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北海律师案前线报告

[转载]北海律师案前线报告

原文地址:北海律师案前线报告 作者:刘桂明

刘桂明按语:

    时针已经指向8月7日,24小时之后北海律师案的关联案即将开庭了。不料,有消息传来:8月8日又不开庭了!

    因为北海市中级法院书面通知,鉴于辩护律师一致提出没有实质性会见到被告,无法进行有效的依法辩护,要求延期开庭的意见,法院同意裴金德等五人故意伤害一案延期审理,8月8日不再开庭,日期另告。

    正是因为这个关联案,才发生了北海四律师案,才将北海律师案推倒了全国律师面前,才使越来越多的律师不断加入进来,才使越来越多的人比李庄更加关心关注律师的命运与前途……

    那么,这个关联案究竟结果如何,我们自然将拭目以待。不过,因为不开庭了,说不定可能还会出现更有趣的结局。

    现在,我们来看看在刚刚过去的8月6日,在即将开庭之前,在看起来好像风平浪静的时候,在那个叫做北海、那个过去因为风光吸引国人而现在却是因为欺负律师而引人注目的北海,究竟有些什么情况。

 

 

 

预感:

陈光武律师:北海中院已无法公正审理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

 

          陈光武律师:北海中院已无法公正审理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

    举国瞩目的北海四律师案相关联的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定于2011年8月8日至12日在北海中级法院开庭。连审5天,和当年审理四人帮的用时差不多。

    但从目前种种迹象表明,北海中院已不可能客观公正的审理此案了。主要根据是该案的决定权不在法院,而在公安,在政法委。

    根据一:辩护律师在审判阶段会见被告人,依法不需要法院批准,而北海警方却提出会见必须法院盖章的无理要求。北海中院明知这样做无法律依据,还真的就给盖了(见图一),放纵、怂恿了警方的无理要求,说明案件的主动权在公安,不在法院。

    根据二:辩护律师在审判阶段,法律决不允许承办机关在场监听监视,而该案律师每次会见公安机关都派三至五人在场监督,致使被告人几乎全都一言不发,公安机关竟然说他们在行驶沉默权。真不知脸皮几何。

    依法审判阶段被告人的管理权在法院,我们多次要求法院保护辩护人的合法权益,实现辩护律师的有效会见,但法院明确表示他们管不了公安。

    也就是说,即便纠正公安机关的程序违法在其职权范围内,他们也无能为力。更何谈通过审判纠正公安机关的冤错案件?

    根据三:法院配合公安辩护权争夺战继续上演。日前,裴金德的辩护律师朱明勇在参与诉讼期间,警方竟然亲自操盘,违法安排两位不明真相的律师担任裴金德的辩护人,企图挤掉朱明勇律师。昨天,我替补许兰亭律师前往中院递交手续,又遇到被要求让被告人签字认可的情况。法院配合公安,辩护人争夺战继续上演。这种连被告人请辩护人的权利都要设障的法院,还能依法办案吗?

    根据四:法院连开庭时间都要由政法委确定,哪来的独立审判?

    今天到法院交辩护手续,虽然遭遇了无理拒收的霉气,倒有个意外的收获:在法院的楼道处的公告栏上,见到了该院关于政法委安排开庭时间的通知。该通知载明:“根据政法委的要求,我院将于2011年8月8日至12日开庭审理裴金德等故意伤害一案”------(见图二)。

    既然政法委连开庭时间这样的程序小事都要过问定调,实体问题法院还有决定权吗!

    根据五:案件实体早已由政法委敲定。

    日前《南方周末》报道:据知情人透露,北海市公安局向政法委汇报后,政法委书记莫亦翔数次召集公检法司部门开会,确定调子:第一,“11·14故意伤害抛尸案”犯罪嫌疑人肯定有罪,4名律师辩护过程中肯定有罪,必须抓捕。“北海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曾对我说:你以为我们抓几个人那么容易啊?我们会都开了好多次。”

    看来,开庭审判已经毫无意义,公安、政法委早已定案,中级法院只不过是走走程序而已。

    但历史的经验一再表明:几乎所有的冤假错案都是政法委参与的结果。如今裴金德案又倒进了政法委制造冤错案件的覆辙。

    可悲啊,法院未审,政法委先判。5天,且看北海法院将如何认认真真、轰轰烈烈的走过场!

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TypeID=2f37945e-84e7-4009-8006-9d0d00f8e61d&itemID=8f7ac406-d61b-487d-8239-9f3700847515&user=116836

 

 

争夺:

陈光武律师:辩护权争夺战继续上演,中院要剥夺我的辩护权

                陈光武律师:辩护权争夺战继续上演,中院要剥夺我的辩护权

    日前,朱明勇律师在会见伤害案主犯裴金德的时候,被告人突然在未解除其家属与朱明勇的辩护委托的情况下,由办案警方操盘,换上了两名本地律师,上演了一出辩护人争夺战的丑剧。今天,在北海中院的配合下,该丑剧继续上演。

    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裴金德等故意伤害一案,定于8月8日开庭。2011年8月5日,我接受该案主犯裴金德妻子杨子玉的委托,担任其审判阶段的另一位辩护人,和朱明勇律师共同完成一审辩护工作。

    当事人增加辩护人,这一小儿科的诉讼程序,在北海中院却遭遇连连,令我眼界大开。

    今天上午,我持委托书、律师函、执业证书到北海中院刑一庭递交辩护手续。

    一进大门,出示律师执业证书、审证、登记。这还说得过去。然后,通过安检门,公文包过安检机。律师安检,这可是最高法院一再明确禁止的。为了工作,我没有介意。

    到达七楼的刑一庭,北海市中级法院刑一庭副庭长黄思盛接待了我,态度尚可。但一看到了我提交的裴金德辩护手续却一改“柔态”,明确表示不能接受。理由先是开庭还有三天,时间太紧。我说卷已经看了,不需要特别准备,时间上的仓促由我本人负责;二是裴金德已经有一位律师了,辩护权基本得到保障。我说被告人可以委托两位律师;三是辩护手续需要到看守所找被告人本人签字确认。

    我早有点怒不可遏,但还是强压怒火指出:

    “你们的要求是非法的,律师由亲属签字授权即获得了辩护权,法院没有理由拒收我的辩护手续。你们拒绝接受我的辩护手续,要拿出法律依据!”

    反复沟通无果。我要求面见洪祖庭长。黄思盛副庭长竟然撒谎说洪庭长不在家。而后以个人有急事为由匆忙离去。

    一时间,血压骤增,心跳加快。我的心脏病几乎要犯了。

    为了戳穿黄思盛副庭长的谎言,我轻轻敲了洪庭长办公室的门,虽然没人应答,但听见好像有人说话。推开一看,果然不出所料,不仅洪祖庭长安在,那位反复言称自己有急事要先走的黄思盛副庭长,也正在洪庭长的办公室翻腾资料,看来是急着找拒收我辩护手续的法律依据。一个场景揭穿了黄思盛副庭长两个谎言。

    见我未请而入,洪庭长勃然大怒,高声吼道:“你是怎么进来的,谁叫你进来的!”并冲上来用双手把我一直推到门外。六十岁的我,第一次受到如此侮辱!我的拳头攥出了响声,差一点挥了出去。

