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北海警方以被告人“不需要会见律师”纸条阻止律师会见

北海警方以被告人“不需要会见律师”纸条阻止律师会见

律师肝胆相照、大义精诚

    警方故伎重演、令人失望

    律师肝胆相照、大义精诚 <wbr> <wbr> <wbr> <wbr> <wbr>警方故伎重演、令人失望

   陈光武题外话上次备战北海8月8日的开庭期间,一位杭州的围观者亲临北海,要请律师团吃一顿上档次的大餐,以示慰问。我总觉得无功受赏心中过意不去,未能从命。

    最后,竟狠狠心,将这位不远万里追随围观助威的朋友给“甩”了。之后,他再也没理我。我心中一直对此忐忑不安,觉得对他不起。但愿他能理解。

    这次九月六日开庭延期返回,一位在南宁发展的深圳朋友四点多钟起床,亲自驾车赶到我下榻的酒店,接送我南宁登机,往返500公里,令我感动不已。

    天地之间有杆秤,这秤砣就是老百姓。老百姓的人心所向,决定着天地之间这杆秤的平衡,决定着社会未来的发展趋势。这是无可抗拒的历史必然

   律师肝胆相照、大义精诚 <wbr> <wbr> <wbr> <wbr> <wbr>警方故伎重演、令人失望

    那位在南宁发展的深圳朋友黄宁宾,广西丰厚矿业有限公司老板

 

律师肝胆相照、大义精诚

          警方故伎重演、令人失望

 

     2011年8月6日,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件再次延期审理之后,北海中院从严格依法办案和保障庭审顺利进行等角度出发,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协调公安机关,确保辩护律师的无障碍会见。在多方压力下,警方不得已同意放行律师正常会见。

    于是,出现了8月31日出庭律师覃永沛顺利会见被告人裴贵的可喜消息。

    为此我欣喜若狂。为了巩固这一来之不易的成果,我当日发出《无障碍会见彰显法律权威》一帖以示庆贺,并向北海警方表示感谢且致以敬礼。

    不料,此举却招来骂声一片。大家认为无障碍会见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何来感谢,更何谈敬礼?大家骂我太善良、太软弱,叹我太可悲、太可怜,甚至以当代东郭先生喻之。

    其实,我内心倍感纠结和委屈。为了把北海案件能顺利办下去,还百姓以公平,还社会以公正。在当下环境中委屈求全是必须的。做一做东郭先生又何妨?

    当初,得知房立刚律师为了会见,忍辱负重不惜宽衣解带接受歧视性、侮辱性安检时,我怒发冲冠,批评房律师不该为了工作丢了律师的人格。

    然而几天之后,当我自己战战兢兢、可怜兮兮接受安检时,心里想到的却是:只要能让正常会见,扒光了衣服也情愿。反正也没有外人看见。

    有人说,只要心诚,石头也能开出花来。难道还是我们的心不诚吗?为了正常会见,我们冒着酷暑在看守所和法制科之间穿梭往返,常常在烈日下苦等数小时;为了会见,我们毕恭毕敬、低声下气、笑脸相陪;为了会见有时还要经历围攻、殴打之遭遇。可会见却仍然难,难于上青天。

    时下,作为一名中国律师,实在太卑微了,太无奈。人在人眼下,怎能不低头。何况,我们面对的这个“人”太强悍,强悍得可以无法无天;这个“人”太霸道,霸道得可以为所欲为。

    这就是我为什么闻得可以无障碍会见,就激动不已,既“感谢”又“敬礼”的缘由。

    所以,9月1日,我单枪匹马奔赴北海,为的就是早日无障碍会见自己的当事人。这一天,我们整整等了一个多月。

    9月2日下午,我早早来到北海市看守所门外,幸运的第一个递上了会见手续。里面审查后告知:“到那边等着”。    

    心里打起了鼓。“不是协调好了的吗?难道又......”

    半个小时之后,海城公安局的车到了,下来了三个人......

    又过了半个小时,值班室探出一张长长的面孔:

    “你的当事人不愿见你”。

    “咋了?”我相信我听错了。

    “裴金德不需要会见律师,有字据为证。”随手递出一张纸。

    “…….知……知道了,谢谢”

    接过纸条。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还要说”谢谢”。是习惯?是麻木?还是精神恍惚?......

    很庆幸,纸条上只是写了“不需要会见律师”,而没有写“解聘律师”。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酒店。反正看守所附近是没有出租车的。

    一路上,苦思冥想,认为一定要自我封锁这次会见消息,不告诉任何人。包括法官,也包括律师团成员。否则,下次见到的就不是“不需要会见律师”了,肯定连辩护权也保不住。有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9月3日下午,当我再一次和中级法院承办案件的张法官坐到一起的时候,她首先询问会见工作进展得怎样了。我不由得一阵慌乱,支支吾吾的说还可以,

    目光敏锐的张庭长立马看出了破绽。一句接一句紧追不放。不会撒谎的我在张庭长犀利的目光下,保密的防线瞬间崩溃。只得彻底“坦白”。

    张庭长是真诚的。我实在不愿让真诚的人受到欺骗和伤害。

    听了我再一次的会见遭遇,张庭长显然感到意外和气氛。她坚定地表示,立即和检察院的领导进一步协调,一定要解决庭前会见问题,确保案件的顺利开庭。

    张庭长的承诺无法令我高兴。因为我深知:北海是地地道道的警察社会。法院、检察院无能为力。否则,警方不敢如此胆大妄为。他们进一步协调的结果,很可能是把当事人“不需要会见律师”的条子,改为“拒绝律师辩护”的条子......

    律师的委屈求全、大义精诚,并没有换来北海警方的回头是岸、立地成佛。我的感谢和敬礼都白费了。他们依然我行我素、故伎重演。

    看来,北海必定要经历一场洗礼。

  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TypeID=a6875c22-cc49-4cf3-9ad5-9cee009e5a4c&itemID=e59246f3-438c-4f01-8083-9f550008bede&user=116836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