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北海律师案:是应该降温还是升温?

[转载]北海律师案:是应该降温还是升温?

刘桂明按语:

    昨天晚上,参加“首届浙江律师论坛”的律师朋友们告诉我,凡是有关甬温高铁事故的博文将遭到删除的结局。我还有些半信半疑,因为这是温家宝总理直接督促的事情啊!于是,我将南方都市报关于甬温高铁事故的经典报道转发了。没想到今天晚上上网后,发现果然如此。为此,我生气也没有办法,只能无可奈何。尽管我只是转发了一个南都的网址,我也是依旧得到了新浪网的什么“抱歉,通知”。

    算了,甬温高铁的事故咱们不说了,咱们还是说说北海律师案带给我们的烦恼与忧愁吧。

     北海律师案,究竟是应该升温还是降温?

 

 

 

 

北海抓律师事件:“政府痛恨”的律师不能释放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曹勇黄秀丽    2011年07月29日

 

   广西北海市公安局之所以不惜触犯国内律师与全国律协之众怒,以“伪证罪”一口气抓了同个案子中的四名辩护律师,被查明是因为北海市政法委定调子要办“铁案”。

    北海“抓律师”事件已上演一个月,各地律师声援团前往北海,律师或被警方命令解腰带安检,或遭不明身份人员围殴,警察袖手旁观。全国律协表态:对律师在北海人身权利遭受不法侵害的情况表示严重关切。

   

广西北海4律师“伪证”案持续升温。

    在这起由当地政法委主导的“铁案”里,嫌疑人、证人、律师几乎全部身陷囹圄,到2011年7月下旬,4律师代理的“11·14故意伤害抛尸案”即将开庭,全国各地律师组成20人律师团,接替被抓的4律师,前往北海办案。

    整整一个月,在北海这个167万人的城市里,控辩双方的较量一直在上演。舆论将其称为“北海事件”。律师解开腰带安检、不明身份人员围殴律师、“哑巴会见”等等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被律师界称为“律师执业权利受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侮辱”。

    “北海事件是司法制度史上的标志性事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称。

   

“政府痛恨”的律师不能释放

    2011年6月15日,广西4名律师杨在新、杨忠汉、罗思方、梁武成同时被警方控制,理由是“妨害作证”(详见南方周末6月23日报道)。

    “4名律师被抓,绝对不是偶然。”据知情人透露,北海市公安局向政法委汇报后,政法委书记莫亦翔数次召集公检法司部门开会,确定调子:第一,“11·14故意伤害抛尸案”犯罪嫌疑人肯定有罪,4名律师辩护过程中肯定有罪,必须抓捕。“北海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曾对我说:你以为我们抓几个人那么容易啊?我们会都开了好多次。”

    然而,此事在全国律师界引发的震动,也令北海方面始料未及。6月26日,十余名律师先后奔赴北海,为4律师提供法律援助。前湖南知名律师杨金柱则在博客上连载“北海事件”;各地律师声援不断。 

    第二天,广西壮族自治区政法委立刻就4律师被抓捕案召开政法系统的协调会。北海市公安局一名与会人员说,“没想到全国的律师反弹这么大”。

    据知情人透露,这次协调会最关心的议题是:“11·14案”究竟怎样?能不能经得起时间和法律的考验?能不能诉得出去?在律师的反击下,能不能过得了关?

    北海市公安局表示,案件总得来说“没问题”,不过承认在抓捕律师的案件中“有瑕疵”,比如抓了律师后没有按规定及时通知家属,对罗思方和梁武成进行监视居住,不该把他们关在其他地方。

    第二是如何应对局面,减少压力。比较统一的意见是,降低案子的风险度和关注度,释放杨忠汉、罗思方和梁武成三律师,批捕杨在新。因为杨在新是“主犯”。另外,杨在新在“历史上有问题”,杨办过许多敏感案件,是公安局“关注过”的人。

    6月28日当晚,3名律师被放出,然后消失在公众视野中,即使是他们家属委托的律师,也无法与之见面。而杨在新则被以“妨害作证罪”逮捕。

    杨忠汉回家后,他的婶婶——杨在新的妻子黄仲琰前去找他。“他很久都不开门。”黄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后来杨说:我不能随便说案子的事情,里面很复杂。对叔叔的被捕,他表示“我也救不了他”。