    但我仍然控制住了我自己。此番不是我一个人,我是一个团队,一个全国都在关注的律师团队。最重要的是工作,个人的荣辱得失比起工作来微不足道。

    “洪庭长,我真的不想给你添加麻烦,但请你也不要给我找麻烦”。这句话我连说了三遍,而后愤愤而去。洪庭长最后答应继续查找不接受我辩护手续的法律依据,明天给我答复。

    本来,带领来自五湖四海的这样一支律师队伍,我的信条是心字头上一把刀:“忍”。对任何人,任何事,只要不突破原则的底线,一切都要忍。对突发事件的紧急处置要忍,对司法机关的无理刁难也要忍。凭着这个“忍”字,数次遭遇突如其来的围攻,没出大的问题;凭着这个“忍”字,没和司法机关产生大的冲突。

    当然,公安机关是个例外。这是个无法调和的矛盾。一个要办成“铁案”,一个要粉碎“铁案”,揭露错案、假案。

    但对于法院。我一直是抱有幻想的。从一开始合议庭郑远荣法官的宾至如归,到张黔鄂副庭长的温良接待,都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所以,我一直把北海中级法院当做高素质讲法律的共同体恭敬有加。尽管为此我多次受到同事们的强烈批评,他们让我一定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可我一直不以为然。认为北海不会是漆黑一片,总会有个光亮的地方。

    残酷的现实无情的打破了我的美梦。一个拒收辩护手续的行为和洪祖庭长那粗暴的吼声,粉碎了我的所有幻想。朱明勇律师会见期间争夺辩护权的闹剧竟一再重演。法院助纣为虐,又一次充当了公安机关违规办案的死党、帮凶。

    还好,尚给我留出了一线希望,如果明天他们找不到拒收我辩护手续的法律依据,还可能回头是岸。

    被告人的辩护权是宪法和刑诉法赋予被告人的,具有绝对强制性。任何单位和个人也别想撼动,除非被告人被整晕了、制傻了。

    撼天易,撼辩护权难!不信,走着瞧!

   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TypeID=a6875c22-cc49-4cf3-9ad5-9cee009e5a4c&itemID=272bd07f-2d3e-4360-8d2d-9f37007e1fc6&user=116836

 

 

 

阅卷:

北海故意伤害案中

警察询问证人和讯问被告人时间顺序一览表

    为方便律师团律师和网友们查阅案卷材料,杨金柱让助手们按照案卷中的时间先后顺序排列出北海故意伤害案公安询问证人和讯问被告人时间顺序一览表,从中可以看出北海公安破案的轨迹,被告人的有罪口供是怎么形成的。


    1、2009年11月15日03时40分至11月15日04时50分证人黄祖润第一次询问笔录(侦查卷第1--3页),侦查员:王龙江、姚家庆

    2、2009年11月15日03时50分至11月15日4时40分证人杨炳就询问笔录(侦查卷89--90页),侦查员:时俊曦、王龙江

    3、2009年11月15日04时50分至11月15日5时00分证人杨业勇询问笔录(侦查卷109--111页),侦查员:时俊曦、习龙左(案卷时间04时为涂改痕迹,看不清楚,需要看原件

    4、2009年11月17日10时05分至11月17日11时20分证人陈溢瑞第一次询问笔录(侦查卷第13--15页),侦查员:陈战兵、莫学艺

    5、2009年11月19日12时0分至11月19日14时10分证人黄祖润第二次询问笔录(侦查卷第4--6页),侦查员:李德富、韦xx(字迹不清楚)

    6、2009年11月19日13时22分至11月19日15时0分证人陈溢瑞第二次询问笔录(侦查卷第10--12页),侦查员:陈战兵、莫学艺 

         -----以上为询问笔录

   
    7、2009年11月19日22时36分至11月19日23时58分证人杨炳就第一次讯问笔录(侦查卷91--95页),侦查员:xxx(字迹不清楚)、冯贤辉

      -----11月19日只有对杨炳就的一次讯问笔录

 

    8、2009年11月20日2时30分至11月20日5时20分证人裴日亮第一次讯问笔录(侦查卷116--119页),侦查员:温彩虹、黄湛

  9、2009年11月20日23时25分至11月21日1时10分证人杨业勇第一次讯问笔录(侦查卷102--103页),侦查员:余飞、陈小宁

       -----11月20日只有对裴日亮和杨业勇的各一次讯问笔录

 

    10、 20091121048分至1121252分证人裴锋第一次询问笔录(侦查卷122--125页),侦查员:xxx(字迹不清楚)、陈小宁
    11、2009年月21342分至1121546分第一被告人裴金德第一次讯问笔录(侦查卷16--21页),侦查员:韦xx、陈小宁

    12、20091121210分至1121230分证人杨业勇第二次讯问笔录(侦查卷104--108页),侦查员:宁小莹、黎柱明 
    13、200911212212分至1122146分第一被告人裴金德第二次讯问笔录(侦查卷22--27页),侦查员:韦xx、陈小宁

     -----11月21日只有对裴锋、杨业勇各一次讯问笔录和对裴金德两次讯问笔录

 

    14、 20091122日0时15分至1122日1时25分第三被告人杨炳棋第一次讯问笔录(侦查卷68--71页),侦查员:陈小宁、余飞、莫学艺

    15、20091122140分至1122230第三被告人杨炳棋第二次讯问笔录(侦查卷72--74页),侦查员:余飞、莫学艺

    16、20091122225分至 1122510分第二被告人裴贵第一次讯问笔录(侦查卷54--57页),侦查员:温彩虹、黄湛

    17、20091122230分至112230分第四被告人黄子富第一次讯问笔录(侦查卷82--86页),侦查员:陈战兵、韦xx(字迹不清楚)

     18、20091122240分至1122340分第三被告人杨炳棋第三次讯问笔录(侦查卷75--77页),侦查员:余飞、莫学艺

    19、20091122412分至1122646分第一被告人裴金德第三次讯问笔录(侦查卷28--33页),侦查员:李德富、陈小宁

    20、2009年11月22日14时12分至11月22日16时46分第一被告人裴金德第四次讯问笔录(侦查卷34--39页),侦查员:李德富、陈小宁
        21、200911221640分至11221710分证人杨炳就第二次讯问笔录(侦查卷96--97页),侦查员:xxx(字迹不清楚)、冯贤辉

    22、200911221720分至200911221755分证人杨业勇第三次讯问笔录(侦查卷112--113页),侦查员:董剑飞、冯贤辉

    23、200911221805分至11221840分证人裴日亮第二次讯问笔录(侦查卷120--121页),  侦查员:董剑飞、冯贤辉

    24、2009112223时0分至1122日23时50分第二被告人裴贵第二次讯问笔录(侦查卷58--60页),侦查员:温彩虹、黄湛

        -----11月22日对杨炳棋有3次、对裴贵有2次、对黄子富有1次、 对裴金德有2次、对杨业勇有1次、对杨炳就有1次、对裴日亮有1次讯问笔录。

 

     25、2009年11月23日15时12分至11月23日16时6分第一被告人裴金德第五次讯问笔录(侦查卷40--45页),侦查员:余飞、陈小宁
    
 26、2009年11月23日16时0分至11月23日17时10分第二被告人裴贵第三次讯问笔录(侦查卷61--63页),侦查员:余飞、黄琪
     27、2009年11月23日17时0分至11月23日17时30分第四被告人黄子富第二次讯问笔录(侦查卷85--86页),侦查员:陈战兵、韦xx(字迹不清楚)
     28、2009年11月23日17时25分至年11月23日18时0分第三被告人杨炳棋第四次讯问笔录(侦查卷80--81页),侦查员:余飞、莫学艺

