、活跃的思想、信念和灵魂?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