    早在4名律师刚刚被警方控制时,南方周末记者接触的多名广西律师猜到了这一结局。

    “公安局多次想抓他。”一名北海律师称,杨在政法界口碑不好,因为他办案太认真,“老是挑毛病,这也违法,那也违法”。他本人就两次见到杨被合浦县政法系统的人殴打。尤其是2009年,北海市为了实施“林浆纸一体化项目”向农民征地,杨帮农民维权,还请来芬兰记者采访,导致该项目投资到现在都不能到位。“所以不光是公安恨他啊,市委市政府的官员也恨他。”

    一名钦州律师透露,在4律师被抓之前,他们也差点被抓。他和所主任代理了北海一起刑案,据说是政法委定了要判有罪。“我们做无罪辩护,让北海公安局和政法委很恼火。”有段时间他发现主任神情恍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就问怎么回事,主任说,糟了糟了,我得到风声,这次北海公安局要抓我们了…… 

    该律所主任找了钦州市司法局和政法委,由他们出面跟北海方面协调,最后才逃过一劫。

    “这次4律师被抓,我们感到很后怕。主任本来就是个胆小的人,经这一吓,说是今后北海的案子,尤其是刑事案件都不接了。”

   

会见被告,安检受辱

    在陈光中等学者眼里,近些年中国法治环境在持续恶化,其中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律师的执业权利得不到保障,而律师不能正常会见当事人,则是最常见的现象。

    首批律师团成员到达北海后,已经预料到在律师会见中会遇到前所未有的阻力。

    “十几名律师在海城分局法制科暴吵,我们前进一步,他们就后退一步。”北京律师李金星回忆6月27日的场景,警方最终答应第二天就安排会见。

    不过据知情人透露,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有广西自治区政法委当天的协调会。协调会第三项重要议题是严格执法、保障律师合法权益。会上,自治区高级法院对北海市公安局的与会人员说,你们闹腾得太那个了,“别指望我们高院会护着你们”。

    第二天,杨在新的两名代理律师陈光武与张凯成功会见了杨。令两人略感欣慰的是,会见过程中,他们向杨询问案情,“没有任何打断,通常情况都会被打断。”陈光武说,尽管律师法规定律师会见不被监听,但案件在侦查期间,这项规定几乎得不到执行。

    6月份4名律师被抓后,“11.14故意伤害抛尸案”随即搁浅。该案于2010年秋天开庭过两次,一直未判决。7月中旬以后,全国各地律师组成20人律师团办理该案。律师团以陈光武为领头人,知名刑辩律师许兰亭、钱卫清、周泽等人也加盟律师团。5名被告人的10名辩护律师不约而同决定做无罪辩护。

    在北京律师李金星的记忆里,缓和的局势持续了十余天。他和杨名跨、徐玉明3名律师成功地会见了自己的当事人。“受到了完全的礼遇,警察还和我们聊天”。

    然而,谁也没想到,事情在7月11日发生了变化。陕西律师房立刚是被告人裴日红的辩护人,上午9点多,房立刚来在北海市看守所,警察检查他的证件很仔细,会见被安排在了提讯室里,窗户外还坐着一个警察,这不那么符合律师法的规定。但在中国司法的大环境下,还算正常。

    1个小时过去了。提讯室的铁门哐啷打开,一个警察大声说:接到中院通知,终止会见!房立刚赶紧让裴日红在委托书上签字确认,“这样下午就好到北海市级法院递交辩护手续。”裴日红拿着笔还没写完一个“裴”,就被警察带出了提讯室。

    惊呆了的房立刚也被带到看守所政委办公室。几名警察称他会见违规,要做一个笔录,遭到拒绝;然后房被带到北海市中级法院确认身份。

    从这天起,北海律师团会见需要法院盖章证明。而律师会见,根据律师法,只需要律师证、委托书和介绍信“三证”即可。

    第二天上午9点多,房立刚再次到北海市看守所要求会见。这次的要求很奇怪,是要对他进行安检。他一次一次地从安检门走过。“滴、滴、滴”,安检门总是响,硬币、钥匙,各种金属物都拿出来了,第五次、第六次,还是通不过。