       -----11月23日只有对裴金德、裴贵、杨炳棋、黄子富各一次讯问笔录


    29、2009年12月22日15时20分至12月22日16时10分第二被告人裴贵第四次讯问笔录(侦查卷64--67页),侦查员:李xx(字迹不清楚)、黄湛
    30、2009年12月23日14时50分至12月23日15时20分第三被告人杨炳棋第五次讯问笔录(侦查卷78--79页),侦查员:高志敏、黄湛
    31、2009年12月23日15时12分至12月23日16时40分第一被告人裴金德第六次讯问笔录(侦查卷46--51页),侦查员:韦xx(字迹不清楚)、陈小宁

     32、2009年12月23日16时0分至12月23日16时47分第四被告人黄子富第三次讯问笔录(侦查卷46--51页),侦查员:韦xx(字迹不清楚)、余飞

     33、2009年12月23日16时50分至12月23日17时10分第一被告人杨炳就第3次讯问笔录(侦查卷98--99页),侦查员:韦xx(字迹不清楚)、温彩虹
    34、2009年12月23日17时19分至12月23日18时0分证人杨业勇第四次讯问笔录(侦查卷114--115页),侦查员:李国勤、冯贤祥

    -----12月23日只有对裴贵、裴金德、杨炳棋、杨业勇、黄子富各一次讯问笔录
   

    35、2010年1月28日11时0分至1月28日12时0分第一被告人裴金德第七次讯问笔录(侦查卷52--53页),侦查员:温彩虹、黄琪
    -----2010年1月28日只有对裴金德的一次讯问笔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00bcd90102ds9g.html

 

 

 

会见:

朱明勇律师:北海会战——会见权之战

     

    北海案,我担任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第一被告裴金德的辩护人,在两次会见裴金德的过程中让我实实在在的见证了北海公安机关的疯狂和无耻,看到了北海公安涉案人员的疯狂和无知。让我感悟到法律在北海是怎样的被蹂躏,让我觉悟到律师在这种场景中所必需的坚守。

 

    2011年8月4日,我从南宁坐大巴赶到北海时已是凌晨,早上我再一次到北海看守所会见当事人裴金德。九点半我就赶到北海看守所,在大门口登记室登记时,发现登记簿上我是当天第一个到来的律师,登记好后,值班人员看到是我的名字,就让我填写要会见的人。可是我发现在同一页纸上,昨天的律师会见登记却没有登记要会见的人名。当我登记好要会见的人名是裴金德时,值班人员就将登记表拿到里面说要跟领导汇报,叫我在大门外等着。

    于是我就在外边的水泥凳子上等着,很久没有回音,期间陆续有人进入看守所,过了一会登记室的人探出头来说裴金德现在有办案单位提审,需要再等,我就问哪个办案单位在提审,那人说就是办案单位在提审。恰在这时,法院的两名法官也来到看守所,法官同我们打个招呼说是也要提审裴金德。我说我们也在等着会见。法官就是那你们先会见,我们先提审其他人。但是看守所看门的人就是不让我们进去。待法官进去后我又在继续等,仍不见回音。过了很久法官提审几个人都出来了,看我们还在大门外等就问我们见到没有。我们说还没进去,说有人在提审,法官说没有人提审啊,法官走了。我们继续等待,直到十一点之后,看守所才说叫我进去,为了防止被他们反复安检,我在进看守所大门之前就将除了会见所需要的手续之外的东西全部放在了门外同行那里。就这样轻装上阵,到了里面的业务办理室,刚办好,又说需要身份证,我又跑到大门外拿来身份证。接下来就是北海公安局无耻设置的安检程序。一个警察将业务室中间的一个安检门插上电源,让我从里面过一遍。看来这安检门主要就是为我们设置的。我刚在成都一个公安部一级看守所会见当事人过来,也没见到这种安检门。安检门过后就是被用一种类似机场安检的仪器扫描全身。我身上所有口袋全部是空的,那警察还叫我将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我高声说道,我口袋里什么也没有我淘什么掏。我坚持不掏口袋,那警察就开始在我身上乱摸。从头到脚摸了好几遍也没有摸到什么东西,只好叫我到会见室会见。刚坐下又被叫出到另外一个会见室,这个会见室还没坐热又被叫到另一个会见室,最后终于在一个会见室坐下等候裴金德到来。

    裴金德带着手铐脚镣来了,坐下后,我就问裴金德新的起诉书收到没有,他说收到了,还没仔细看,我就把新的起诉书给他看看。裴金德拿着起诉书看了很久,一页一页的看。然后摇摇头,一言不发,我身后此时已经有了好几个警察,有坐着的,有站着的。我就开始问裴金德对起诉书有什么意见,起诉的内容是否属实,裴金德还是一言不发。

    看他一言不发,我就开始讲话,首先向他提供在侦查阶段就应该享有的权利。我告诉他,你被指控的罪名是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法律规定该罪的最低刑期是十年,最高刑期是死刑。法官会根据案件的具体情节做出判决。刚说到此,坐在我身后的一名年轻的警察一下站起来对我吼道,你这是恐吓。我一听这话第一反应是很奇怪,这是每一个律师都需要告知当事人的法律规定,怎么在他眼中就变成了恐吓。而且他那种动作的确很吓人,我怕他把我当事人给吓懵了,也就顺势站起来说,你给我闭嘴,你懂不懂法律,你是什么人,你在这里干什么。我是律师公务会见你在这里就是违法的,你不仅违法还在这里打断我的会见,阻挠我的会见,你给我出去。我不仅要告诉裴金德还要再一次大声告诉他法律的规定和他应该享有的权利。于是我继续说了一遍相关的法律规定同时告诉裴金德,你不要害怕,他们这些做法都是违法的,他们要为此付出代价的。现在谁也不敢把你打死,打死你不仅打你的人负担不起,他们的领导也负担不起。现在你们这个案子全国人都在关注,你在法庭上实事求是地说。从你被抓进来到今天直至开庭的那一天谁对你进行过刑讯逼供、威胁诱供,你都可以向法庭提出来,采用这些非法方法取得的证据都是非法证据,应该予以排除。

    说这些时 ,那个带着大墨镜,用背包带子压住警号的警察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地喊叫。坐在裴金德那一边的一个警察就起身大声说,你再这样吵我就终止你会见,把他提回去。我就对着那警察说,我的合法会见权在你们这里被阻挠,这些不明身份的人在我会见时监视、监听,你不仅不制止还要终止会见,有本事你把他提走看看。那人再次说要终止会见,我再次说你把他提走看看。后来门外来了一个年轻人,就是我上次会见出来用那种凶狠的眼神看着我的那名便衣(上一次看守所警察已经明确说他不是看守所的)。这人过来后就对我和那名戴墨镜的警察说都心平气和,心平气和。我再一次强调你们这种违法的做法已经过分了,还要干涉我与当事人交流,有人是要负责任的。

    说到此,再插播一段,我在会见裴金德中间,一个警察又进到会见室说对不起,请你再起来检查一次。然后又拿着那个扫描仪在我全身上下扫来扫去。最后扫描仪停在我的后肩胛骨上不动了。那警察问这里面有什么东西,我说这里面是骨头。他还不相信,又用手拍了一下我的后背,我说骨头有点硬吧,他才作罢。现在想来,如果真有铮铮铁骨,恐怕在北海看守所还是过不了关的。那警察边扫描边说没办法,我也不想这么干啊。

这次安检和上一次安检相比更为恶劣,上一次的恶劣在于,他们也是在我会见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又进来一警察要求我将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我当时口袋里装有一盒印泥。我淘出来后那警察还要打开那印泥看看。我在全国的几乎每一家机场都安检过,从来没有一次被要求把印泥打开的。而北海看守所对律师的安检居然比机场安检还要苛刻,足见其无耻至极。

    两次会见都有一批警察在围着我和被告人裴金德,两次会见裴金德都不敢说话。两次会见他们都是在会见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进来当着当事人的面对我再次安检,给我当事人造成极大的心理恐惧。

这一次为了打破他们这种阴谋,我也就站起来大声告知裴金德应有的权利,严词指责在场警察的无耻和非法。给他足够的信心对付即将到来的审判,让他相信法律终究会是公正的,那公正就在公开审理的那一天,只要你说出真相,只要你不在开庭前被打死,只要你还对法律还有信心,我们就一定会帮你实现公正。

这场会见虽然坚持到下班时间,但是裴金德关于案件还是一句话没说。他在想什么?那帮警察在想什么?他在怕什么?那帮警察在怕什么?

