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黎庆洪案”贵阳行

[转载]“黎庆洪案”贵阳行

应周泽律师的邀请,我正式决定参与贵阳黎庆洪等五十七名被告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犯罪案。

 

昨天(12月13日)早晨,我登上了飞往贵阳的飞机,飞机12点降落在贵阳机场,贵阳律师周立新早已等候在机场接机,全国律师现在形成互助精神,很让我感到温暖,如果说中国社会现在还属于公民社会的雏形期,那么在中国律师、记者等团体内,已经开始进入公民社会,公民社会的形成肯定不是突然从某一时间点一下子形成的,而是从一个点一个点的开始,最后汇集成型的,这是一个艰苦的过程,需要我们每一个人作出努力,在走向公民社会的路途中,律师是先知先觉的群体之一。

 

我是第一次来贵阳,去往贵阳市中心的路上,粗略领略了一下贵阳,感觉贵阳还是很美的,很具有特色,美中不足的是,贵阳的高楼大厦建筑太密,绿地极为缺乏,这也许是与贵阳属于山城,土地面积稀少,地形又不规则有关。

 

驱车赶到贵阳市,周立新律师与我一起进行了简单的午餐,通过简单的交谈,周律师朴实、豁达、嫉恶如仇鲜明的性格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实际上,像与全国其他大多数律师一样,我们在网上都是彼此欣赏神交已久的朋友。

 

吃完晚饭,当事人刘某的家属在等候我,在周律师的事务所与家属进行了谈话,确认了身份,签订了相关法律文件和委托手续,由于时间还来得及,我及时调整安排,决定当天下午去开阳县看守所会见当事人。

 

之前周泽律师告诉我开阳县看守所要求必须两个律师会见,周立新律师也知道,于是周律师安排他的助手实习律师郭英律师同我一起去开阳县看守所一同会见。

 

贵阳市开阳县是周泽律师的家乡,我猜这也是周泽律师为什么重视钟情于黎庆洪这个案子的重要原因,到达看守所,我首先递交了我的会见手续,民警审查了好半天,然后告诉我需要两个律师,本来我想和他争辩法律并没有要求必须是两个律师才能会见,这样的要求没有法律依据,但是时间关系,我暂时放弃了“为权利而斗争”的想法,很快让郭英把自己的手续也递进去,很快,当事人被带到了会见室。

 

当事人刘某长我两岁,因为之前我听他爱人讲,他被抓进去之后,他的老父亲经受不了打击去世,老父亲去世后,他没有被允许回家看望和料理老人后世,给老父亲送葬的就是他的妻子和年迈的母亲,儿子上初一,那一段时间他在看守所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我们国家的法律在被执行的过程中有时候是没有人性的,法律可以不讲人情,但是不能没有人性,这样的结果改造不了罪犯,而只能使犯罪的人更加仇视社会。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会见当事人之前,我对他充满同情。但是,在整个的会见过程中,我没有提起此事,因为这不关案情,我也不能无端挑起他人的伤心事。

 

当事人涉嫌的罪名是参加黑社会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赌博罪。

 

实际上接受不接受这个案子,我是做了权衡的,当周泽律师告知我要我参加辩护的时候,我要求周泽律师给我发一下这个案子的起诉书,我要判断一下值不值得参与,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是前几天北海律师团在西安我送周泽律师去机场听他给我讲的,我当时打电话时在他身边的杨学林律师还有点生气,说我不果断,磨磨唧唧的,我说我是怕(你周泽)把我给卖了,做律师不管做什么不管别人怎样的意见,但是自己做以前必须有自己的判断,不能稀里糊涂,第二天我又和杨学林律师在一起,我就笑着问,杨老师,周泽律师告诉我你讲我坏话,说我不果断,婆婆妈妈,杨律师笑着说这个周泽藏不住话,这都能告诉我,说完都哈哈笑起来,然后说,我们这些律师都是侠肝义胆,周泽要他参与的时候,他连案情的不了解,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对于周泽,不容的怀疑,哪怕他把你卖了,我听了非常感动。

 

这就是我们律师,什么事情都可以公开谈,不藏着掖着,彼此托付彼此信任,这一段时间杨金柱律师和陈有西律师之间的花絮,就是这种情谊的最佳诠释,不应当做过多的诠释,律师不是完人,有自己的喜怒哀乐,甚至有别人无法理解不可思议的地方,但是,我们的理想和目标是一致的,不管我们出现怎样的争吵甚至严重的分歧,都不会妨碍我们走向法治、自由、宪政民主的目标。

 

当我拿到起诉书的时候,我才真正感觉到这个案子的严重问题,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大多数都是一些与犯罪无关的子虚乌有的东西,仅仅凭检察院的起诉书,就可以基本断定,大多数指控都是不能成立的,当然在这里我不具体论述,这个任务交给以后。

 

见到当事人刘某后,我问他对起诉书的指控罪名认不认可,他坚定地回答不认可,我又问他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认可不认可?他说除了2000年的一起打架事件之外,其他均不认可,但是那起打架事件当事已经处理赔钱,受害人鉴定结果是轻微伤,这次怎么能鉴定成轻伤?而且这起事件已经过去十年,依法能不能再提起?

 

按照程序我向他解答了相关法律,需要说明的是,这起案件对于刘某,警方没有刑讯逼供,他只谈到警方对他进行了诱供,当时说只要他说了,马上就会放他,另外,他已经被关押了一年多了,除了拘留时和逮捕时被做过两次谈话笔录之外,没有人理过他。

 

结束了会见,我基本确定,我要完全彻底做无罪辩护。

 

晚上,周立新律师继续请吃饭,还找了他的几位朋友作陪,贵州人的热情好客使我诚惶诚恐,多喝了几杯,话说的有点多。

 

今天早晨起来,小郭早已在酒店等候,退房,小郭带我吃早餐,贵阳的牛肉米粉,很好吃。

 

之后,来到小河区法院,见到办案法官,递交委托手续,了解可能的开庭时间,期间明显感觉,受北海案的影响,法官压力很大,让我转告周泽律师和其他参与律师,希望律师法庭言论尽量简单,因为人数众多,自己在庭审过程出现一些小问题,不要放大纠缠,我非常理解,毕竟,五十七个被告人,二百多本卷宗,对法官、对公诉人、对律师无论是在体力上还是智力上都是重大的考验!

 

中午,周立新律师和同事潘律师郭律师继续请我吃饭,稍作停留,我也不想再继续麻烦周律师他们,客走主安,周律师还得去省律协开会,我要周律师提前送我到机场。

 

再见周律师!再见贵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