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北海会对“四律师惨案”撤诉吗?

[转载]北海会对“四律师惨案”撤诉吗?

北海会对“四律师惨案”撤诉吗?

谭敏涛

按语:北海四律师案,每天当案子有了新情况、新进展、新消息,我都会有新想法,都想形成文字以表支持和声援,但有时尽力压住自己的怒火不让爆发,我的《致中国公民书》一文已在克制,我尽量不以恶语相加来表达不满,我在以思考和沉着来应对律师惨案,但之后,思考的越发深入使我愈加愤怒,沉着的越发深邃使我愈加难忍,所以我不敢停息,一直在战斗,生怕自己的疏忽背离了良知的拷问,在寝食难安中睡眠不佳。也具体不知何时,梦中会撩起四律师惨案,依然还在梦中构思和应战,这样的生活状态本不是常态,但在北海四律师案发生之际,我的生活及睡梦却是如此,这不是虚言,因为虚言容不得违背良知说假话干坏事,这也不是胡言,因为胡言根本难以激起我如此炽热地投入到北海四律师案的围观之中,这是本能所及,也是兴趣所致。学了那么几年法律,唯一感喟颇深的便是——我对这个国家的法治一直抱有期望,虽然她有时令我寝食难安,但我依然对其满怀信心。从李庄案到北海四律师惨案,再到成都律师案,我一直在投入和发声,除此之外,时常关注和评说那些不时在这个国家爆出的法律事件及案件即是我对学了几年法律的最好交代和回应,谈不上意义重大,但至少问心无愧。

 

自从爆出北海四律师案后,我几乎随时都在关注北海四位律师的动态,亦在不时查看陈有西、陈光武、杨金柱、周泽等律师的博客信息,几乎可以说,隔不了几天,辩护团成员即会爆出北海公安的个中违法内幕,诚如抽丝般,辩护团成员此时不仅仅是在为了被构陷的几位律师而辩,亦是力求揭露北海基层司法机关的病态法治状况。北海公安先是限制律师会见,再是刁难律师顺利会见,直到陕西律师房立刚会见自己的被告人时被要求去法院确认身份,甚至于以抽掉皮带的侮辱方式对房立刚律师进行安检,各种恶习无不昭示北海公安的违法及无耻之处,但是,这样的司法状况有时即是我国基层司法的真实写照。在我看来,北海地方司法环境的恶劣只是揭示了中国某些基层司法的病态机理,这次北海只不过以四律师案将一些地方司法的病态影像呈现得更为淋漓尽致。中国的地方司法现状,可以说天高皇帝远,地方权力机关左右司法已成基本办案规则,而当地方领导为了地方稳定,为了一方政绩考量时,就更会以牺牲司法公正为代价,不惜瞎搞案子,乱抓律师,甚至于侮辱律师,这些病态行径只是他们办案的常规逻辑,因为习惯成自然,已经习惯了刁难或是整治律师,这次来了外地律师又何妨呢?

 

而北海公安侮辱律师的病态行径虽令人发指,但无不是中国一些基层司法的真实呈现,北海这次只是暴露得更为彻底。但北海既已犯错还会知错即改吗?虽我一再恳求北海悬崖勒马,但我也知道,除非权力松手和发话,权力以政绩作为考量尺度——知晓北海四律师案已经成为一些权贵的绊脚石,毕竟,在当前的舆论关注中,多数新闻媒体的评论都指向构陷律师是背离法治的暴戾,如此,北海才可能会以检察院撤诉而告终此案,要不,北海还会继续上演四律师案大戏,而大戏的落幕很可能便是地方领导的官帽落地,如此,北海四律师案事到如今,权力掌托者是否已经意识到知错不改业已影响政绩使得官位难保,或许这会成为北海四律师案的转机之因。

 

或许在北海地方司法机关看来,他们之前很可能就那样办案,限制律师会见、随意妨碍律师会见,甚至于有时以各类方式侮辱律师,很可能,他们就那样整过当事人或律师,但一直毫发无损,为何这次就被万民唾弃呢?这是因为,之前地方司法暗箱化和交易化已成常态,拿不上台面的事情自然不会暴露出来,也没人敢爆出来,但这次,出征北海四律师案及原案的是全国知名刑辩律师,他们却不会对此视而不见,也不会对北海公安的违法行径极力配合和讨好,更不会对北海公安侮辱律师的恶劣行径忍气吞声,由此,在网络时代和微博时代,这些经由辩护律师爆出的北海司法内幕成了法律人士、网民及公民声讨的对象。但是,北海公安的违法行径只是中国一些基层司法现状的呈现,谈不上前无古人,更不会后无来者,只会陡增民众对司法的不满和愤怒,进而指责北海公安罔顾事实违法办案的恶习。

 

在此,我大胆做一猜测,北海是否会以检察院撤诉而终止本案。撤诉前提在于,北海公安受到高层指示,这个高层便是控制本案的权力阶层,或是直接控制北海权力阶层的更高级别权力,要不北海不会善罢甘休,毕竟,北海律师团暴露了北海司法机关的内幕信息,说了他们的“不是”,捅了他们的“篓子”,让他们下不了台,他们现在极力需要借助于合法的外衣为自己找一个借口,这个借口便是案件出现了新情况、原案件事实未予查明、辩方举证证明的案件事实与检方控诉事实有出入,导致检察院起诉难以自圆其说,由此,北海检察院才可能撤诉。而使得权力高层发话的最大缘由还在于本案辩护团成员的努力和付出使得北海方面不敢失信于民,犹如李庄案第二季一样,当网民皆知重庆是在构陷律师进而指责重庆违法办案时,权力阶层亦不敢一意孤行,放在北海四律师案中,辩护团成员还得继续揭示和爆出,不惜以直陈中国司法现状的顽疾为方式,大力揭露北海基层司法法治状况的乱象,指出四律师案中个中违法及无耻之处,以有效、有利、有益的辩护赢得民意支持,如此,在万民皆曰北海构陷律师的当下,北海检察院撤诉的可能才会有。

 

但是,本案不能犹如李庄案一样,北海撤诉之后就算万事大吉,我们还得继续问责和深挖。由此,我建议北海律师团穷追猛打,直至揪出四律师案背后的权力根源和黑手,要不,当下一次全国其他地方爆出打压律师事件后,举国律师亦在围观,维权律师再上阵,在舆论压力下,当地可能还会以检察院撤诉而收场,如此,岂不公权力的违法成本太过低廉,而律师的命运只会掌握在公权力的游戏之中,等舆论关注后律师的命运才可能转机,而这种概率和渴求不是法治的根基,而是政绩的考量使然。当权力阶层意识意识到抓律师已成万民公敌时便会戛然而止,而当抓律师未被围观且未被声讨时权力便可肆无忌惮,这种让权力阶层掌握律师命运的做法只会陡增律师被抓的机会成本,丝毫难以遏制权力阶层针对律师的乱抓乱捕恶习。所以,唯有对本次北海四律师案背后的权力根源进行细究和细挖,才可能遏制下一次的律师惨案,才可能避免下一次的构陷律师事件发生。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