    写这些文字,也希望那些警察能看到,你长着一个漂亮帅气的脸蛋,干着践踏法律的勾当。所以你在室内也不敢摘下那硕大的墨镜;你穿着国家的制服,顶着神圣的国徽,然而却泯灭了人的本性,所以你不敢露出你的警号。你不觉得你作为一个男人是多么的无耻,多么的卑微吗,多么的猥琐吗?你身为警察,连法律的基本常识都不懂还在那里大吵大叫,你同一骂街泼妇有何两样?你不觉得有一天你的儿女,你的父母,你的朋友看到你所做的一切会怎样的看你吗?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的违法没人为你背书,你被权力所抛弃时的悲凉吗?

    一个七尺男儿,你要知道什么是工具,什么是炮灰?即便因你的无能而也需要养家糊口,你守不住法律的底线,你也要守得住道德的底线,你守不住道德的底线,你也要守得住良心的底线!

    你知道佘祥林案那个警察为什么会自杀吗?

    你知道赵作海案三警察两名被抓,一名逃命天涯吗?

    你知道37岁的美国联邦检察官尼古拉斯·玛什(Nicolas Marsh为什么自杀身亡吗?

    你知道广州警察执勤时为什么会自杀吗?

    你知道湖南湘潭法官为什么会自杀吗?

    你知道江西法官为什么会在双规的第六天自杀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857fb0102dr69.html

 

 

奇遇:

 周泽律师:北海会见奇遇记2

    强行陪同会见,警察自称是监护

721日到北海会见致四律师失陷的裴金德等人故意伤害案被告人杨炳棋,遭遇公安人员强行陪同会见,监听、监视会见谈话,致被告人对律师提问沉默以对,不敢说话。这一幕在84日我对杨炳棋的两次会见中,再次出现。对此,在721日的会见中及84的会见中,我均提出了异议。721日陪同会见的警号为“601153”的警察称被告人有“沉默权”,可以不回答律师的问题;而84陪同会见的一位老警察称,陪同律师会见不是监视,是监护。

721日的会见中,警察强行陪同,监听、监视,被告人杨炳棋对作为其辩护人的我行使“沉默权”,为了在88日开始的庭审中能够为被告人杨炳棋进行充分、全面的辩护,我于83日晚赶到北海。计划于84日到北海市第二看守所再次会见杨炳棋。

84日上午9点半左右,我与杨炳棋的另一辩护人李金星律师来到北海市第二看守所。向传达室表示要会见杨炳棋,并按要求出示了委托书和律师执业证。协警作了登记后,让我们在看守所大门外等候。十分钟左右,将我们叫到传达室窗口,一位民警看了我们的证件和委托书后,指出李金星律师的律师执业证跟我的不一样,没有盖年检章,不知道是否有效。李金星律师指出,司法局5月份才新发给他的证,怎么会没效?该民警让李金星律师指给他看,哪里说明他的证是有效的。

我拿过李金星的律师执业证,发现证上已经注明,新领取的执业证下一年才年检。指给鸡蛋里挑骨头的警察看后,其笑着说:这不就对了嘛,你也翻了一会儿才发现这个。然后,该警察又让我们出示身份证。

李金星律师表示没带身份证,我表示我带了身份证,但不能配合看守所违法检查。律师法明确规定,律师会见只需要出示“三证”(委托书、律师执业证、律师事务所介绍信),不需要出示身份证,律师执业证就是我们履行职务时的身份证明。我同时指出,警察执勤时,是不是除了出示警官证,也要向当事人出示身份证。警察说他们执行的是自己的规定,不出示身份证,就没法安排我们会见。

对警察在律师会见时查验身份证的非法要求,李金星律师立即向北海市公安局警务督查进行了投诉,而后又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监管总队进行了投诉。最终,投诉没能解决任何问题。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为了会见,最后我还是配合了看守所方面对身份证的非法查验,从而得以进入看守所大门办理会见手续。而李金律师则因为没带身份证,未能获准与我一同进入看守所。

无理可讲的地方,无需讲理。

向会见登记窗口提交委托书、律师执业证和律师会见专用介绍信后,接待的警察再次要求出示身份证。我照办。

之后,一应民警在接待室内作忙碌状,似乎在等什么人到来。

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我终于被告可以进律师会见室。同时,像721日第一次会见时一样,所有携带的物件,均被要求存放在储物柜内。甚至纸和笔也被要求放到储物柜内,而让我使用看守所提供的低和笔。进行会见登记的民警,甚至将我出示的起诉书附本拿着,不想让我带进律师会见室。经交涉,最后才还给我,由我带进会见室。在进律师会见室之前,我再次被警察用探测仪进行横身扫描检测。

杨炳棋被带到律师会见室,铐在所坐的木椅上后,721日强行陪同会见,监听、监视我与被告人会见谈话的五名警察中的两名,各搬了一个凳子,分坐到杨炳棋左右,斜身对我,让我无法看到二人警号。

这次会见,杨炳棋依旧埋着头,不敢说话,继续行使北海公安所给的“沉默权”。

会见中,我再一次指出,两名警察强行陪同会见,监听、监视律师与被告人的会见谈话,是违法的。被告人有权提出控告,律师也有权予以控告。年纪较大的警察说他们不是监视,是监护。而警号为601153的年轻警察则表示,他们做他们的工作,我做我的工作,互不相干。

因被告人杨炳棋始终不说话,我遂向其解释法律,告诉其法定权利。结果,警号为601153的年轻警察说我串供,强行终止了我的会见。

走出看守所,对候在看守所大门外的李金星律师介绍了会见情况,李金星律师再次拿起电话向广西自治区公安厅监管支队进行了投诉。

84日下午,我与李金星先到北海中院,向承办法官反映了会见受阻挠的情况,希望法官采取措施,保障律师的会见权,法官表示管不了看守所地,无能为力。

之后,我与李金星律师再次来到北海市第二看守所会见杨炳棋。依旧是强行陪同会见,监听、监视。会见中,我们一开始就向被告人杨炳棋讲解法律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等司法解释,告诉被告人所享有的权利。结果,再次被指责为“串供”,会见再次被强行中止。

被激怒了的我与李金星立即对强行中止律师会见的警察提出了批评,并与其发生激烈争吵。在此过程中,我们看清了态度恶劣的年轻警察警号为601153。我们表示要投诉。该年轻警察让律师去投诉就是,显得有恃无恐。

被终止会见后,我们提出要找驻所检察官,看守所值班领导说检察官下班了;我们提出要找所长,值班领导说所长开会去了。我们让其立即向他的领导汇报,开庭在即,会见被违法中止,到时开不成庭,是谁的责任?看守所值班领导让我们等,结果等到下班也没有结果。当晚,与遭遇同样问题的朱明勇律师等商定,决定找法院交涉,要求开庭之前必须先解决律师的会见问题。

85日下午,我与李金星律师向法院提交了延期审理建议书;要求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将裴金德等人故意伤害案报请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指定北海之外的法院管辖申请书。同时申请对杨炳棋取保候审;朱明勇律师也以裴金德辩护人的身份,向北海中院提交了相同主张的文件。

裴金德等人故意伤害案,离开庭日期越来越近,而离公正却似乎越来越远。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b1fa00102drbw.html

 

 

 

 

 

质疑

李金星律师:北海!警号601153!警号020156 !

