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黎庆洪案”贵阳行(七)

[转载]“黎庆洪案”贵阳行(七)

早晨一开庭,控辩三方的火药味又开始加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发生了令人难以接受的极端的情况。

 

审判长来到法庭,问公诉人证据调取情况,因为昨天下午休庭的时候是公诉人提出申请休庭要求调取相关证据,但是公诉人解释说证据繁多,要求将所有被告询问完之后在一起进行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审判长立刻予以采纳,很明显事先早已沟通。

 

本来,对于昨天已经决定的事情如果擅自更改,应当与辩护律师进行沟通,并充分说明理由,但是审判长如此迅速的丝毫不顾及辩方意见的情况下毫不犹豫的采纳控方意见,这当然会激起律师们的强烈不满,这就等于中断已经开始的非法证据排除程序重新又回到法庭调查阶段,律师们自然反对强烈,并要求发表意见,审判长不予准许,朱明勇律师、迟夙生律师等开始抗议并陈述理由,审判长给朱明勇、迟夙生律师训诫,迟夙生律师继续进行激烈抗议,审判长下令将迟夙生带出法庭,审判长刚下令,二十多名法警便围上前来企图强行将迟夙生律师带出法庭,在此过程中,迟夙生律师情绪激动突然一头栽倒,在场律师惊恐万分,因为手机信号屏蔽,无法联系外界,二十分钟左右后,律师和部分法警把迟夙生律师抬出法庭送往医院。

 

迟夙生律师身体发胖,平时血糖低,还患有糖尿病,迟律师作为全国连续三届人大代表,现在五十多岁,整天奔走全国各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真是侠肝义胆,迟律师性格刚烈,眼里揉不得沙子,连续几天庭审,驱逐训诫律师,每每提起,迟律师总是愤愤不平,今天法庭上,又出现如此场景,也许一个性格温柔的女性不止于此,但是对于性格刚烈的迟律师迟大姐就不一样了,驱逐出法庭是对她一个资深女律师一个被受人尊敬的全国人大代表简直就只奇耻大辱,这还不说,审判长一声令下,一下子上前二十多个警察围到迟夙生律师跟前要强行带她出去,可能是情绪失控和不佳的健康造成迟大姐的昏蹶。

 

本来对于一个女律师,如果真的要采取措施,也应指派一两人员最好是女法警上前说明情况,请她配合,我想,即使再愤怒,迟律师也会配合,但是,法庭却二话不说,刚一下令便迅速围上二十多个法警虎视眈眈,其实,从一开庭辩护律师席上的后面一直坐着几十名法警,难道真是像斯伟江律师所说,法庭成了“屠宰场”?

 

法庭进行了短暂的休庭,实际上,当时我们真的想一不做二不休,集体离开法庭,但是,经过商讨,我们认为我们的使命远远没有完成,我们一走,他们可能仍然会毫无顾忌的将庭审进行下去,这样做的话是对被告不负责任的,是对中国法治不负责任的,即使再艰难,我们也要忍辱前行。

 

重新开庭后,继续有朱明勇律师进行对被告黎庆洪发问,之后是陈有西律师发问,陈有西律师的发问高屋建瓴,他没有拘泥于起诉书罗列的事实顺序,而是打破顺序,直接从黑社会组织罪的构成要素进行发问,黎庆洪立刻被调动起来,回答显得积极主动,尤其是讲到所谓的保护伞问题,更是气愤的难以自制,他谈到因为县里的重点工程村民对于占用村民土地问题没有处理好,村民几百人阻挡不让工程进行,政府派了几百名警察都无济于事,因为他在村里威望高,县里领导要他做村民的工作,在他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并作出承诺后,村民才撤离,为此当时县里领导对他是褒奖有加,没想到这到成了后来他所谓的和社会罪证,当时的办案警察对他说吧,政府几百个警察都搞不定的事情,却被你黎庆洪搞定了,你说你不是黑社会是什么?讽刺的是,这个警察勒索他未果最后被发现,现在反而被作为自己的保护伞!谈到此,黎庆洪几乎哽咽。

 

当然,他还谈了好多事情,以后我会介绍。

 

今天下午,我也进行了发问,我首先问他所谓的组织情况,所谓的组织,实际上和现在的同学会战友会差不多,并且运转时间不长;其次我还问到他的企业的资产规模,黎庆洪身价不过一个亿左右,在开阳县民企中并不算什么,他主要从事磷矿开发,但是他的产量才占开阳产量百分之几,根本没有垄断欺行霸市的行为,更不存在收取什么保护费等等,,另外还有一个聚众斗殴,发生时间是2000年,几个人打伤一个人,他本人没有动手,当时也进行了处理,有两个人被劳教,时隔十一年把已经处理过的事情重新提起来,等等,最后我让他介绍了自己被刑讯逼供中记忆最惨烈的经历。

 

期间还有贵州的一些律师进行了发问。

 

由于被驱逐律师较多,又被告已经没有律师,只得另行聘请,有新加入的北京王律师因为刚加入案卷没看对案情不熟悉,要求休庭给他熟悉案情时间,因为时间已接近下班时间,审判长于是宣布休庭。

 

晚上贵州律师朋友邀请我们吃了极富苗族特色晚餐。

 

回到宾馆,看到迟大姐身体逐渐恢复的消息,一下子轻松许多,祝迟大姐早日康复,作为一个几乎硕果仅存的全国律师界人大代表,她真的是我们的一面旗帜。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