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儿童节,揭黑记者被判有罪

儿童节,揭黑记者被判有罪

6月4日,我与傅桦的妻子范老师见了面,把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傅桦的终审裁定给了她。傅桦在20091217日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犯受贿罪处有期徒刑三年,拖了近半年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于在2010年的“6.1”国际儿童节这天,对傅桦作出了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有人问我如何看待二审法院对傅桦的终审裁定,我的回答是:法院的终审裁定是在“6.1”国际儿童节作出的,我是一个成年人,无法用成年人的眼光去看待和评价二审法院的裁定。

傅桦是原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05年五六月份,傅桦根据其学长、民航吉林管理局副局长张广涛关于吉林龙家堡机场(现称龙嘉机场)工程建设存在问题的报料,向所在报社作了选题汇报。报社批准实施该选题报道后,负责实施该选题报道的傅桦,要求报料人提供有关采访对象的联系方式。张广涛派其原来的秘书李申来到北京,见傅桦。与傅桦见面时,李申表示,傅桦去吉林采访时他们不便出面接待,要表示点“心意”。傅桦后来在多份材料中称,他当时推辞不过,收下了李申给的5000元钱,这个钱一部分用于了采访花费(因为报社报销标准较低,其不少采访花费未在报社报销)。2005714日,第一财经日报刊出了傅桦与叶加采写的《龙家堡机场延误交付背后》、《质量安全不能打折扣》两篇文章(见附件)。两篇文章见报并上网后,吉林有关部门曾致函媒体限制传播。

后来,向傅桦报料的张广涛和向傅桦采访提供帮助的李申被治罪,牵出了傅桦。200612月就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李申在20074月的笔录中“供认”在北京见傅桦时给了傅桦3万元,而张广涛的“供述”则称其根本没让李申给傅桦好处,只是李申告诉他给了傅桦五六万元。

傅桦被吉林民航的公安人员强行带到长春后,才知道自己是“高规格”的犯罪嫌疑人,是吉林民航公安和吉林省公安厅打黑办在联合办案。在公安机关的讯问中,傅桦对收取李申钱款的数额曾几经变化:有“一万五千元(我记不清是一万五千元还是五千元了)”、“一万五千元(我记不清了,印象里还可能是伍千元)”、“一万五千元”、3万元、5000元等五种说法。傅桦涉嫌的罪名在吉林公安侦查期间也几经变化,最后定格为受贿罪,被吉林警方取保候审。

傅桦称,在被取保候审时,他被要求不能翻供;在被取保候审回北京前,吉林民航管理局的张军局长曾宴请他与报社领导一行,暗示其不要闹,过一年就没事了(取保候审期限最长一年)。取保候审出来后的第四天,第一财经日报对傅桦给予除名的处分;向傅桦送达除名决定时领导与傅桦谈话,告诉他两个单位已经达成了谅解,也让他不要闹。后来,第一财经日报推出了《吉林机场六年大变身:迎接东北亚振兴的“空中机会”》、《专访吉林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张军:如何为龙嘉机场穿上廉政“防水鞋”》两篇报道,为之前傅桦的报道批评的吉林民航及其负责人张军大唱赞歌。

被取保候审并被第一财经日报除名后,傅桦相信吉林民航与第一财经日报达成的默契,保持着沉默。本以为过了一年取保候审期限就会没事的傅桦错了。200710月,之前抓傅桦并对其取保候审的吉林公安机关“认识”到将自己对傅桦“受贿”案没有管辖权,从而将案件移送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后来,傅桦称,其20081月才收到的吉林公安机关的取保候审决定书,朝阳区检察院办案人员在200710月及之后的两次对其进行讯问时,他因为怕再被弄回吉林去,就照着吉林公安最后要其承认并在办理取保候审时要求不能翻供的说法(收取李申3万元钱款)说了,并且在较长的时间没敢请律师。但在后来被起诉后,已经收到吉林公安机关取保候审决定书的他,还是鼓起勇气向检察机关写了说明,表明自己并没有收取李申3万元钱款,而是只收了5000元,并在之后聘请了律师为自己辩护。