 

201184,在北海,作为辩护律师的我,又经历了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

201184,上午,我和周泽律师来到北海市第二看守所。我自认为做了最认真的准备。我穿着T恤衫,大裤衩,没有拿公文包。只拿一个档案袋,里面只有一只签字笔,律师证,会见函,授权书,起诉书。我想,我已经做好了任何准备。我不怕接受看守所的任何安检,必要时我会脱衣会见————我几乎没有任何值得安检的衣服以及随身物品。

我胸有成竹和周泽律师来到北海市第二看守所门口。值班人员索要身份证!天!我没有拿身份证。我简直怀疑我自己法律知识的不足。我和看守所的值班、带队领导模样的人辩论,交涉。无用!这些看守所的人员几乎如机器一般:“我们就这样要求”。

我开始投诉到北海市公安局。印象深刻,几经反复,最后领导给我的意见是:你去哪个单位都需要身份证啊!好。我服气了。我告诉领导如果需要结婚证,小学毕业证,早说。

好吧,在制度没有改变之前, 我争取先不要气死。我要活的好些,为蒙冤入狱的当事人做好辩护。我甚至想,和那些蒙冤入狱的当事人想比,辩护律师所受的这些小折磨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周泽律师终是老谋深算,带着身份证进去了。一个半小时后出来了,从表情看,我已经猜出大概的结果。因为,在周泽律师进去之后的接近半小时的时候,一辆警车呼啸着开进看守所。而我问起周泽律师进去是何时开始会见的,周泽说是大约40分钟之后。我说,那就对了。看来是等人啊!事实上,周泽律师在里面等待40分钟后才在两名警察的陪同下得以会见。当然,继续是哑巴会见。

北海,在不停的创造中国法制史上的神话!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下午继续会见!

吃过午饭,先到北海市中院找刑一庭张黔鄂庭长反映哑巴会见问题。女庭长,一脸的无奈:看守所的事情,我们管不了!好一个管不了!我当然理解。但我告诉张庭长,法院有义务保障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没有正常的会见,就不可能有有效的辩护。我说,我们,真的都有可能是上法制史的人物,假如有人一手制造了冤案。今日的《南方周末》不也已经报道北海警方的《大胆假设,武力取证》的案件了吗!

事实上,没有有效的辩护,法庭,就是摆设,公平与正义,必然被践踏。作为法律人,必将死不瞑目!

好,继续。大戏在下午的看守所。

下午到北海市第二看所,接近四点钟。把身份证递进去,开始了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终于,有领导模样的人来了。检验后,让我们进入看守所,让我把手机等放在看守所门口的值班室。我完全服从。因为今下午的最高最低目标都是要会见成功。

    进入二道门,要递手续。里面的领导说,正不巧,所有的会见室都有人,你们需要等。于是,我和周泽律师开始等待。大约20分钟后,一个似乎提审的边防警察提审完毕,基本上已经走出二道门口。我和周泽律师见状,赶紧到办理会见手续的窗口递上手续。窗口里警察突然朝刚才的边防警察大吼:回来。然后,朝两个警察一顿臭骂。两个边防警察又似乎莫名其妙。终于,我看清了,是臭骂两个边防警察不该离开会见室。至此,我才恍然大悟:两位不明就里的边防警察基本上是为我们挨得批评啊。所有的会见室不能有空,我们,等待就是顺利成章,直到,那些人的到来。

     足足有四十分钟,终于,从外面来了大约四五个左右的警察直接进入了值班室。好,人齐了,我们终于可以会见了。我们所有的东西全部被要求寄存。又对我反复搜身,安检。我微笑着对警察说:你们不好搜身了,再继续安检,我看来只有脱裤子了,裸检对裸奔!看守所警察一脸无奈地哭笑。

我理解这些普通的警察。

看守所提供记录稿纸和签字笔。似乎,其他人员没有如此的待遇,而我78号同样的会见,没有任何障碍的会见,简直天壤之别!同样一个看守所,差别,咋这样大呢?

我,极不愿意用看守所提供的纸和笔!因为我知道,那是戴在辩护人手上的另一种手铐,戴在共和国所谓法治身上的另一种脚镣!我之所以接受这样的屈辱,就是,实现今天我的最低和最高目标:会见我的当事人!看看我的当事人!问问我的当事人!我的痛苦和屈辱,都是为了这个当事人。他的父亲对我和周泽有重托啊!虽身无分文,一贫如洗!可是老人的眼光对我们充满期待!

请原谅,不要指责辩护律师如此的较真,如果,我们都习惯这些违法的细节,那么,藏在细节中的魔鬼太多了,总有一天会把我们法治的基石连同法治本身吞噬!

真正的高潮开始了。

我和周泽律师在一号会见室。如同警察一样,我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会见室被铁栏杆分为内外。我的当事人杨炳棋被两个警察带进了看守所。很不幸,他甚至不敢抬头看我一眼。恐惧,压抑,给我深刻的印象。两个警察对着杨炳棋相向而坐,怒目而视。

一上来,火力就是猛的。

左边的警号020156胖警察还没有等我们说话,就对我们说:会见必须在五点半结束,原因是。。。。。。(我没有听到后半句)。我立刻就着急了:“警察同志,我们四点递交手续,五点十分开始会见,你让我们五点半就结束,我们千里迢迢提前赶到北海,就是为了提前会见,你却让我们会见二十分钟。我们不同意!你,如果这样的话,你就把杨炳棋带回去!”

我大声的嗓门,相信看守所内的好多人都听到了!

周泽律师也大声和020156号警察争执。

我必须给我的当事人传达一种信号。

争执的结果,警察不再坚持五点半结束。第一回合,似乎我们胜利了。

我和周泽是谁先问的杨炳棋,已经记不清楚了。印象中,我问了是否收到起诉书,是否认可起诉书中指控的犯罪事实。沉默,沉默,沉默!可怕的沉默!作为一名被指控故意伤害致死,有可能面临严重法律后果的被告人,在他的辩护人面前,不仅是沉默,几乎不敢抬头看他的辩护人!这,难道不是伟大的奇观吗?他,难道不关心自己是否会被判有罪吗?他难道不关心自己会被判几年吗?他难道不关心自己会被判处死刑吗?他难道不该问一下自己的辩护人三天后开庭注意事项吗?

一切的一切,都在这里突破底线,在这突破常规的会见中沉默着!

两面的警察已经看得出有些悠然了!

丑闻!丑闻!丑闻!是谁,在主导着这一切!

