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贵阳黑打“花梨帮”:“重庆打黑第一案”名辩加盟辩黑

贵阳黑打“花梨帮”:“重庆打黑第一案”名辩加盟辩黑

527日,著名刑事辩护律师、“重庆打黑第一案”第二被告樊奇航的辩护人朱明勇,正式接受委托,介入在贵州影响巨大的贵州省政协委员黎庆洪涉黑案,担任黎庆洪的弟弟黎猛的二审辩护人。朱明勇律师将为黎猛作无罪辩护。此前,同为北京律师的周泽已接受委托,与贵州最著名的刑事辩护律师曾伟雄一起担任黎庆洪的二审辩护人,为黎庆洪作无罪辩护。至此,黎庆洪涉黑案已有多位在贵州及全国都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律师参与二审辩护,形成了强大的辩护律师团队。

黎庆洪是贵州腾龙宏升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是贵阳市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贵阳市人大代表、贵州省政协委员,是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和团中央共同评选的第四届“全国青年创业奖”十名获奖者之一,著名汽车拉力赛车手。

200896日还在参加全国汽车拉力赛漠河站比赛的黎庆洪,在参加完比赛回到贵阳后的第二天(910日)即被贵阳市公安局以涉嫌赌博罪拘留,一个月后又被逮捕。今年223日至24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贵阳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黎庆洪涉黑案进行了两天的审理,并于331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赌博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采矿罪等五罪判处刑罚,总和刑期十九年零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并处罚金30万元,其价值数百万元的三辆高级轿车作为犯罪工具予以没收。同时被起诉的黎庆洪的父亲黎崇刚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采矿罪两罪并罚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黎庆洪的弟弟黎猛被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持有、私藏枪支罪、赌博罪三罪并罚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同案其他被告分别被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故意伤害等不同罪名分别判处几年至十几年不等的刑罚。

从检察机关的起诉和一审法院的判决来看,黎庆洪一家似乎罪大恶极。然而,与贵阳市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对黎庆洪一家的追诉形成强烈反差的是:黎庆洪一家在开阳县一直是捐资助学、扶贫济困、造福一方、热心公益的典型。作为一个从贵州开阳农村走出来的企业家,多年来,黎庆洪一家每年回馈社会上百万元,先后为资助贫困学生等公益事业捐资捐物近千万元。黎庆洪曾出资在共青团贵阳市委成立了爱心助学基金,注入大量资金用于帮助贫困大学生。为了宣传贵州、宣传开阳,他组建了绿色磷都贵州开阳拉力车队,参加全国汽车拉力赛,与韩寒等著名车手竞技,曾获得全国汽车拉力赛六盘水拉力赛N4组第三名的成绩。他还协助开阳政府,争取中汽联同意在开阳举办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分站赛,并获成功。其组建的绿色磷都贵州开阳拉力车队也于2005年年底被县人民政府授予宣传开阳特别贡献奖

审庭审中,被指控为“黑老大”的黎庆洪对所被指控的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坚决否认;对所被指控的具体犯罪,除了赌博、非法持有枪支外,一概否认。黎庆洪表示其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只是参加过赌博,但没有开设赌场,借枪打过两次猎,但从没有在公共场合显示过,称自己对得起所获得的各种荣誉,“在开阳县我不是最有钱的,但我的社会责任感在开阳县是数一数二的”。黎庆洪的一审辩护人、贵州著名律师、曾伟雄(贵州大学教授)、卞海燕(开阳县政协副主席)为黎庆洪被指控的多项犯罪作了无罪辩护,而黎崇刚和黎猛的辩护人也分别为黎崇刚和黎猛作了无罪辩护。(同案多位被告的辩护人也为自己的当事人作了无罪辩护。)宣判当日,被判决有罪并被判处重刑的黎庆洪当庭撞墙喊冤。同案被告一致不服一审判决,表示要上诉。

因为黎庆洪的特殊身份和地位,黎庆洪涉黑案在贵州影响巨大。然而,在一审宣判后,人们却发现该案有很多大不寻常之处。——指控黎庆洪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所涉黎庆洪指使他人堵路的“事实”,只有一个叫郑永一的“证人”的 “证言”可以为据,而郑永一的“证言”全部内容都是建立在“我听到有人说是黎庆洪指使田老九来带头堵路的,但我们没有证据”这一根本不能证明黎庆洪指使堵路的“事实”基础上的;指控黎庆洪犯赌博罪所涉黎庆洪参与打麻将、铺金花赌博活动“事实”,“证据”均为“证人证言”,而指证黎庆洪参与打麻将、铺金花等赌博活动的“证人”却均为与黎庆洪一起赌博娱乐、消遣的人,而这些人没有一人受到追诉;指控黎庆洪犯非法采矿罪所指越界采矿“事实”,涉及马口磷矿与清江磷矿的三次越界采矿纠纷,而这三次纠纷中,经测绘部门鉴定,马口磷矿只有两次越界采矿,清江磷矿三次均有越界采矿,清江磷矿的越界采矿破坏的矿产资源量远远大于马口磷矿,然而黎庆洪及其父亲黎崇刚作为马口磷矿的经营者被追究刑事责任,清江磷矿的经营者却没事。黎猛被指控犯非法持有枪支罪的“事实”,是其2004年上高中期间的事,当时检察机关已作过不起诉处理决定的,20089月黎猛被装进涉黑的筐子后,又被二次追诉;黎猛与其兄长黎庆洪共同被指控犯赌博罪所涉在设有赌博机的“涌鑫”电玩城持有股份的 “事实”,根本没有确实的证据支持,且黎庆洪、黎猛既不是“涌鑫”电玩城法定代表人也不是管理者,即使持有电玩城股份,作为股东也无需对电玩城设赌博机的行政违法或刑事犯罪行为承担责任。让人想不通的是,“涌鑫”电玩城因设有赌博机,受到了行政处罚之后,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又被追究刑事责任,而经营内容完全相同、相隔不到500米的“隽才”娱乐城却至今照常营业……对此不寻常的打黑案件,《读者报》记者进行调查采访后,在该报《影响力周刊》以“贵阳黑打 花梨帮”和“黎庆洪黑几许揭开黑幕看‘黑帮’”为题,发表两篇文章,对贵阳司法机关进行了批评;《南方人物周刊》的记者经调查采访后,也以“黎庆洪的‘黑道’悬疑”为题,进行报道,对这起打黑案件提出了质疑;《东方今报》则以“‘打黑’还是‘黑打’背后的‘媒体公诉’”为题,发表文章,批评贵阳个别媒体充当司法机关工具,对被告人进行不公正的片面控诉。

鉴于本案的异常,以及本地律师可能慑于压力,不敢按照《律师法》的要求充分利用各种合法的方式去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黎庆洪的家属遂在一审判决之后聘请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周泽律师担任黎庆洪的二审辩护人,并通过周泽律师的介绍,聘请在“重庆打黑第一案”中担任第二被告樊奇杭(第一被告为龚刚模)辩护人的朱明勇律师担任黎庆洪的弟弟黎猛的二审辩护人,参与本案的辩护。在“重庆打黑第一案”中,在龚刚模的律师李庄因“眨眼睛”教唆龚刚模翻供被“举报”涉嫌“伪证”而被抓的情况下,朱明勇律师顶着巨大的压力,为自己的当事人樊奇杭进行了充分的辩护。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