    “可能就是皮带了,你把皮带抽了,不通过检查我们也没法交代。”警察说。

    房立刚把皮带解下来交给警察,又一次过安检门,终于没响。

    经过“搜身”似的检查后,房立进到了看守所,在安排室里又被要求看身份证,房终于爆发了:“我不会见了!”双方随即发生激烈的争执,几乎产生了身体接触。

    “这是我执业以来从未遇到过的、无以复加和匪夷所思的侵害。”房向南方周末记者说。而这次房的含泪终止会见,被陈光武称为“中国第一次对律师进行侮辱性、歧视性安检”。

    事实上,各地警方在会见时对待律师的方式千奇百怪。北京律师夏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0年他在河南省会见当事人,看守所要求他用手铐铐住当事人,遭到夏霖严厉抗议。律师腰里别一副手铐进看守所,这是律师制度刚刚恢复时的陋习,“我没想到,30年过去了,还有这种情况发生。”

    不过,类似于北海事件中的反复安检、贴身监听、反复查验律师证件、审查律师会见笔录等等会见乱象,集中在一起发生,并不常见。

    “只要不把内裤脱下来,我们就配合。”因7月25日的开庭在即,陈光武一行人抱定了这个主意。

   

群殴律师,警察被指“纵容”

    预计年内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刑诉法修订草案,最为人关注的就是律师权利保障。1996年的刑诉法立法设计是保障打击犯罪的效果、限制律师,所以有了相当多的和新律师法不一致的地方。

    比如38条,辩护律师和其他辩护人,不得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不得威胁、引诱证人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以及进行其他干扰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陈光中指出,这一条和刑法306条中的“律师伪证罪”紧密相关。这一立法设计恰巧与北海警方现今所秉持的理念吻合:控方不仅主导了刑事司法活动,也在主导正义。于是,如果律师和证人提出与控方事实不一致的事实,控方就可以“伪证罪”抓律师。

    在控方一支独大的情况下,律师权利会被践踏到什么地步?“北海事件”在网络上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一些律师预测在“房立刚受辱安检”后,最有可能发生的是想方设法赶走外地律师,比如有关部门做被告人及其家属工作,解除与外地律师的委托合同;指定本地律师为被告人辩护等等。在杨佳案、邓玉娇案、钱云会案中,都有这样的先例。

    “谁也没有意料到,比这更惨烈的事情都有。”7月26日,北海律师团数名律师在北京和媒体交流,37岁的李金星律师一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边流下了眼泪。

    7月18日晚上6点40分许,北海市利源大酒店。脱了衣服正准备洗澡的陈光武律师很高兴,上午4名律师见了广西自治区律协的领导,“他们表示会将情况向区政法委汇报,保障诉讼活动正常进行”。

    几名妇女忽然冲开门,高喊“杀人偿命”围住了陈光武、杨名跨和徐玉明。大约有二三十人,有人拿着两米长的棍子,将陈死死按压在一张床的边沿,又打又抓,还有两个人咬了他的手臂。住对面的律师李金星也被追得到处乱跑。

    “我们可能会没命。”惊慌中,60岁的陈光武闪过一丝念头,他体内安有支架,知道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奇怪的是这些妇女并不打他的头和脸,咬他的妇女也不用力。走廊里六七个男人转来转去,并不动手。“这些人自称受害人家属,但他们明显训练有素。到底是什么人?”