我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和周泽,轮流大声的向我的这个沉默的当事人告诉权利义务,我们说,你要听:

故意伤害罪,如果成立,最低十年,最高死刑。当然,还要根据庭审情况,犯罪中的作用的大小而定。

该案几经反复,希望实事求是。

开庭机会宝贵,放下包袱,实事求是。

最高院有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如果遭受刑讯逼供,可以当庭说明,要求法庭查证。要实事求是。

该案全国关注,要相信法庭,相信法律。要实事求是。

旁边的警察,你不要怕!他们的监视会见完全违法。如果本案是冤案,必须有人承担责任。警察也要实事求是。

记住,一定实事求是。我们国家的法律是重证据,不轻信口供!

我们千里迢迢赶到北海,来会见你,为什么不能向第一次会见那样和我们说话!你要实事求是说话。

。。。。。。。。。。。。

所有的话,几乎没听到一句话,旁边的警察,尤其是601153警号的矮瘦警察,几乎都要跳起来,怒吼着大声打断我们的谈话:

你们是串供,你们谈与案件无关的事情,你们再诱导当事人!

我们要中止会见!

。。。。。。。。。。

我终于也忍无可忍!我对601153警号的矮瘦警察大声反驳:你是谁,你是什么单位?把证件给我们出示!

020156大声和我们争执,告诉我们不可能看到他们的证件!我们又争吵。020156索性掏出一个证件,在我两米外的前面一晃迅速收起,老实讲,我连一个字都没有看清。020156只是想证明自己是警察,多么高贵。

601153,几乎要吃掉我们,如果没有栏杆,他一定会冲过来吃掉我们,我们看到他眼睛里暴露出来凶恶而又绝对不自信的目光。躲在看守所会见室后面的多个警察也走到门前,也来助威。

我索性普法吧!

根据人民警察法的规定,你如果执行公务,就必须出示证件,如果不是,就请出去!况且,在审判阶段,你们明目张胆的监视律师会见,明显违法!

601153警察又怒吼:你们没有权利查我的证件!没有权利!我们违法也不是你们说了算(这后半句话是真的)!声音绝对的在看守所上空震荡100天。所有的其他会见室的办案人员都来看热闹!

601153威胁我们要中止会见。

我暴怒,我压抑不知自己的怒火。即使遭到不明真相的暴徒殴打也没有导致我如此的暴怒!我对601153同样的分贝:

你中止回见!你中止会见!我会立即投诉你!你知道你在违法吗!

 

601153,终于没有敢中止会见!

 

会见继续。周泽律师继续和杨炳棋说,告诉我们为什么你不说话!为什么!周泽,温文尔雅的周泽律师似乎也被激怒了!他比我惨烈!我好歹有一次正常的会见!周泽律师三次会见都如此的是哑巴会见!周泽律师已经涨红了脸。不要怪我们,我们已经细声细语,我们试图平息怒火,我们试图慢慢交谈,我们希望慢慢了解案件中的矛盾,案件中的不解之谜!我们需要了解当事人是否认罪,我们需要了解当事人哪次供述是真实的意思表示,我们需要揭开层层谜团,我们需要在开庭前明确自己的辩护思路。

可是,只有沉默!杨炳棋在两名警察的怒目近距离注视下,几乎在发抖!

久经沙场的周泽律师,只能给杨炳棋讲最高院非法证据排除的规则,几乎在背诵法律条文。

这一下,完全惹怒了警号601153,也许他认为刚才的争吵是自己没有捡到便宜,在同事面前丢丑,他突然站起来,对着我们歇斯底里的高呼:中止会见,串供!串供!中止回见!串供!

门外的彪形大汉迅速进来,不容分说,抓小鸡一般把杨炳棋带走!

惹恼了周泽律师!

惹恼了李金星律师!

我们质问601153,你依据什么中止会见?你们违法!

最高院啊最高院,你制定了非法证据的排除的规则,你制定规则本身,是否也是串供啊!我们的周泽律师是在给被告人背诵法条啊!

之后,仍然精彩的故事。我们找看守所驻所检察官,被告知不在。我们找看守所长,被告知不在。我们和带班的所长反映,要求面见领导,进行交涉:如果我们串供,希望立即抓进我们去。如果我们不构成串供,请处理那两个强行中止会见的警察。

我们是否串供,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看守所里没有人给我们说法。

于是乎,我开始投诉。

感谢广西公安厅领导!在电话里不厌其烦的听取我们的电话反映,在记录,在和我们沟通,表示尽快的调查,如果属实,定会根据规定处理。我几乎打了30分钟的电话!旁边的看守所警察在旁边听。我不在乎。我说的全部实事求是!就像和杨炳棋会见过程中,几乎每一话中,都带有实事求是!

我知道他们输了!我知道有人在背后胆战心惊。我知道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

我知道自己应该做理性冷静的人。但他们如此的对我的当事人进行精神强制,守着辩护律师对当事人精神恐吓,我决不能接受。

如此的一系列的违法行为,象防贼一样的防辩护人,设置重重障碍,北海,你试图掩饰什么?你们如此的铁案,还担心几个文弱书生的辩护吗?

在北海,几乎是一部拒不执行刑事诉法的经典反面教科书。在这部教科书,已经把所谓的法治撕扯的粉碎,犹如无情的雪霜,扼杀和摧残生机盎然的万物。

我甚至怀疑,刑事诉讼法修改在即,是否有人刻意组织北海如此大规模实施种种违法行为,乱象丛生的展示,以期刑诉法的修改取得实质效果?

我又想,我们的后人,在以后真正享受法治春天的时候,回眸我们当下这个时代,也许,他们不仅仅会感谢我们,还要铭记那些更多的人。至少,警号601153和警号020156是必须被铭记的!

我记录上述的文字,并愿意对其真实性负责。我也希望,若干年以后,有人重读这段文字,重新审视作为刑辩律师是如何面对无耻者的无耻,而丧心病狂的酷吏是如何视法律为玩物,视人的生命为草芥。如果案件得以昭雪,必定有人仍然需要律师的辩护!警号601153和警号020156,以及躲在后面的人,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0一一年八月五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00bcd90102ds9c.html

 

 

 

呼吁

肖国玉:关注北海,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这本书的开头写到:“谁都不是一座岛屿,…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有所缺损;因为我与人类难解难分;所以千万不必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现实世界每一个人并非一个孤岛,事实上,有时一个公共事件与每一个人都是息息相关,可在物欲横流当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已经成为这个社会生活主体哲学,试看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公共维权对大多数来讲也只可能是一种奢谈。社会公平和正义之维护,人类道德和良知之守卫,本应是每个人的自觉行动,至少也应是法律人的本份,可是发生在当下的一系列公共事件,惟有律师群体中的一小部在冲锋陷阵,替公平在呐喊,为正义在讲话,这也许是当下社会最弥足珍贵的因子,这也应该是人民未来的希望,这也是民族脊梁中真正的钙质,理应得到尊重和呵护。