作为傅桦的辩护人,我在一审、二审中都是为傅桦作无罪辩护的。虽然一、二审法院都裁判傅桦构成犯罪,但我坚持认为傅桦并不构成犯罪,检察机关对傅桦犯受贿罪的指控和两级法院所作的有罪判决是错误的。(具体理由参见我的二审辩护词: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b1fa00100heez.html

附:傅桦的报道

龙家堡机场延误交付背后
2005-07-14   第一财经日报


2005年7月,民航总局领导再次调整飞抵长春市龙家堡机场检查工作的日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本应2004年10月竣工交付使用的龙家堡机场工期再次延误。龙家堡机场也因此成为目前为止建设时间最长的机场。

从2000年开始,这家机场有过三次开工的经历。最隆重的一次是在 2003年5月29日。

到目前为止,长春市和拉萨市是全国仅有的两个还在军民合用机场的城市。而新机场的建成,将改变这一历史。吉林省发改委主任焦海坤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老机场已经严重制约了吉林省经济社会的发展。在长春市老机场,记者看到候机楼还不如地级市的火车站大,破旧的墙体和周围乱糟糟的氛围,与一个省会城市的身份相去甚远。而龙家堡机场,无疑将是长春的一张名片,也是吉林省招商引资、展示形象的战略之一。

但是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就是这个众望所归的机场,其建设过程中存在不容忽视的安全隐患问题。

加速度

龙家堡机场占地4200余亩,跑道长3200米,航站楼面积4万平方米,飞行区等级为4D级,可以起降大型飞机,是吉林省“十五”期间百项重点项目之一。龙家堡机场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张贵春对记者说,工程总投资16.8337亿元,其中民航总局占51%股份,吉林省政府占49%股份。

据了解,如此规模的机场一般2年多时间可以建成。

但是龙家堡机场历时5年,建设时间之长全国罕见。新机场总指挥张军多次表示,机场将在2004年竣工。指挥部向省政府汇报进度时也说,保证2004年10月实现机场试运行。但是,这个项目一拖再拖,至今仍未竣工。

2005年6月19日,机场副总指挥张贵春在接收记者采访时答复说:“原定今年10月竣工,但9月份吉林省要召开东北亚投资贸易博览会,上级希望我们能为博览会献礼,8月底竣工。”

从今年春天开始,在省政府的多次协调下,一直拖延的工程进度忽然加快。不久前还人员稀少的机场,一下涌入了几十家施工队伍,仅候机楼地面和墙面装修工程,就有7至8家公司在现场施工。

6月18日,记者在大雨中经过一番周折,来到了这个正在兴建的新机场。看到完工的只有停机坪和跑道,候机楼还在紧张的施工中,另一座重要建筑物的框架刚刚完成。

软质量

据了解,因质量问题返工正是这个机场项目一再拖延的重要原因。

吉林省有关领导掌握的一份材料,涉及龙家堡机场在施工过程中出现的种种管理、安全和质量问题。

“由于招标把关不严和施工组织不力,2004年3月份,机场航站楼所有的立柱都不同程度地发生断裂。使得配套衔接工程停顿4个月之久,虽耗资1000余万元,采取了补强加固措施,但就如断腿再接一样,航站楼立柱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另外,在航站楼设计上不可思议地采用了三家设计院的设计,使得三家设计单位在标准上不一致,从而酿成了在对接过程中的严重工程事故。”

这份材料中提醒,如果不及时处理,若干年后,新机场将面临危机。

“航站楼柱子确实出现了横向的裂缝,确实是一个质量事故,主要是主体工程由不同单位设计,采用的标准不同,衔接不够。整体航站楼的设计是民航华东机场建筑设计研究院设计的,而钢体结构是吉林省建筑设计院设计的。”吉林省发改委主任焦海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没有回避这些问题。

“去年确实有一些返工的情况,这个事出来之后施工停了很长时间,后又找了北京的一家设计院和不少专家进行结构处理的设计,这个设计方案也等了很长时间。”吉林省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刘继坤说。

2004年7月30日,吉林省建设厅秦福义常务副厅长一行到新机场全面了解航站楼补强加固情况,非常严肃地指出:从作出补强计划到具体实施每一个环节,都要有主管部门审批意见和完整的技术资料。关于造成需要补强的原因,指挥部要请权威部门给出明确意见以明确责任人,如果是人为疏漏造成,要追究其责任。

高烟囱

被忽视的还不止这些。在通往机场的高速路上,还没有进入新机场,就能够远远望见一根烟囱耸立空中,“这是机场标志”,当地人称。但是,机场建设指挥部却完全回避了这个问题。甚至有管理者说:哪里是烟囱?是导航塔吧?