     报警后,警察来了,并没有采取措施。两个多小时后,一个神秘男子自称死者黄焕海的家属,走进陈的屋子里和他谈判。

     “立刻离开北海,不准做无罪辩护。否则出不了北海,像蚂蚁一样把你踩死。”男子说了两三遍,陈光武感到毛骨悚然。

    晚上9点半,陈光武、李金星和杨名跨3位律师从餐厅吃完饭回房间。路过大堂,几十口人立刻围上来,仍然是妇女动手,男人们在外围观看。陈、李二人是首要目标,“光武可能会死。”李金星说。李是4名律师中身体最强壮的一个,不久围攻陈光武的人最后都转过来攻击他。外面下着大雨,两辆警车停着,没有警察上前制止。在陈光武眼里,李金星像风暴中随时可能淹没的小船。一个小时后,李金星口吐白沫、晕倒在地,大群人马随即散去。

    一个星期后,陈、李二位律师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当时的场景,仍然止不住眼泪。南方周末记者接触的北海律师团的律师,几乎都用“执业以来最黑暗最屈辱的经历”来形容当晚的情况。

    此时,全国律协的某领导希望陈等人撤出北海,退到南宁,以保障人身安全。不过,来到北海的律师越来越多,最终使陈光武顶住了压力。

    “就是死,也要会见。”李金星说,这是他们当时商议的决定。

    7月19日、20日、21日,每天上午下午,十几名律师都到北海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又有一群农村妇女,围成一道围墙。“谩骂、追打、吐唾沫、抓衣服,我们求看守所开门让我们进去,这样就安全了。”陈光武回忆说,看守所不开门,称“你们进来我们就不安全了”。

    陈光武表示,发生三次“围攻”,北海警方都没有采取任何调查措施,也没有对双方作笔录,“明显是纵容,到现在我们也不认为那些人仅仅是受害人家属。”

    两天后,会见终于得以进行。然而事情又起波折。北京律师朱明勇是第一被告人裴金德的辩护人,由裴的妻子杨子玉聘请。他在法院办理会见手续时,被告知已有两名北海律师会见过裴。“难道北海也要上演换律师的丑剧?”由于杨子玉的抗议和网友的质疑,两名北海律师的委托被解除。

    21日上午,朱明勇见到了裴金德。两小时的会见中,裴始终不发一语,指着朱身后的警察,眼神充满恐惧。

    下午,北京律师周泽会见了杨炳棋。在上一次会见中侃侃而谈的杨也变得沉默不语。“是”、“没有意见”,仅有的几句话,杨也用极小的声音回答。

    于是,朱、周二律师有了职业生涯中唯一的“被告人对自己的律师享有沉默权”的经历。

   

“他们跟我耍无赖”

    事态发展至此,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律师卷入了“北海事件”。“律师对刑事案件的执业风险的恐惧在李庄案后达到了高潮”、“中国20万律师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北海将成为中国律师命运的转折地”,这样的言论,在微博上被转得遍地开花。

    “无论是不是做刑辩,中国律师见面谈的第一件事可能就是北海事件。”北京律师张青松说。北海官方对律师态度的强硬,逼得全国律师同仇敌忾,似乎要将这些年在执业中所受的屈辱全部表达出来。陕西先后有两批律师声援北海律师团;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作为专门做刑事案件的律所,特地发表声明,抗议北海官方侵犯律师权利的行为;还有一些律师专门前往北海,支持律师团的行动。

    7月22日,一直和北海律师团密切接触但沉默不语的全国律协终于表态:“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对律师依法执业过程中,人身权利遭受不法侵害的情况表示严重关切,强烈要求北海市司法机关立即采取相应措施,保证律师人身安全,并切实维护律师会见、调查取证和阅卷等合法执业权利。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在多位律师的记忆里,这是全国律协首次在类似事件中发出声音。

     据一些律师透露,刑诉法修改也传来好消息。全国人大法工委已表态要修改刑诉法38条,思路是从实体上明确辩护人伪证的事实,以法院生效裁判为依据,而不是像北海官方操作的那样,以侦查机关和起诉书上认定的事实。程序上则要明确法院主导刑事司法活动,一旦开庭,控、辩就不能再接触证据,控方更不能对证人、鉴定人采取任何强制措施;追究律师伪证罪,必须由上一级检察机关批准,而不能由作为公诉方的检察机关行使这一权力。

    全国各地舆论一边倒地站在了律师团一方。人民网近期发出了“是否取消律师伪证罪——刑法306条”的投票,10687名投票人中,9543人支持取消这一罪名。

    7月22日,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律师迟夙生赶到北海,通过人大系统约见了北海市公安局刑侦副局长朱辉等人。

    话题围绕律师会见时权利受侵犯问题。朱回答,“你不拿身份证,我知道你是不是这个律师啊,我必须看到法院的批准,不然谁知道你是不是这个案子的代理律师呀?”