     最近,发生在广西北海“11.17故意伤害致死案”中的一系列怪异,尤其针对律师一些行为和动作,令人纠结和不安。我本不是法律专业人士,更不是精炼法律的律师,国玉无意为这些律师对错辨护,我也不是神马伟大或超群,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做科技的平头百姓,国玉更无神马奇功妙力为这些律师背书,国玉只是在想,一个在律师都保护不了自己的社会,一个在律师都面对司法无能为力的当下,谁还笃信法治,谁还敬畏法律,谁还能冀盼社会公平和正义,谁还能为我们用力看守良知和道德的底线,谁还能置身事外呢!其实,我们每个人与之休戚相关,无论你是法律人抑或不是法律人,无论你是高官还是草民,无论你是富豪还是赤贫,在我们的内心世界都有一份对公平和正义的真正渴望,我们不可能置身事外,我们应该关注,关注北海。
    在大多数人的思想里,律师应是社会中特别炼熟法律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精通法律条文,口才出众,落笔成章,为委托人条分缕析,为委托人追偿公平和正义,为委托人守护良知和尊严,哪怕当事人已是昭然若揭的刑事嫌疑犯,为之辩护也是律师的职业本分和应有之义。我以为,从事律师行业的人普遍应得到尊重,尤其应该得到法律的礼遇,然而,最近发生在北海针对律师一系列举动,让我们这些非法律专业人士实在有些雾里看花,我不是法律专业人士,也不是在法律领域打拼,我只是长期根植于科技企业管理,实事求是地讲,对一些法律术语和法律行为及后果,我不可能像专业法律人那样了然于胸,更不可能有专业法律人那样精巧运用和精准研判,因此在这,国玉决不敢班门弄斧,更没有资格和能力断定谁是谁非,同时,我与广西北海一没有冤,二没有仇,我与这些律师也非亲非故,但是,根据公开报道的信息和图片,一会是执法部门净身检查等繁琐的程序,一会是乱民的围攻和律师会见权的扰搅,这些林林总总,没有任何法律背景的人也看得清清楚楚,难道这不是北海公权赤裸裸对律师基本权益的刁难和侵害,难道不是北海司法权对律师起码会见权和辩护权的公然践踏,有道是,你们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律师这个行业和其它行业一样也一定存在有良莠不齐,毫无疑问,也一定有坑蒙拐骗的,但我相信一定是少数,在当下现实大环境中,也即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们决不应该因一两个人或一两个律师有问题,就一杆子打翻一条船,更不应该用一两个点去覆盖一个面,试问,在时下,我们否认律师或律师群体的时候,是否想过还能找到比律师这个群体更能去追求社会公平正义,更能去推动社会法治之进步和昌明,而是,在当前,我们大家在心里,应该有个共识,尽管目前律师做的还远没有达到应该有的理想,但毋庸置疑,目前还没有那一个阶层或团体在正义维护和法治推进上,能超越律师这个群体,我无意神话律师,更不是要把律师描绘成正义的化身,既然是这样,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横挑眉毛,竖挑眼,来个鸡蛋里挑骨头呢!还是法学泰斗江平老先生讲的好,律师兴,则国家兴,在现在的环境状况下,我或我们,特别是公权部门和执法行政部门,尤为应该维护好,呵护好律师这个群体,这是法治进步,国家昌盛和正义捍卫的最重要力量,更是民族走向繁荣的最大希望。
    在北海这个系列事件上,依据可查阅的公开信息,我们有必要回望一下,近来出现了律师团上网求助律师的公开信,令人惊诧不已。不需说“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这类戏谑之语了,且看如下的这份公告:

            

              北海律师团关于公开聘请律师维护自身权益的公告
    为维护北海律师团人身权利、执业权利,现就北海律师团人身权利、执业权利被侵害的下列案件在全国范围内公开聘请律师,代为提起相关(民事、行政)诉讼、复议、投诉、控告。

                                           北海律师团
                                      二0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


   目睹此书,随之而来的一种悲凉感,令我们局外人也不禁寒彻骨髓。不久前,我们在为杨在新等4名律师忽然被北海市公安局以涉嫌“妨害作证罪”刑事拘留或监视居住所困惑,及至今日,我们又被这一律师团公开向全国律师发出的求助信号所纠结。
    据了解,4名律师的“落网”,北海市公检部门是根据《刑法》第306条之规定中的“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的理由。而且,“小城故事多”,这次同时有四位律师触犯“律师伪证罪”,这还是共和国成立以来的首例。可以说,《刑法》第306条现在已成为刑辩律师执业风险的最主要来源。根据不完全的统计,由于普遍存在风险大、作用受限制、收费又偏低等因素,目前我国刑辩律师的刑事辩护率,已下降到百分之二十多,这其实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现象,总体来讲,对我国的法治建设也形成了极大的阻碍。
    因此,此事在广西乃至全国律师界所引发的剧烈震荡,是不言而喻的,同时出现了众多的讨论和质疑。人民网近期发出了“是否取消律师伪证罪——刑法306条”的投票,结果在10687名投票人中,9543人支持取消这一罪名,支持率将近90%。不难看出,该条文确实“不得人心”。
    还有更加吊诡的,北海公检部门不仅东施效颦,甚至懒得在梳妆方式上稍作变化。最新又爆出了一个惊人的内幕:杨在新在狱中称,北海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领导曾找他谈话,动员他主动认罪,以换取从轻处理。他说他当场把他们骂得狗血喷头,并指出谁动员他认罪简直就是脑残。不久前相似案例,尚明鉴不远,再 “翻版不走样” 地玩弄这种把戏,也实在是太拙劣、太低估他人——特别是律师们的智商了吧!

 

    杨在新等律师的遭遇,已备受全国律师界的关注和声援。深孚众望的田文昌大律师在接受法制晚报的采访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一次就抓了四个,就是利用《刑法》306条对律师搞执业报复、迫害的这种现象的一种升温。而且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抓他,你像这个杨在新在取证的时候是有录音录像的,我看没有任何问题;另外两个律师,连和证人的面都没见过,你凭什么说他引诱证人作伪证?还给抓起来,这是非常恶劣的现象。
    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律师维权行动就此拉开序幕。国内律师界自发组成由20位著名律师参与的“北海律师团”,奔赴北海,为4律师提供法律援助。继而,又亲历了一幕幕令人匪夷所思、心寒不已的活剧:
    ◆在北海市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四名被抓证人,被拒绝;
    ◆要求依法会见故意伤害致死案中的当事人,被拒绝;
    ◆要求依法会见杨在新律师,先是被非法阻挠,几经交涉后勉强同意,但是会见中却被监视监听,无法顺利进行;
    ◆在强大的舆论压力面前,北海警方解除了除杨在新律师外其他三名律师的强制措施。原本希望出来的这三名律师能够说点什么,但是他们却集体“被沉默”;

    ◆几名律师团成员在所入住的酒店突然先后遭到30多名当地人的围攻、谩骂与殴打。警察又姗姗来迟,却没有任何言语,也无任何的制止行为;
    ◆律师在看守所门外,屡次遭到众多身份不明的人围攻谩骂,未见警方的有效制止。几经周折,终于在看守所见到当事人后,对方却眼露惧色,欲说还休,在场的民警称这是被告人享有沉默权……

    现在,杨在新仍身陷囹圄。本应于7月25日开庭审理的北海市“11.17故意伤害致死案”,在预料中被延期后,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终于确定在2011年8月8日,再次开庭审理。律师团认为,杨在新律师伪证案与“11.17”故意伤害致死案有着密切联系,只要该故意伤害致死案中对被告人指控依法不成立,那么对杨在新律师作伪证的指控也就失去了根据。因此,律师团已决定代理北海市“11.17杀人抛尸案”。
    8月8日,对国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好记的日子。这一天,乃至随后的几天,在中国,在广西北海市,究竟会发生些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也无从猜测。凭心而论,对于发生在前年的广西北海市“11.17故意伤害致死案”的真相,我们作为局外人,至今仍不知情,当然也无从判别孰是孰非。但我们仍将一如既往地关注此事的进展。随着时间的推进,我们的心情似乎愈加迫切。因为我们深知,关注北海,关注杨在新等律师的命运,实际上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如果对此事置身度外,任由律师的辩护业务进入了一个不敢取证——不愿取证——不能取证——不敢取证的恶性循环的怪圈时,试问,当我们每个个人,将来都有可能碰到的,需要法律的保障时,哪个律师还能站出来为我们说话?
    如果对此事漠不关心,听任律师在依法执业过程中遭受到不法侵害,试问,在一个连律师自身都无法保全的社会里,我们作为一个普通的百姓,哪里还敢奢望什么安全感?
    

