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江苏赣榆:公安部一等功臣“受贿门”

江苏赣榆:公安部一等功臣“受贿门”

 
6月8日,接到江苏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办张克强案的法官电话通知:张克强被控受贿一案,二审法院决定在6月13日开庭。
对张克强涉贿案,本博主曾发表过多篇博文予以披露。为让关心此案的朋友能够从本博了解更充分的信息。现将《南都周刊》记者的报道转发如下:
   
               一等功臣 受贿门

为躲避纪委、检察院的逼问,身为证人的李庆成,有家不敢回,在深山里打了一年的游击。但最终,他还是站了出来。法庭上,他说,“以前我被逼说了谎。”而这个谎言里的两位主角在此前因受贿先后被判刑。

          记者_齐介仑 江苏赣榆报道
 张克强、王松善,一直在等李庆成。

12月11日的清晨,在东海县人民法院门前,56岁的李庆成,准时出现在王松善家人面前。经历了近一年的“逃亡”生活,自言“胆战心惊”的他,习惯性地向四周几经张望,两手不忘压低头上那顶旧毡帽。

江苏省东海县距离赣榆县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这一天,是赣榆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爆中队指导员王松善受贿案二审开庭。在此前一审,王被判11年,认定收受贿赂12.9万元。其中的10万元,法院认定,是赣榆县最大民爆站——厉庄民爆站站长李庆成所送。

为让李庆成顺利出庭,王松善的家人,在东海当地找来了近百名帮手,安排了多台车辆,潜伏在法院周围,护送李庆成走进法院。

须发已斑白的李庆成,坐在法庭中央的椅子上,接受审判长的提问。

他说,最初自己和赣榆县纪委说,这2万和8万是借给王松善的,只为了让纪委的材料过得去,又不会定罪王松善。“我被欺骗了,说我送了王松善10万,这根本就是胡编的,转送给张克强更是没有可能,以前我是被逼无奈说了谎。”

此话刚落,他随即又强调了一句,“这次(我)要实话实说,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如果说我现在作了伪证,你们拉我出去、枪毙我都行。”

身为王松善直管领导的张克强,是赣榆县治安大队大队长、公安部“一等功臣”。11月24日,赣榆县法院一审判定,张克强收受贿赂6.12万元,判刑3年。在赣榆县检察院指控张克强的12.41万受贿款中,有4.7万被控是李庆成送的。

如一条藤上的瓜,“受贿”这个罪名,将张克强、王松善、李庆成连在了一块儿,而“被逼”成了三方共同的说辞。

有家不敢回

12月10日,在连云港新浦区一家餐馆里,坐在记者对面的李庆成,脱掉了那顶旧毡帽,头发稀疏、自嘲为“秃子”的他,烟不离手,目光游移。当门外有脚步声传来,他便立刻将说到一半的话掐断,并向外张望。一天三包烟,对于有家不敢回的李庆成来说,成了唯一的乐趣。

王松善、张克强被陆续双规后,为躲避纪委、检察院以及当事人家属的盘问,李庆成在山东与江苏交界的多个县城辗转,怀揣着两部手机,前后更换了6个电话号码,打了一年“游击”。他甚至一度潜入某处山头,躲进一间茅草棚子,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胆战心惊的生活,最终让这个年收入百万的私企业主受不了了,他决定出庭作证,“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

事实上,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转移了账户上的所有资产,摩托车专卖店给了儿子,房产全部过户到妻子名下,而另一边,与老伴的离婚手续也正在办理中。目前,除了废弃的炸药库依旧在他的名下之外,其他一切财产在他的户头上都看不到了。

李庆成被卷入漩涡后,先后三次被赣榆县纪委带走,勒令在某宾馆认真回忆并供述行贿王松善、张克强的事实。

李庆成对记者说,案卷中,有关他送王松善的2万和8万是根本不存在的,张克强的4万和8万也是胡编的。“赣榆县纪委发现我的账户里曾有几笔支出,其中一笔是8万,就让我说,这是用来行贿王松善的。那段时间,我用了十几万元购买了雷管和炸药,这些证据都可以到赣榆县化轻公司调取。”

而“行贿张克强的4万和8万”,则是张克强在双规时,对赣榆县纪委“供诉”说,李庆成一次通过王松善转交了8万元,另一次带着儿子,亲自上门送了4万元。事后,张克强对辩护律师姚建成说,这个是他编排的,为了日后翻供,因为李庆成的儿子根本没去过张家。

被强制在宾馆里的李庆成,几近精神分裂,最初无法交代出并不存在的行贿事实,也不愿违心说谎。在遭遇巨大身心伤害后,他几次在宾馆狠狠撞墙以求一死。最后一次被收押前,他甚至将刀片带入了宾馆,力图割腕自杀被制止。

