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转载]北京西山:汉德法官在转移视线扭转方向

[转载]北京西山:汉德法官在转移视线扭转方向

北京西山:汉德法官在转移视线扭转方向
2012-1-21 17:52:18

                   

[转载]北京西山:汉德法官在转移视线扭转方向

                   汉德法官在转移视线扭转方向

    近日,“汉德法官”成功地用两篇“政研室集体创作”文章将律师战斗主力转移了视线,扭转了方向。引导到现今本无大法通理可做依据、鸡鸭各讲、公婆各说的玄论漩涡中——把原本充满政治色彩、是继续坚持改革开放还是倒退文革“群专”的重大法治事件“贵阳案”,变成了从美国到苏联、从清末到民国、从法条到法典的研讨型学术个案,把百姓生死攸关、民营企业生死攸关、改革开放生死攸关的苦难冤狱(如重庆北海贵阳抓捕律师驱逐律师冤假错案)所揭示黑幕的鲜血淋滴的核心本质,变成了查典寻据咬文嚼字的所谓“理性客观”的学术讨论。

    须知,已经有一大批的人头已被砍落在地,正有一大批人头被临时放着等待某一个凌晨被批示下达砍落在地,还在有一大批人头正在法庭上审理等待随着法槌敲响应声落地,将会有一大批人头正在侦查过程中排队等待“归案”——

    自古人命关天,根据什么决定一个鲜活生命该抓不该抓该死不该死?谁来监督一个鲜活生命如何被抓如何去死?已判死的人当头尚未落地时发现是冤案不该死时,又由谁来决定让他“活”过来重新做活人?中国法律“抓”容易“判”容易“死”容易,中国现状“放”人难,“活”比“死”更难。

    面临这些严酷的现实,面对那些已经被砍掉了的、还在等待砍被掉得、正在准备排队被砍掉的一批批人头,杀人的规矩竟那么难立?裁判的道理竟那么难说明白?面对这些连街头拉架或者调解邻里争端的大妈大爷都会懂得的“不能拉偏架”、“要听双方把话讲完”的基本拉架调解规矩,“汉德法官”(政研室)却要在那里装神弄鬼,还在那摇唇鼓舌,为证明“拉偏架有理”辨析什么“现场”与“现实”、“应然”与“实然”、“偶然”与“必然”、“尊敬”与“尊重”、“通法”与“细则”、“内涵”与“外延”的“本质区分”与“实际应用”,真是笑死人,气死人,恨死人!

    “汉德政研室”两篇文章,搅乱舆论,转移目标,乱了思想,说明律界多年来重实务轻研讨,分工细散论多,没有形成理论体系稳固定势,风动,旗动,心易随动。中国法理,无论是苏制式西制式还是开封府“包”制式,七搞八搞五不搞,搞得理论破碎法意不全律条矛盾处处悖论,最终结果是:法、规相抵、政策随意,没有了理论。既然本无理论,就已经无理可论,就不必讲“理”——因为,什么是“理”,有五不搞大“理”寺来定,没人能说清楚也说不清楚。刑诉法讨论现状就是明证。有西光武伟江各位大律何必费心费神,跟这个吃官饭写稿拿加班费的“大盖帽”浪费时间周旋?!

    本人不懂法律,问不出高深问题,如果汉德法官能不吝赐教,我只想请教一个问题:在中国重庆“李庄律师案”申诉起诉无人接受,北海四律师及证人被抓,贵阳周泽律师证人被抓,该应用哪条中国法律维护这些中国人的权益呢?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基本道德,及汉德:做人办事要公正,裁决调解不能“拉偏架”。

 

1   共1页 
查看(1935) 评论(7) 评分(0|0) 管理    推荐
发表于2012-1-21 19:50:32

请教一个问题:在中国重庆“李庄律师案”申诉起诉无人接受,北海四律师及证人被抓,贵阳周泽律师证人被抓,该应用哪条中国法律维护这些中国人的权益呢?

发表于2012-1-21 19:45:18

犀利!尖锐!痛快!

发表于2012-1-21 19:15:02

说的有理我这法外人都明白了

发表于2012-1-21 19:14:36

北京西山写得好!

发表于2012-1-21 18:40:38

汉德法官作文的题目是贵州案的反思,却回避贵州案的程序违法实质问题(先不说实体问题,实际上实体冤案乔装也是违法的问题),撇开相关法院、法官的问题而仅说律师依法抗争应不应该的问题,显然文不对题。其次,诚如陈有西律师所言,无视一坛酒是毒酒,却探讨知情者应不应该当面指出是毒酒;还有明明是一棵枯树,却不让人们当面说这是一棵枯树甚至不应当说树叶也是枯的真相。显然,作者的立论与其要表述的基点相背离和相扭曲。为完成这篇奇形怪状的文章,作者只得滥用法学名词,涂抹是非界限,转换应然与实然,来阐述似是而非的观点。其方法是涉及公权力的,如管辖、回避、案件旧货改包装玩弄技巧降级管辖、指定管辖突破级别管辖等问题时,即便是实然有禁止规定也要应然考虑,也要服从法庭“举重以明轻”不值一提;相反,律师依法抗争即便是实然有据但应然无据且不够明智,相关技巧使不得。因为你是为犯罪的当事人维权讲话,要循规蹈矩装聋作哑配合违法的法庭假戏真做达到公权力的既定目标,哪怕是实然无禁止的微博直播也要应然考量“举轻以明重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