    据迟夙生介绍,朱辉称北海警方一向依法办案,没有发现下面出现违法办的问题。朱还指责律师有问题,“你们带着情绪,来诱导,你们提问的方式和内容都有问题,都不对”。

    朱对律师通过微博、博客发布该案信息,也表示了不满。

    迟夙生对北海警方的答复很不满意,她对这次会见的总结是:“他们跟我耍无赖。”南方周末 <wbr>:北海抓律师事件:鈥溦府痛恨鈥澋穆墒Σ荒苁头

 

 

 

 

田文昌:北海案件是对律师搞职业报复(文字版)

 

   全国律协刑委会主任田文昌律师在凤凰网视频讲话:北海案件是对律师搞职业报复。恭请网友们点击以下链接观看视频。

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TypeID=883506db-37ab-4638-839d-9cee009eb94f&itemID=6e8b3f7e-c31c-4e9c-90c9-9f2f0125eef0&user=116836

 

 

      陈光武按语:中华全国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田文昌大律师,是一位敢说真话、勇于担当、受人尊敬的律协领导。北海案件以来,他一直十分关注,并在多种场合以个人名义公开对案件质疑。同时他还用各种方式对律师团的工作进行指导,为律师团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了十分有益的帮助。律师团对田大律师为中国律师业生死存亡的仗义执言表示衷心感谢,并致以崇高的法治敬礼。

    -----------------------------------------------------------------  

                 田文昌律师讲话文字版

      整体情况,前几年,北京律协有个统计,还不是刑辩律师,(是)整体律师(收入)水平跟出租车司机的水平差不多,它本身就风险很大,作用也受限制,收费又低,所以我们刑辩律师由百分之三十降到百分之二十多,现在,也就是说一百个人中也就二十个人有律师。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现象,这是对法治的极大的一种冲击。

    今天法制晚报要登我的一个采访,问题非常严重,北海这一次抓了四个律师,这次应当说,我在法制晚报采访时讲了,就是利用(刑法)306条对律师搞执业报复、迫害的这种现象的一种升温。一次就抓了四个,而且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抓他,你像这个杨在新(律师),他为了保护自己,他取证的时候是有录音录像的,我看了录像了,没有任何问题。你凭什么说他引诱证人作伪证?更不能容忍的是,有另外两个律师,就没取证。你没见过证人面,面都没见,你还说人家引诱证人作伪证,给抓起来,这是非常恶劣的现象。

    现在事情还没完,北京去了一些律师,又围攻律师、又侮辱律师,还打伤了一个律师。会见到看守所,还一再阻挠,昨天还没有见到人。律师的执业环境差到这个份上,那怎么做?所以这有几个勇敢的律师,一直在拼,在挣扎,在往前冲,那么多数律师都心惊胆战的,心寒了,他怎么做啊?所以说这有一个根本的问题,表面上来看,直接来看,侵犯的是律师的权益,可是律师有退路的,他不干不就完了,不做刑事案子不就完了,真正侵犯的是当事人的权益,没有人保护他的合法权益,那么从根本上侵犯的是律师制度和国家法律制度。法治遭到彻底破坏了,司法公正就没有了。那从政治大局上,上升到这个高度,那就是破坏了和谐稳定大局。就有这么说的,法治环境遭到破坏了,冤假错案增加了,这不正是破坏了和谐稳定的政治大局嘛!所以说,这个情况是必须引起重视的。

    这样律师就没有什么组织力了,律师太弱了,律师声音是有,但是太弱了。还有一个不能放过的,就是刚才说的,整个社会的公众认识还是有很多偏差的,所以他对律师不利,压根就没有认识到律师是干什么的。经常律师处于一种人人喊打的地位上。这是社会整体环境需要改善的!