为什么要回避这个问题?记者了解到,此前,民航总局负责机场建设的杨国庆副局长曾对烟囱提出过严厉的批评,要求整改。为了解决烟囱问题,指挥部主要领导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花钱装饰大烟囱。

焦海坤主任虽然也不赞成这样做,但他理解机场建设指挥部的苦衷:烟囱的问题是不得已而为之。机场远离市区,电厂供不上电,只有自己给自己供暖。“虽然成本比较低,但是锅炉的位置选得差了一点。过几年发展了,如果四周工业、商业都起来了,就可以把大烟囱搬家,统一建取暖系统。这个大烟囱不会影响飞行,可能会影响美观,我们将来给它装修一下。”

在此锅炉房工作的一位学工程的工作人员称:“这个锅炉房是给机场周围区域供暖的,但这不影响飞机着陆,届时上面做一些导航系统和雷达系统,让飞机看到有这么一个高的建筑物就没问题。如果拆除大烟囱,又怎么冒烟,怎么供暖呢?”

稍稍有点民航安全知识的人都知道,机场附近和场内的超高建筑,都会影响飞行安全。

大名片

“实际上,这个项目1998年国家就批准立项,然而到了1999年,中央要求项目下马,到2000年又重新启动。在争取航站楼的面积的时候,我们也是作了一番努力,原先国家只批2万平方米,但这不能满足日益发展的客流量,在我们的不断争取下,终于可以建造4万平方米的航站楼。”刘继坤说。

“以前的机场都是国家投资,而我们是第一个实行改制后建设的机场,需要双方投资,没有赶上好政策。”吉林省民航安全监督办公室副主任赵宏说。吉林省相对于东北其他两省经济总量最小,而新机场的建成,是最好的形象展示。吉林省希望通过这张名片,来打出一副结构调整的好牌,然而却困难重重。困难不仅仅来自管理、体制和观念的障碍,也来自外部的阻力和困惑。

为了这张城市名片,国家投入的资金已经远远超过了16个亿。同样,铺装在机场候机楼的大理石,招标价格为900元/平方米,而实际成本已经达到1300元/平方米。众所周知,作为重要建筑材料的大理石,必须经过足够的沉淀和放射性检验,但最近才仓促上阵的施工公司根本无法保证有足够的检验时间。 (本报记者 叶加 傅桦)

 
质量安全不能打折扣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5年07月14日 09:03 第一财经日报
  本报记者傅桦叶加
当我们走下舷梯的那一瞬间,一种强烈的感觉扑面而来。长春市太需要一个国际化的大机场。尤其在重新开发东北,在沉寂了几十年之后,东北的腾飞,需要一双健壮的翅膀。
出租车司机说,新机场建成了,我们也能够拉到更多的活。这是长春人最质朴的感情。
那么,经过5年建设的新机场怎么样了呢?当我们在瓢泼大雨中到达新机场的时候,正在建设中的新机场给我们带来两大震撼:
第一:如果做好了,这是东北最好的机场之一。
第二:这个机场的建设和管理需要改变,需要按照国际惯例和机场建设标准来执行。
龙家堡机场从2000年走到现在,迈出了艰难的一步。一个项目建设5年,其中的风风雨雨,确实太多。我们希望它更健康地发展,但发展的瓶颈在于观念和管理,在于如何不折不扣地执行。
比如机场建设过程中的大理石,最后价格高出这么多;比如候机楼的支柱,达不到安全要求,检查出来后再不断地补救;比如规划和设计改动的随意性;比如那个烟囱,居然可以视而不见。如果不从观念、行为方式、心态到思维习惯进行一场变革,所谓腾飞就可能成为一句空话。
勉力而为,但不能勉强为之。虽然龙家堡机场建设中出现的所有问题,都是发展中的问题,但是,如果我们不引起重视,这家机场,将会成为中国机场建设史上的另一种标本。
机场建设,安全、质量、符合机场的标准和规范,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如果我们在安全方面总是能够找到理由打折扣,我们终将为之付出代价。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