但最终他还是“认”了,按照纪委提供的书面材料说明全部承认下来。他说,赣榆县纪委的人说,对方已经在“里面”供认了,而且有具体的时间、地点描述。“如果不承认,纪委就认定我不据实交代,要扣押我儿子,查我公司税收。”

儿子的安危,税收的把柄,让李庆成与王松善、张克强在莫须有的8万元上形成了一致供述。

8万元张克强的妻子胡忠兰,对王松善一直耿耿于怀。

张克强被双规的直接依据,来自王松善向赣榆县纪委所供诉的这桩8万元的贿赂。赣榆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爆中队指导员王松善此前是张克强的下属,在张克强被双规前的一个月,王松善被赣榆境内6家民爆站站长实名举报,并被双规。

王成芬是王松善的妻子,已在赣榆县医院做护士20余年。在向记者讲述张克强案情时,她泣不成声。

王成芬说,宣布被双规后,王松善在连续40多天的时间里被体罚和被限制休息,最终,王松善作出了“厉庄民爆站站长李庆成送我8万元,我又转送给了张克强”的表述。

王松善在看守所也曾就此与其代理律师刘家胜有过长时间的交流,王成芬将这些对话录音一并提供给了记者。

王松善是这样向刘家胜解释这8万元出笼背景的:“纪委办案人员让我交代李庆成对我行贿的细节,我被折腾怕了,就说,李庆成送了我100万。纪办案人员委说,你不值100万。我说,那30万、50万行不行。那人说,也多了。我问,那10万、8万的行不行,纪委办案人员说,你这不是知道嘛。”

王松善问,那我到底是说10万还是8万呢?纪委办案人员说,这个随你。王松善说,那就8万吧。

纪委办案人员接着问,那么,8万放到哪里去了?王松善说,丢了。办案人员说,丢了、花了都不行。王松善说,那我借给表弟张宏了。但是,后来纪委办案人员找过张宏,发现并不存在。

王问赣榆县纪委办案者,那你们说,我拿这8万元干什么去了?

办案人员问,应该是送给领导了吧。王说,对,送给县委书记、县长了。办案人员说,不行,你的位置还够不到。那就送给公安局长了。也不行。办案人员问王松善,谁是你的直接领导?王松善说,大队长张克强。那个办案人员说,“这不就对了嘛”。

王成芬说,事实上,这8万元,李庆成并没有送给王松善,而王松善更没有转交给张克强。

张克强辩护律师周泽对南都周刊记者说,案件调查到最后,赣榆县纪委和检察院不得不承认,这8万元纯粹是被逼迫后编造出来的,换句话说,张克强被双规的最初依据其实是完全不存在的。

 
                供述


     2009年春节,青口镇周边鞭炮声此起彼伏。但是,张克强的妻子胡忠兰,却收到了很多朋友和邻居的责备电话。一位朋友埋怨说,“你家老张怎么造谣呀,我什么时候给你们送过钱了?胡忠兰听得一头雾水。

2008年12月10日,赣榆县纪委将身为赣榆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兼治安大队队长的张克强,从正在召开的征兵工作会议上带走,进行“双规”。当天,他的治安大队长职位即被人接替。直到2009年2月16日将案件移送到赣榆县检察院,张克强被“双规”了两个多月。

姚建成是最早接触张案的代理律师,他在连续数月、数十次往返看守所后,与张克强做了大量笔录和对话,最终形成了长达数册的材料,内容直指赣榆县纪委“严重违法”的特殊讯问方式以及纪委所建笔录的“不足取信”。

姚建成称,张克强被双规期间遭遇多重胁迫,一度意识恍惚,精神崩溃,漫长的煎熬过后,张克强作出了“离谱的交代”,受贿金额总计超过了100万,只要认识并稍有记忆的,基本都被张克强编入了对他行贿的行列,多则数万,少则三五百,而且按照纪委笔录格式的要求,这些行贿条目甚至被分别编排出了特定的时间、地点和对话者当时的语气、表情。

而最终纪委在春节期间前去调查核实时,众多被牵扯进去的朋友顿感无厘头。

辩护律师姚建成、周泽注意到,赣榆县人民检察院在接受纪委移交案件的当日所做的笔录中,张克强除“交待”从2004年至2008年5年来,在春节和中秋两个传统节日,收取由十余人送的200、300、400、600、1000、2000元不等数百笔小额财物外,还收受了王松善8万元、李庆成4万元、某酒店鲁姓老板1.5万元、某村支书高和平1.5万元、某酒店刘姓老板1万元、“海头一女老板”1万元等几笔数额较大的财物,共计近30万元。最后检察院起诉的却是124100元,王松善送的8万元、某酒店鲁姓老板1.5万元、某酒店刘姓老板1万元、“海头一女老板”1万元的问题,起诉书均未提及。

