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2012,律师穿越贵阳火线

[转载]2012,律师穿越贵阳火线

 

2012,律师穿越贵阳火线

    2012 114日下午,贵阳小河区法院在迟夙生律师12日已被合议庭逐出法庭的情况下,因第三被告人黎猛拒绝另一名辩护人王兴律师为其辩护,宣布黎庆洪案“延期审理,何时开庭,合议庭另行通知”。

律师退庭时,有一位执勤警察说:小心点,贵阳的路不好走。

连续六日庭审,我们在宾馆和法庭之间两点一线。从案卷里看见构陷,在法庭内感受权力的疯狂。以黄敏为审判长的合议庭——权力手中的线偶,一次次向抗议的律师发难,一次次让法治在贵阳蒙羞。旁听席二层窗后,不断闪动着指挥者的人头……就在迟夙生律师因抗议违法审理被法庭宣布逐出法庭、因激愤晕倒时,陈有西律师怒不可遏,直指着楼上手中提线的众人,大喝:有种的,你们下来!

权力之无耻,司法之乱象,体制内法律人之自宫,黎庆洪案集其大成。和很多地方一样,贵阳市公安局局长由贵阳市政法委书记兼任,贵阳市公安机关、两级检察院、两级法院均在其麾下供其调遣。在黎庆洪案第一季20107月被贵州省高院以“一审判决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为由,撤销贵阳市中院的一审判决,发回重审之后,黎庆洪案的始作俑者、习惯了在贵阳政法界呼风唤雨的大佬,毫不掩饰其惯有无耻和骄横,启动了黎庆洪案第二季。

当六名贵阳市检察院工作人员以小河区检察院“代理检察员”身份在小河区法院出庭支持公诉时,当以黄敏为审判长的合议庭恼羞成怒、自以为手持“尚方宝剑”在法庭连逐四名对违法审判提出强烈抗议的律师时,当律师席不时被公安警察包围、律师稍有抗议、一窝警察就蜂拥而上时,当律师席话筒被关闭、偌大的礼堂只能听见黄敏审判长尖利的“逐出”和“训诫”时,当能够容纳200人的旁听席仅有20名旁听人员、大量手持旁听证进不了法庭的民众在庭外无计可施时,当黎庆洪当庭高呼“公权力的狗”(注:作者并不赞成黎庆洪这样的说法,可能叫做‘个别手握公权力的人用纳税人的钱为自己豢养的X’更为恰当)时,我们看见:在贵阳这片土地上,除了政法委以公安警察的方式活着,法治已生不如死。

起先接受周泽律师邀请,内心对事实的确认并不是如此笃定;经历连续几日庭审之后,当诸位勇敢的同仁以近乎惨烈的抗争一点点厘清真相,对案情的盘问已经足够。

在贵阳这片苦难深重的土地上,今天,我们看不见的、可怕的手握司法权力的主子正在与自己身前身后、为数众多、张牙舞爪的奴才们合谋想让人们成为奴隶,稍有不从,就会有和黎庆洪一样的下场。

当权力成为横祸,司法沦为爪牙,没有人能够幸免。

所以,我们义无反顾。

四律师被驱逐后,全国各地律师纷纷请缨:北京的、上海的、陕西的、广东的……即使在14日休庭后当晚,云南几名律师连续驾车近十小时前来增援,到贵阳已晚上十点。

2012116日下午,被非法羁押、释放不久的黎庆洪妻子开车送我们去机场,路上,和她再次谈及我们坚持的理由:我们替黎庆洪们辩护,就是替所有人辩护;我们要捍卫的,就是我们稀缺的:阳光般灿烂的自由,鲜花般绚丽的爱情,金子般可贵的真相……

在此,回告那位休庭时提醒我们小心走路的警察:

贵阳的路不好走,但我们一定要走!因为,有什么样的贵阳,就会有什么样的中国。

贵阳的路不好走,但我们一定要走!因为,有什么样的律师,就会有什么样的民众。

无论这位警察背后站的是谁,无论他们还有多少卑劣的手段,无论在贵阳政法之域曾有过多少次血雨腥风,我们这群胸怀有国家、内心有敬畏的书生,都将锲而不舍、有始有终,直至穿越贵阳政法权力之手织就的火线,实现对真相的追问、对事实的厘清。

总有一天,他们表皮的光鲜和浮华会被剥开,掩藏皮下的腐烂会被放置在法治的阳光之下——曝晒……

2012的末日不是世界的,但可能是你的。

最后,祝春节快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