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黎庆洪案”的背景究竟是什么?

“黎庆洪案”的背景究竟是什么?

           “黎庆洪案”的背景究竟是什么?

             周 泽

贵阳市小河区法院通知“黎庆洪案”将于201219日开庭。这意味着本案众多辩护律师向法院提出的管辖异议,已被小河区人民法院、贵阳市中院及贵州省高院完全漠视。http://t.cn/SJ3ZUU贵州司法要裸奔了?

黎庆洪案曾经历过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和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两次审判的第一季。第一次审判,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的黎庆洪不认罪,律师也为其作无罪辩护。一同被诉的黎庆洪的父亲黎崇刚和弟弟黎猛,同样不认罪,律师同样作无罪辩护。结果,黎氏父子三人一审俱被贵阳市中院一审判决有罪。其中,所谓的黑老大黎庆洪获刑19年。(除两名未成年的小孩外,黎家所有男丁全部被治罪。)同案其他被告人,也均被判决有罪。贵阳市中院一审判决后,当时的全案共17名被告人均不服,上诉至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周泽律师于20104月受黎庆洪妻子叶萍委托,与贵州大学法学院教授曾伟雄,共同担任黎庆洪的二审辩护人,为黎庆洪作了全面的无罪辩护。

担任黎庆洪案第一季辩护人期间,周泽律师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并将所取得的相应证据提交二审法院。最后,贵州省高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事实不清,并于2010712日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将案件发回贵阳中院重审。案件被发回重审后,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向贵阳市中院申请撤诉,并获准许。黎庆洪案第一季就此落幕。

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撤诉后,律师作无罪辩护的黎庆洪等人并未被释放,而是被贵阳市公安局重新立案重新侦查黎庆洪案进入第二季。作为黎庆洪案第一季第二次审判的辩护人,周泽律师在该案发回重审后,继续接受已没有能力支付律师费的黎庆洪家人委托,担任黎庆洪的辩护人。

经过所谓的重新立案重新侦查,黎庆洪等17名被告人被公安机关再次移送审查起诉,并最终被再次起诉。

与第一季相比,原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而律师作无罪辩护的第一被告人黎庆洪,在基本案情没变的情况下,第二季保持黑老大地位的同时,被控罪名却被大幅增加;第一季没有被指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律师也为其作无罪辩护的黎崇刚(黎庆洪的父亲),罪名同样被增加,并晋升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组织者领导者,位列第二被告人;黎庆洪的弟弟黎猛也被晋升为第三被告人。另有多位第一季律师作无罪辩护的被告人也被增加了罪名。而第二季被公安公安机关列为犯罪嫌疑人者从原来起诉的17人,增加到了近70人,最后被起诉者高达57人,比第一季多了整整40人。其中,新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大量是周泽律师第一季为黎庆洪辩护时接受过调查取证的证人。而且办案机关收获也更丰沛了(第二季对被告人财产进行了全面的查抄)。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黎庆洪案第二季比第一季案情了,影响更大了。让人不解的是,第一季就由贵阳中院作为一审法院的案件,第二季在被告人增加了40名,罪名也大量增加的情况下,作为由贵州省高院发回贵阳中院重审的案件,在贵阳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工作进行了几个月后,却改由贵阳市小河区检察院向小河区法院提起公诉。

黎庆洪案第二季的审级变化,一些贵州法律界人士认为,这样做的目的,是规避贵州省高院的审判监督。黎庆洪案第二季,系由贵州省高院发回贵阳市中院重审所引出的,当然应由贵阳市中院审理,而后由贵州省高院作为终审法院,根本不应该由小河区法院一审。而且,相对于黎庆洪案第一季,第二季被告人翻了好几倍,罪名也大幅增加,案情更重大、更复杂,影响比原来也更大,第一季都贵阳市中院审理,第二季却由贵阳市小河区法院审理,这完全没有道理。当然,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对这起由贵州省高院以事实不清发回重审的案件,可以不再经过贵州省高院终审。而由贵阳市小河区人民法院一审,如果黎庆洪等被告人被判决有罪,即使上诉至贵阳市中院,被曾经判决黎庆洪等人有罪的贵阳市中院改判的可能性,也近乎为零。这样,黎庆洪等人被指控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只需要在贵阳市层面,就可以被人成功地终审办成铁案了。(黎庆洪等人即使将来申诉,要想翻案,希望也十分渺茫!)

 “黎庆洪案”整得这般离谱。http://t.cn/SJ3ZUU 很多朋友问我,到底有什么背景。真实的背景是什么,也许只有办这个案件的决策者清楚。黎曾反映县公安局长整他们家。但黎案二季,黎妻被非法关押一年多无罪释放后,对我说,有办案人员曾问她是否还认为是县公安局长整他们家,她说“看来他没这能量”。

在办理黎庆洪案件期间,我也曾试图了解此案的背景。黎庆洪除谈到自己得罪开阳县公安局长(贵阳市公安局下派干部)的情况,以及贵阳市公安局分管打黑的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向其勒索财物(未遂,现被列为“黎庆洪案”的“保护伞”予以追诉)的情况外,还提到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李军(原贵州省委宣传部长)。黎说,说贵州官场很多人都知道,李军与原贵州省政协主席黄瑶是死敌,而他与黄瑶是老乡,都是开阳的,黄瑶是政协主席,而他是政协委员,他可能吃了黄瑶的瓜落。黎庆洪说,其被抓后,贵阳市公安局的办案人员就曾问他究竟给黄瑶送了多少钱,黄瑶究竟给其批了些什么项目。当时,黄瑶还在政协主席任上。黎庆洪被抓一年多后,黄瑶被羁押。而后,黎庆洪又被带到黄瑶专案组去审了三个月。

作为一个执业律师,对“黎庆洪案”的真实背景究竟是什么,或许我根本无需去考虑,只需要根据事实和证据,依法去进行辩护就行了。然而,对于一个被告人,律师作无罪辩护,而司法机关却作为重罪处理,一度判处其19年重刑,这恐怕就不再是法律的问题了。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