在赣榆检察院的案卷中,比如,检察机关在2月17日、18日、19日、20日连续对被告所作的数十份讯问笔录中,不少笔录制作时间为十多分钟,最少的只有10分钟,而多份笔录之间的间隔时间只有一两分钟。

灌云县法院,与赣榆县城相去一百余公里,与羁押张克强的灌南县看守所,至少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被赣榆县纪委双规后的张克强,将在这里完成异地调查和最终审判。

10月16日,是张克强受贿案一审第二次开庭。

在张克强进入庭审现场,引发三四分钟骚动之后,旁听席上有人呜呜地哭了起来。妻子胡忠兰远远地望着丈夫,几次哽咽,没有靠近。

公诉人丁红霞出示了检察院对证人钟克栋等人所作的询问笔录,认为张克强收受贿赂124100元的犯罪事实清楚无误。

审判员问询张克强对此有无辩护意见,张克强首先承认部分款项是收过的,但数额记不得了,而且大多数是过年过节期间的礼金,两三百元不等,而检察院认定的其他受贿条目是完全不存在的,比如某村支书高和平的15000元贿赂描述纯属造假。

张克强说,高和平经营的赌博机已经被治安大队整顿多次,前一段还被罚款过20000元,罚款也上交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做出行贿举动,于情于理都说不通。他想知道检察院对高和平的口供到底是如何形成的。“我希望与高和平当庭对质。”

公诉人对此未予回应。

张克强说,在双规期间,他出于自保,按照要求不得不编出了大量并不存在的受贿金额,不止是这十几万,而是喊出了100多万,“整个事件背后是有人在打击报复我”,而案件在从纪委转到检察院调查时,他立刻将之前的供述推翻。“我没有全翻,我怕全翻的话,案件会退回纪委重新调查。”

在法庭上,张克强说,赣榆县纪委通过“诱逼”他形成的笔录,被赣榆县检察院用U盘直接拷走编辑形成了检察院的笔录,“这我是亲眼见到的。”

11月24日,灌云县法院认定,张克强受贿61200元,其中,除高和平及其儿子高伟所送的1.7万元外,另外的4.42万元,皆为过年过节朋友之间的两三百元人情礼,甚至连小公鸡土特产也被一一作价。

导火线

赣榆位于江苏省东北部,东临黄海,与连云港近在咫尺,为江苏北大门。

张克强被“双规”的消息传出后,尽管有人说这是“狗咬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但在一些朋友的印象里,张克强过年过节即便收了朋友钱物,经常会回赠对方不少于原价值的物品。

出生于1964年的张克强,自幼在农村长大,高中毕业后进入连云港警校,1987年分配到赣榆县公安系统工作,从基层派出所内勤干起,一直到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兼党委委员等职位,曾荣立公安部一等功一次、连云港市三等功三次,数年前在罪犯枪口下制服犯人并险些丧命的经历,至今令同事们敬佩不已。

张克强被双规的消息不胫而走,坊间猜测纷纷,派系斗争、民爆站改制纷争等说法屡被提及。

在法庭上,张克强辩护律师周泽,在最后辩护意见中说道,“此案为赣榆官场派系斗争背景下人为构陷的冤案。”

2007年6月,赣榆县检察院以受贿罪查处为名刑讯逼供原供电局副局长梁继平,导致对方意外死亡,赣榆县公安局由于控制信息不力和维护现场效果不佳,事情败露,梁继平家属冲进现场,拍摄了大量照片放到了网上,引起了巨大的舆论声浪,最终导致涉案的赣榆县检察院四名责任人被判重刑。

知情人透露,此举造成赣榆县纪委、检察院对公安局相关人员产生怨愤情绪,认为是公安局某些人在存心使坏,而当时负责梁继平一案现场治安的,正是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张克强。

除派系斗争外,赣榆县民爆站改制,也成了张克强被双规说法之一。

赣榆县共有6座私营民爆站从事炸药经营,他们从赣榆县国营单位——化轻公司购得炸药后在各个乡镇销售,用于开山采石,平均每家民爆站年收入都在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每卖出一吨炸药净利润2000多元。

2008年4月24日—4月27日,江苏省公安厅在宜兴召开民爆物品“四统一”会议,即统一采供、统一储存、统一销售、统一爆破,张克强与王松善代表赣榆县公安局与会。回到赣榆后,张克强受公安局指派,全面落实“四统一”。

高额利润行将终结,各家民爆站老板联合起来抵制改制方案的推进,将张克强、王松善“实名举报”到了赣榆县公安局、赣榆县委、连云港市公安局、连云港市委。

为核实相关说法,记者先后与赣榆县公安局、赣榆县纪委联络,但赣榆县纪委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王芬、公安局局长茅中余的手机虽经多次拨打,都无人接听。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