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黑帮”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黑帮”

2010年的5月,在贵州省会街头,人们看到了两份截然不同的报道,均为头版,一份是贵阳日报发表的“光环”下的罪恶——对黎庆洪及开阳“花梨黑帮案”的探访。贵阳日报——光环下的罪恶

另一份则为读者报-影响力周刊发布的贵阳黑打“花梨帮”贵阳黑打“花梨帮”

正在关注此案的时候,正爱好有机会受当事人的聘请,为本案“花梨帮老大”梨庆红的弟弟梨猛做二审辩护。重庆辩黑之后,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在力劝我退出辩黑的工作,加之不久前北京市司法局、发改委又颁布了律师收费管理相关规定,也没什么经济利益可言,我也多次反复考量过是否要重操旧业——我最早熟悉的经济法律事务。但是骨子里的一种“为正义而生”的念头总是会在听到“冤案”二字的时候再一次升起,我总觉得经济法律事务除了赚钱是体现不了任何正义的。

于是,在这个火热的五月,再次步入贵阳的“辩黑之路”。

该案的一审辩护律师——贵州大学的刑法教授曾伟雄,这位贵州刑辩第一高手在一审中为梨庆红做的是无罪辩护。05年我也在另一起案件中与曾伟雄教授共同为被告辩护(总理批示的惊天票据诈骗案,我为第一被告辩护,曾律师为第二被告辩护)。

北京律师周泽,这位曾经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06年度“十大法治人物”与曾伟雄一起是梨庆红的二审辩护律师。

到贵州高院办理手续,查看案卷,看守所会见当事人梨猛,一切都很顺利。贵州高院一如五年前那般破旧,复印一本案卷的能力都不能支持,只好用数码相机拍照部分案卷,法官倒是一如既往的客气。

那么这个17人的“花梨”黑帮到底是否存在,不存在为什么会被判刑?存在到底黑还是不不黑,如果黑,究竟有多黑,如不不黑,那又是什么原因会变黑?为什么媒体会有两种不同的报道?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整整30本案卷装满了一箱子,我需要逐页研究。在案卷之外我还想到那个花梨帮的故乡——开阳县花梨乡的驻地去探个究竟。这样深入腹地也许体会才会真切,也许才会为我的辩护注入最生动的资料。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这种报道的确少见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神奇的贵州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进入深山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这就是传说中的“花梨帮”驻地——开阳县花梨乡唯一的一条街道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梨庆红家门前的景象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所谓“花梨帮”黑社会的经济体系之一——梨庆红母亲开了20多年的饭店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传说中“花梨帮”的梨家饭店——大厅仅看到两张煤炉台和墙上一大片奖牌、锦旗。图中为梨庆红母亲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一青年书生考入某武警学院,家中没钱,又没赶上早班车到贵阳面试,在花梨乡一等人的中巴车上哭了起来。司机问他什么原因,他说今天到贵阳面试钱没凑够,时间也来不及了。司机就告诉他赶紧去找梨庆红,该青年来到梨家饭店,正好“黑老大”梨庆红在家,问明缘由,梨母拿出300元钱,梨庆红立即亲自开车送他到贵阳面试,后来该青年顺利考入武警学院,现任某武警部队警官。这是该青年送给梨家的锦旗。每年该青年都会到梨家拜访感恩。人们常说有困难找警察,为什么在花梨乡人们有困难,找梨家?——梨家不是黑社会吗?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05年度的纳税大户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2002年“黑老大”梨庆红之父在抗洪中捐资救灾,当地党委、政府颁发锦旗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1999年“黑老大”梨庆红在特大交通事故中积极救人,当地党委政府颁发奖牌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花梨乡街上闲情依旧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大山之中探访黑社会“花梨帮”之真相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翻山越岭来到这座深山老林中唯一的一块平地——晕的浑身发飘,我在想这里真的曾经发生过什么“花梨帮”的传奇吗?为什么问那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黑社会“花梨帮”。难道就像武侠小说中说的在无人之境的山洞里有一帮什么什么...

[转载]朱明勇:神奇的贵州 蹊跷的鈥満诎镡

夕阳中归来,回到贵阳已接近午夜...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