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被不用”的陈光武律师痛诉北海司法滥权

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被不用”的陈光武律师痛诉北海司法滥权

    陈光武:公权嚣张,百姓何以为生!

    今天庭审,被告人裴金德当庭表示不需要律师辩护的信息披露后,许多朋友纷纷用电话、短信予以核实,并问候人身安全如何。为此,对各位关心关注的朋友表示感谢。

    历史的看,这一结果(或许还不是结果)有其必然性。

    2011年7月21日,朱明勇递交辩护委托手续时,被告知裴金德已经通过看守所警察委托了两位本地律师。为了确保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律师和公权机关开始了辩护权争夺战。最终朱明勇获取了辩护权。但是当朱明勇会见裴金德时,5位警官虎视眈眈围坐四周,两个小时裴金德一言未发。朱明勇发表了《是谁把我的当事人炼成了哑巴》一贴,揭露了公权机关是怎样“锤炼”当事人的。

     2011年8月3日,本人到中级法院递交辩护委托手续时,遭到法院拒绝,我当天发表了《辩护权争夺战继续上演》一贴,次日法院接受了手续,庭长当面赔礼道歉。但会见裴金德时看守所依然如临大敌,将裴金德团团“保护”,又上演了一场无言的会见。

     2011年8月3日,我第二次会见裴金德,情况更加奇特,看守所干脆递出一张“本人裴金德不需要会见律师的”纸条。

           陈光武:公权嚣张,百姓何以为生!

    昨天上午,我第三次会见裴金德,首先让看守所征求一下裴金德的意见,问一问他今天愿不愿会见律师。十分钟后,狱警传话回来说:“裴金德今天愿意见律师”。

    下午,虽说是无“障碍”会见,无搜身,免安检。但十余名警察在门前团团转,一位看守人员没完没了进进出出。根本无法正常沟通交谈。

    裴金德仍然眼神呆滞,精神紧张,左顾右盼。但还是比较配合的。他否认自己有罪,认可律师无罪辩护的观点。并愿意在法庭上把事实真相全部讲出来。

    上列可见,对裴金德辩护权的争夺,数月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有关机关为何如此关心裴金德的辩护人选呢?答案只有一个:有人害怕律师揭露真相,暴露丑恶。要不择手段把假案冤案进行到底。

    下午继续开庭时,裴金德神情恍惚,目光呆滞。审判长反复询问其为何拒绝律师辩护时,裴金德沉默了足足二十多分钟,没能回答。其内心矛盾纠结的痛苦挣扎达到了何种程度!

    一个身陷囹圄,面临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最需要律师帮助的被告人,竟然被“锤炼”到拒绝律师辩护的程度。如此有违辩护伦理的反常,反映其经历了何种常人无法想象的“历练”!这,只有他自己清楚。

    “膨胀公权猛如虎家家扶得罪人归”。面对如此嚣张的司法现实,老百姓何以为生!

    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TypeID=883506db-37ab-4638-839d-9cee009eb94f&itemID=6cad29a8-c9f7-4dfb-9fc9-9f64017bc702&user=116836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