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黎庆洪案”贵阳行(三)我的基本观点

[转载]“黎庆洪案”贵阳行(三)我的基本观点

我们今天整整阻击了一整天,名义上是为了被告申请回避权,实际上是冲着管辖权来的。

 

小河区人民法院根本无权审理本案,小河区检察院也无权公诉本案。

 

本案原来由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后,被告人不服上诉到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贵州省高院作出裁定,撤销贵阳市中院一审判决,发回重申,之后,贵阳市检察院撤回起诉,并将案件退回贵阳市公安局补充侦查,本来,按照法治国家一般标准,撤诉后必须首先放人,因为你撤诉等于你指控的罪名不成立或证据不足,但是非但不放人,还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撤诉补充侦查这在刑诉法里面是没有规定的,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却司空见惯,被告人权保护相当可怜。

 

贵阳市公安局补充侦查后,增加了好多被告人,增加了好多新的罪名,但是,对于犯罪的构成没有本质的影响,只不过突然增加了许多莫须有的事实,徒然的使案卷变厚了而已。

 

本来,如果贵阳市检察院认为证据已经完备,那就直接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但是,贵阳市检察院非常的心虚,他们害怕再次二审被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于是贵阳市检察院形式上把案件交给下级检察院小河区检察院,由小河区检察院向小河区法院提起公诉,然而,他还不是彻底的交给,而是指派了贵阳市检察院五名检察官代表小河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因此,本质上还是贵阳市检察院在公诉,不同的是,审判级别降低了,其结果是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成了终审法院,从而规避了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审查权!

 

因此,管辖权之争是本案的一个关键点。

 

如果本案由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判,那么在二审高院被告还有机会洗刷冤屈,如果是小河区人民法院一审审判,那么被告的案子跳不出贵阳市,那么几乎判决有罪的可能是百分之百。

 

在法庭上,我的观点是贵州省高院发回重申的裁定是让贵阳中院重新审理的,而不是由小河区法院审理的,由小河区人民法院审理直接违反贵州高院的裁定,至于法庭说他们审理是有贵阳中院指定的,那么贵阳中院的指定明显违反法律规定,因为刑事诉讼法的指定管辖不包括上级人民法院把应当由自己审理的案件交给下级人民法院审理。

 

因此,小河区法院的审理是违法审判,如果做出裁决的话,那就是枉法裁判,我们无法接受一个违反法律的法官组成的法庭审理本案。

 

程序正义是本案的生命,尤其是以管辖权最为关键,如果管辖权纠正不过来,这个案子有没有继续辩护下去的必要,我很是怀疑,与其做花瓶,不如让小河去裸奔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