 

 

 

 

内地刑辩律师抱团关注公共事件引热议

2011年07月31日 14:06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徐利欣

点击进入下一页

  陈有西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杨学林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杨金柱

点击进入下一页

  郭莲辉

 

看法

公众将信将疑

    如何看待刑辩律师关注社会公共事件,以及律师彼此之间的互助行为?记者对相关律师、专家学者以及普通群众等展开采访。

    “刑辩律师‘抱团’介入公共事务是好事,但不宜过多炒作。有的律师可能真的是为了使公共事件得到很好的解决,为群众谋利益。但也不排除有些人就是想利用这些焦点事件‘博名声’,将来以此为资本或噱头来争取客户,从而赚取经济利益。”广州市民老陈说。

    “号称‘抱团’帮助别人,却借‘微博直播’来赚取名声,而对事件的结果却并不真的那么关心,这样的律师帮你打官司你敢请吗?……”网友“一杯可乐”如是质疑。

 

专家积极评价

    与公众的将信将疑不同,受访专家学者大多认为,从总体上看,刑辩律师关注公众事件和彼此互助,有利于对公共事务的处理和推进我国的社会主义法治进程。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律师协会名誉会长陈舒即表示:“不但是律师,作为其他行业的公民,也应该积极参与到公共事务当中去,这对社会公共管理水平的提升是很有好处的。作为法律专业人士,律师参加公共事务的成效可能会相对更显著一些。而律师彼此间的互助,能够使律师们通过合法的手段,有个畅通的渠道来发出自己的声音,这都是好的。对此,我们应该支持和鼓励。”

 

知名律师陈有西撰文分析律师公共参与现象

律师维权进入第二波

    现在有一种说法。律师的公共参与,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

第一阶段的法律人公共参与,像一些法律学者为主的公共知识分子、维权律师,挑战强权,代理一些宗教性事件、民族矛盾案件、网络案件,很多行为往往特立独行,依靠海外的、国际的声音支撑,很难得到官方的理解和认同,已经遭到了强力阻击,有的甚至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声音已经日渐式微。

    而第二阶段是以职业律师为主而进行的依法公共参与。也有的称为商业律师的转向参加。分析说:一些已经解决了自己的生存温饱,已经有了一些名望和事业的成功律师,开始转向对民生疾苦的关注,对国家命运和法治的关注。他们娴熟地运用我们国家已经颁布的成文法体系,步步为营,理性平和,稳扎稳打,用国家法律的现有条文,付诸社会热点事件的适用,让法律的公平正义的精神在现实中实现。他们的行动往往能够得到现有国家司法的支持,能够被公权机构容许,因此已经开始广泛实现功能,用个案促进了国家法治的进步。这个第二阶段正在开始改变和促进中国法治进程。

    我很支持这种分析。律师是在野法曹,律师是不在体制内的社会管理参与者。关注公共事件、关注社会民生,是应有之义。

    中国律师界现在有两种极端。一种是极少数的维权律师,出于高尚的理想和信念,干预公权、批评现体制,采取的是一种非常激进的方法以及不合作态度。虽然他们往往也是拳拳之心,为了国家的进步、公理的伸张,但是往往得不到官方的理解和容忍,出师未捷身先死,没有实现有功于社会的理想,而牺牲了自己。

    另一种,是大批的律师限于事务,不问天下苍生,不顾公平正义的理想,执业只为稻粱谋,纯粹陷于一种商业化谋生的境界。处事明哲保身,向一些不健康的行政强权和司法专横低头,不敢抗争,都在等待,都希望别人去牺牲,自己只等着摘桃子。一方面怨声载道,一方面又从不自己担当。

    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情怀,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在律师这个职业中能够得到充分的体现。这是一个同时能够实现这两个功能的职业。进可匡扶正义,退可养家糊口。社会法治环境良好,法官公正,律师就能够匡扶正义;社会公权扭曲、司法腐败专横,律师就不能发挥匡扶正义的功能,只能是付出劳动赚取报酬,养家糊口谋生。

 

羊城晚报记者 鲁钇山 实习生 徐利欣 

 

 

 

 