    因此,对8月8日,我们必须有所期待,我们真的有所希冀。同时,我吁请北海市政府,尤其司法部门,应该严格按照前不久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要推进依法行政,弘扬社会主义法制精神,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面守法,推进依法行政,关键在领导,重点在落实",正如人民日报社论所言"知错即改远比一贯正确更可信",希望北海不要在错误的路上越滑越远,真的像很多媒体所说的,试图用更多的错误掩盖更大的错误,北海应该惊醒,警防真的把问题拖大拖炸,我期待北海用你的雅量,拿出你的勇气,相信,让当事人淡定讲真话,天塌不下来,如若把人民日报社论套用到这里,就是,知错即改远比一贯正确更值得尊重,须知,在互联网的时代,一切的一切,都趋向透明。
    我愿意相信,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会在万众瞩目中,以良心为天平,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对“11.17故意伤害致死案”和“杨在新妨害作证罪”案作出公开、公正、公平的审理和判决。
     因为我深信,无论是富人,还是贫者;无论是法官,还是平民,都脚踩在同一片土地。大地底下,其实确是有真情和道义血脉相连的。他人的遭遇,也许便是你将来的宿命。

     还是让我们重温一下,那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的碑文吧:“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讲话。”

    正如温家宝总理所讲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这是千百年来中国仁人志士崇高的精神追求"。北海,情何以堪!其实,关注北海,就是关注我们自己,就是荫庇我们的子孙。


                                                    肖国玉 2011年8月5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名单

北海律师团8月8日10位出庭辩护律师最后确定

  北海律师团8月8日10位出庭辩护律师的名单已经最后确定:

   第一被告人裴金德的辩护人:

    第一辩护人朱明勇,北京中关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二辩护人陈光武,山东晨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二被告人裴贵的辩护人:

    第一辩护人杨学林,北京首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二辩护人覃永沛,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被告人杨炳棋的辩护人:

    第一辩护人周  泽,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二辩护人李金星,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四被告人黄子富的辩护人:

     第一辩护人刘  洋,北京天依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二辩护人徐天明,广东圣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五被告人裴日红的辩护人: 

     第一辩护人许昔龙,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二辩护人房立刚,陕西立刚律师事务所律师;

      

     说明两点:

     一、许兰亭律师因为在东北另外有一个故意杀人案件于8月8日--10日开庭,故安排陈光武律师担任第一被告人裴金德的辩护人。

    二、杨金柱律师已经办理好湖南省律师协会2010年年度考核并已缴纳了2010年度会费,并且已经办理好异动到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的全部手续(通程所在异动表上加盖了调出章、岳林所在异动表上加盖了接受章、长沙市司法局在异动表上加盖了同意章),现已报送湖南省司法厅审批,估计下周才能拿到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执业证。故杨金柱律师这一次不能以辩护律师的身份出现在北海的法庭上。

    杨金柱律师将准时赴北海为律师团助威呐喊!

  ===============================================

附:关广西四律师案的更多博文

 

     北海是龙潭虎穴吗? 杨金柱也一定要来闯一闯!

     房立刚律师被“中止会见”说明北海警察亟需学习我国刑诉法和律师法

                 ------金柱律师一评北海案

   北海公安局在侦查阶段的三份报告和起诉意见书从来没有提到过出租车的事情

        ------金柱律师二评北海案

  北海市检察院一个案件两份起诉书两个版本事实,岂能自圆其说?

             ------金柱律师三评北海案件

    北海市检察院修改起诉书只会越修改漏洞越多

               ----金柱律师四评北海案件

    北海检察官们,请用你们的法律素养独立判断案件!

             ----金柱律师五评北海案件

    待北海检察官拿出新的起诉书

             ----金柱律师六评北海案件

     北海检察官的第三份起诉书写好了吗?

          ------金柱律师七评北海案件

    图穷匕见   北海尚有最后一招             

           ---杨金柱八评北海案件

 

    一个打电话的细节证实第一被告人裴金德不在第一作案现场

           ---杨金柱对广西四律师伪证案证据解读之一

 死者黄焕海没有出现在第一作案现场,杨炳棋等人没有在第一作案现场殴打黄焕海

           ---杨金柱对广西四律师伪证案证据解读之二

 裴金德、裴贵、杨炳棋、黄子富等四被告人到底打死了谁?

           ---杨金柱对广西四律师伪证案证据解读之三

杨炳棋、黄子富没有出现在第二作案现场水产码头打死黄焕海

          ---杨金柱对广西四律师伪证案证据解读之四

 

有多少明显的客观无罪证据等待北海市警察去排除?

          ---杨金柱对广西四律师伪证案证据解读之五

“口供为王”不能证明第二作案现场的存在!         

       ---杨金柱对广西四律师伪证案证据解读之六

 

 北海市公安局尸体检验鉴定书存在多少疑问?  

       -----杨金柱律师和北海市警察商榷黄焕海死亡案疑点之一

北海市公安局提供的书证到底有多少疑问?

      -----杨金柱律师和北海市警察商榷黄焕海死亡案疑点之二

海公安侦查卷中的口供有多少矛盾和待查的事实(一)

   -----杨金柱律师和北海市警察商榷黄焕海死亡案疑点之三

 北海公安侦查卷中的口供有多少矛盾和待查的事实(二)

    -----杨金柱律师和北海市警察商榷黄焕海死亡案疑点之四

北海公安侦查卷中的口供有多少矛盾和待查的事实(三)

   -----杨金柱律师和北海市警察商榷黄焕海死亡案疑点之五

  

 

   杨金柱:北海四律师伪证案“放三捕一”后的律师团策略

     陈有西:北海四律师案的《刑诉法》意义

     陈有西律师对北海案件的三则按语

     伍雷:北海警察不应该向全国人民道遣

     北海---会成为中国律师的滑铁卢吗

    74六位律师北海行网络直     

      73位律师北海行网络直

   72六位律师北海行网络直播

    6月30日【六位律师北海行】网络直播

    6月29日六位律师北海行】网络直播

    6月28日【六位律师北海行】网络直播6月30日【六位律师北海行】网络直播

   6月27日【六位律师北海行】网络直播

    6月26日位律师北海行】网络直播

 

   伍雷:我为什么要到北海

   金柱和何兵教授在网易作“伪证罪微访谈

 

  国律协于宁会长专电陈有西高度关注北海律师被捕案 杨炳棋、黄子富没有出现在第二作案现场水产码头打死黄焕海

 

   北海警方通报:4律师涉嫌辩护人妨害作证罪被拘传

 

   陈有西:配合公安抓律师巩固指控体现了中国法院无视法律极端无能

  
 
北海四律师被拘:刑法306条之争
位律师给北海市委书记王小东和公安局长周原生的公开信 
王甫律师致广西北海警方的公开信

 

北京律师童朝平谈北海四律师伪证案

窦荣刚律师谈北海四律师案:  以法…

江西罗放律师:北海警察不可惧,可…

北京王甫律师:律师是中国律师,北…

四川律师林波:我想去北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