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黎庆洪案”贵阳行(二)

[转载]“黎庆洪案”贵阳行(二)

本来想早一点出发去贵阳,因为周泽律师五号已经到贵阳了,大部分律师已在七号赶到,但是由于孩子感冒发烧的原因,我把去贵阳的时间推迟到八号,由于迟迟没有定机票,最后我买的是全价机票。

 

到了贵阳,我在周泽律师房间里看见黎庆洪本人亲笔书写的厚厚的密密麻麻字迹工整的长达四百多页的申诉材料,非常的震撼,从业十年有余,还没有见过那个被告人自己写过这么多东西,如果没有刻骨的冤屈,不是有感而发,怎么会写这么多东西,这更加坚定了我办理这件案子的决心。

 

经过晚上讨论,律师袍的问题,我们还是决定穿,这是一种精神,一种形象,而且,既然法律给我们规定了应当穿律师袍,我们律师作为遵守法律的楷模,不管内心再怎么不喜欢,也必须遵守,不能给人口实。

 

今天早晨,我们七点起床,七点半吃早点,八点出发,八点半到法庭,这个法庭是临时设置的,是贵阳市小河区一四三厂的大礼堂,因为被告人特别多,一般的法庭还真的容纳不下这么多被告,我们到了法庭门口,一眼看去,真的是戒备森严,如临大敌,想旁听的群众已经密密麻麻的围在一起,但究竟有多少人能够进去却未可知。

 

因为来了许多记者,但是却没有旁听证,我还向我当事人家属(每个被告的家属有两张旁听证)要了一张给一位记者,法庭的旁听证制度真的是中国法院的一项伟大发明,利用旁听证制度就把真正的公开审判制度轻轻阉割了,最高院应当尽快就公开审判问题作出规定,比如,应当尽量使用大法庭,法庭不够用,应当使用视频同步直播方式等等。

 

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进入法庭的问题。

 

到法庭门口,工作人员要求我们进入安检通道,我们予以拒绝,律师不走安检通道是有规定的,这是对律师的起码尊重,正在我们僵持的时候,我们看见公诉人不知怎地进安检通道进入法庭,也许是法院给我们看说公诉人都走你们也得走,但是公诉人他愿意走是他们的事情,不能因为公诉人走安检通道我们就应当也走,于是我们决定还是不走安检通道,坚持走工作人员通道,最后,法院还是同意我们律师不用安检走工作人员通道。

 

进了法庭,一阵忙乱后各就各位。

 

全体起立,法官进入法庭,敲法槌,正式开庭。

 

核对完身份后,庭审一开始辩护人和公诉人甚至法官就进入短兵相接的交锋。

 

首先是公诉人的回避问题。

 

被告人要求公诉人回避,因为公诉人是贵阳市检察院的检察官而不是小河区检察院的检察官,法庭要求公诉人作出解释,公诉人进行解释,并拿出贵阳市检察院的免职文件和小河区检察院的任职助理检察员的文件,律师提出,公诉人的回避由检察长决定,于是法庭休庭,几分钟后,公诉人拿出小河区检察院检察长的决定,驳回被告的回避申请,我们律师和被告又提出复议。

 

----------------------------

 

就公诉人的整整进行了一个早晨,期间迟夙生律师关于“我愿意用鲜血捍卫法律的尊严”赢得法庭阵阵掌声,中午休庭的时候,公诉人回避的事情还没有进行完。

 

下午,在公诉人回避的程序还没有完结的时候,法官又进入了审判人员回避的程序,很明显,法官的阵脚有点乱,这么规模庞大的庭审,作为一个基层的相关经验缺乏的法官,出现一些问题在所难免,但是有一个基本的错误他不应当犯,比如,被告申请她本人回避,她马上就宣布驳回,律师立即站起来反驳,审判长的回避是由法院院长决定的,这是基本常识,具体过程,微博都有记载不重复。

 

最后,法官宣布,她今天就有关问题请示审判委员会决定,明天早晨继续开庭。

 

整整一天庭审,不包括中午和下午两次休庭,在其间的休庭高达六七次,经过一天的努力,法庭的程序始终定在最基本的回避问题上,尽管好几次休庭完之后,法官都迫切的希望庭审马上进入法庭调查阶段,但是,辩护律师们不断地提出异议甚至抗议,程序始终无法向前走动一步。

 

在我们国家绝大多数审判中,被告人申请回避权被严重的虚化了,简直就是形同虚设,客观的讲,在今天的庭审中,对于回避权的行使,辩护人多少有些越俎代庖,因为法律规定会被申请权的主体是被告而不是辩护人,而今天的庭审几乎是辩护人行使的,当然在这次刑诉法修正案草案中,赋予了辩护人这种权利,但毕竟修正案还没有通过,奇怪的是,法官却没有抓住这一点,不知是阵脚慌乱还是有意为之?

 

今天晚上,可能法官要向审判委员会汇报,不知结果会是如何?会不会建议“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还是向贵阳中院汇报,让他们自己审理应该归他们审理的案子吧?

 

如若如此,则最基本的程序正义幸甚,我们辩护律师也可以回家同家人一起准备龙年的春节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