缘于北海四律师案,华东政法大学法学院律师研究所      

“健全与强化律师执业法律保障研讨会”成功召开

     今天上午,为了解析北海四律师伪证案,华东政法大学法学院律师研究所“健全与强化律师执业法律保障研讨会”在该院成功举行。政法大学法学院律师研究所所长王俊民主持会议。

    著名宪法学教授童之伟、王永杰、沈福俊,研究员李庆,复旦大学法学院诉讼法专业徐美君教授,上海社会科学院涂龙科博士,知名律师赵霄洛、徐晓青、林东品、翟建、江宪、富敏荣等三十余人出席了研讨会。

    北海律师团成员陈光武律师应邀出席了会议。

    研讨会上,首先由陈光武律师就北海四律师案的的相关情况以及近期律师团办案过程中,律师诉讼权、人身权受非法侵害的情况向与会专家学者作了回报。

    大家就目前刑辨律师的生存环境,社会的法治状况,以及律师执业法律保障等问题发表了演讲。

    北京众鑫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资深律师赵霄洛发表了《没有保障就没有律师》的演讲.他强调“律师自发的个人维权必须转变为有组织的集体维权,否则保障律师依法执业,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就是一句空话。无保障,则无法治;无法治,则无律师......律师协会责无旁贷,应当挺身而出为律师维权".赵律师还呼吁:“全国律师协会和司法部应当担当其维护律师执业权利的责任。律师协会不敢为律师维权,何不关门去跳舞?司法部不能为律师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著名宪法学教授童之伟即席演讲。他指出:从李庄案到北海四律师案,反映了中国律师的生存环境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要从宪法的高度认识律师的权利保障问题。要动员所有法律人积极参与。而不仅仅是20万律师。律师是法治建设的先锋,是前沿卫士,广大法律学者应当是他们的后盾。学者们要勇于发出自己的声音。可以通过参政议政等途径呼吁、引导执政者按照法治的原则趋利避害,推进中国的法治进程。

    复旦大学法学院诉讼法专业徐美君教授演讲中指出:中国的法治状况和经济发展水平不平衡。法治的发展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四律师案法院未判公安先定,很显然有失公允。律师权利的维护,也有待于律师自身的完善。

    政法大学法学院律师研究所所长王俊民指出:律师为嫌疑人、被告人辩护,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维护人民大众的利益,是为老百姓讲话。因为人人都可能成为被告人,人人也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知名律师江宪指出:律师的自我保护很重要,但办案要讲究技巧和智慧。往往一句话可能成事,一句话也可能坏事。

    徐晓青律师则认为:法律的建立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法律的执行。律师法颁布这麽多年了,至今还是睡美人。一些规则的制定者不是考虑老百姓的利益,而是主要考虑上面的意思,对上面负责。

    沈福俊教授则强调:公安机关侵害律师的权益,以及律协在维护律师合法权益时的不作为,必要时应当提起行政诉讼。

    林东品律师认为北海事件侵犯了三方面权益:一是侵犯了杨在新等辩护律师的权益,二是侵犯了法律援助律师的权益,再就是侵犯了律师群体的权益。是对中国律师的整体伤害。

    华政律研所研究员李庆强调,行政权力对诉讼的干预愈演愈烈是个十分严重的问题。禁止行政干预应当写入正在修订的刑事诉讼法。

    富敏荣律师更是慷慨激昂地提出:20万律师要集体高唱国际歌,要坚持做法律和宪法的捍卫者,民主与法制事业是势不可挡的历史大趋势,大家要树立坚定的信念勇于抗争。

   一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资深律师则提到,律师团利用网络暴力挤掉北海那两位律师的做法令人愤慨。律师人人都有辩护权,为什么非要你们辩护不许别人辩护!

     研讨会在热烈理性的气氛中进行,大家各抒己见,为健全与强化律师执业法律保障,既有明修栈道,也有暗度陈仓。相互交流了思想,沟通了认识。午餐时间早过,大家意犹未尽。

   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TypeID=a6875c22-cc49-4cf3-9ad5-9cee009e5a4c&itemID=fc288da7-e47c-4ef9-8968-9f2f011753c2&user=116836

 

 

 

我对“北海律师团”的声援
2011-7-31 22:04:49

                        我对北海律师团”的声援

[转载]北海律师案:是应该降温还是升温?

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到北海看望律师团律师

    自2011年6月14日“北海四律师案”发至今已近两个月,北海市政法委依然坚持对杨在新、杨忠汉、罗思方、梁武诚四律师的有罪意见,北海市政法委的坚持致使北海市公安局,对涉案被告人及其犯罪嫌疑人聘请的律师依法进行的执业活动进行肆无忌惮的刁难,以至诱发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对律师进行殴打、跟踪、盯梢。

    手段之卑鄙,行为之狡黠,方法之下流与流氓无异。

可以断定,谙熟法律的北海市公安局绝不会如此胆大妄为,他们只是仰仗北海市政法委的怂恿才摄权悖法,有恃无恐。

这一事件已经波及全国,全国二十万执业律师都在凝目关注,全国律师的执业活动受此影响都在徘徊,很难预料更严重的事件可能发生,问题之严重,影响之恶劣世间罕见。

“北海四律师案”发生后,国人无不将其与“台安三律师案”这一全国第一起迫害律师案联系在一起,我做为“台安三律师案”的“主犯”,曾经得到过全国律师的声援,深受过全国律师的关爱,殊享过国家司法部的严密保护,战斗在最前沿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更是一马当先,它们多次上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最高人民检察院坚持逮捕我的意见进行坚决的抵制,自行组织了由张思之为领队的全国第一个律师团为“台安三律师”进行辩护,无数次的通过媒体对台安三律师案进行有效的舆论监督。然而今天他们的表现却让人大失所望,除了沉默,就是观望,眼睁睁的看着被煎熬的律师不痛不痒。

耳闻在广西发生的“北海四律师案”与辽宁发生的“台安律师案”惊人的相似,我做为这一历史事件的亲历者,不能不对“北海四律师案”表示特别的关注,对北海市公安局无法无天的狂妄表示震惊,对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怠于对涉案律师的保护表示不满,对国家司法部的沉默表示遗憾,对自发组织的“北海律师团”表示坚决的支持,畦蛙之声以示声援

    我将殆尽全力在物质上、道义上对“北海律师团”进行无保留的支持,动员我能动员的一切力量,代表我能代表的律师兄弟姊妹们随时听取“北海律师团”的呼唤。

    特别希望“北海律师团”的同行们,务必保持绝对的冷静,坚持“秉心不渝”的原则,且勿忽视“事顺偏安,必有反复”的规律,汲取无论是案结事了的“台安律师案”,还是平分秋色的“重庆李庄案”的历史教训,特别注意在公正的背后潜伏着巨大的报复甚至狡黠阴险的阴谋。

希望北海市公安局立即停止对“北海律师团”的正常执业活动进行干扰,不应以“内则”对律师的会见进行安检搜身、会见旁听、法院认证等进行刁难,依法保障律师的执业活动。更不得利用“公权力的优势与方便”对聘请律师的被告人、犯罪嫌疑人进行威胁、利诱或者进行“自由与刑期”的交易,以其实现让被告人、犯罪嫌疑人拒绝聘请律师目的。

请求北海市公安局详细调查“北海律师团”的个别律师被殴的原因,不得以任何理由毁灭、删减证据。

根据《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章程》和1990年联合国第八届预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会通过的《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的规定,希望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这一“律师专业组织”,切实承担起自己应尽的责任,“与政府合作,确保律师在不受无理干涉的情况下,按照法律和公认的职业标准和道德,向其当事人提供意见,协助其委托人”,“确保律师履行其所有职责而不受到恐吓、妨碍或者不适当的干涉”,保障律师的合法权益,不再滞后于律师的自我救赎或者在“接到广西律师协会的报告后”,发表一个准官方的声明。

希望国家司法部在要求律师“做什么”的同时,应该为律师提供“做什么”的行政保护,不能就个别律师的违纪行为以偏概全,错误的评估律师队伍,迎合司法机关“与其同步”。

尽管我这个无名小卒年事已高,但应有缚鸡之力,明知蝉鸣不抵狼嚎,但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野兽横斯竖咬,断喝一生,死而无憾。

                                 王力成于沈阳《东湖草堂》   

                                             2011年7月31日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