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泽 > 记者李建军采访蒲县“山寨鸟巢”陷危境

记者李建军采访蒲县“山寨鸟巢”陷危境

今天上午,接到好友浦志强的电话,说《成都商报》的记者李建军在山西有危险,让我多加关注。其时,李建军正与老浦在一起,我遂与建军通了话,嘱其注意安全。

随后,我看了李建军昨晚深夜发的博文《正采访蒲县“天价鸟巢”,可能遇到生命危险》,得知正在山西蒲县采访“天价鸟巢”的他面临的险境:昨晚吃完回宾馆上楼时,他被三名男子(其中一人腰别折叠匕首)尾随到所住房间。三名男子敲反锁的房门,李建军问其是谁也不说,只是让他开门。李建军不开,三名男子试图强行拧开房门,有服务员上来问他们怎么回事,三人才离开。危险之中的李建军报了警……

李建军这次到山西蒲县,是采访蒲县修建“山寨鸟巢的事情。之前,他已做了一系列对蒲县问题揭露性报道:蒲县煤管局长当庭喊冤称县委书记狮子大张口向他要5000万;蒲县曾经在煤矿入股官员除了郝鹏俊还有另外近20名官员;郝鹏俊案庭审现场有人不停向法庭递纸条干预审判;有关郝鹏俊的1.2亿财产及35套房产没有随案移交法庭;关于县委书记和煤管局长5000万纠结的悬疑;蒲县大量提拔干部中有多名官二代;等等。

地球人都想象得到,李建军的报道会让蒲县及蒲县所属临汾地区有关部门和领导不满。在其追踪报道蒲县郝鹏俊案过程中,有人曾向他说情,并试图收买他。他拒绝了。尔后,有陌生人给他原来的同事打电话,让转告他小心点,有人正在搞他的事。之后,他也接到了陌生人的电话,被告知临汾有关人士正在搞他的材料。为此,李建军曾在博客上连发了《何欢死而何忧,真有一天横尸街头或遭遇进京抓捕又有何妨》、《我为什么曾经恐惧》两篇博文,“交待后事”。

因为一直关注公民维权,并办理过诸多涉及记者权益的案件,我对事关记者权益的问题,总保持特别的关切。因此,看到李建军“交待后事”的博文后,我曾经给他留言,表示与他同在,让他有什么事“吱声”。 给他留言时,我尽管还没见过这个叫“李建军”的记者,自己也未必能为他做什么,但为他分担一些什么的心愿却是真诚的。

一个坚守职业理想和信念的记者,是可能需要付出代价,甚至作出牺牲的,特别是在一个充斥着不公平与非正义的社会里。为了不负公众对于媒体和记者的期望,李建军作好了准备。他设想了可能会遭遇人身伤害的各种情景:莫名其妙横尸街头;遭遇离奇车祸;被别人敲断胳膊、腿呀之类的零碎物件;莫名其妙被自杀,跳楼、触电、撞墙……死法千奇百怪。他还设想了遭遇“法办”的各种罪名:可能是贪污,可能是受贿,可能是敲诈,可能是毁谤,可能是强奸,可能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众安全……李建军说:“来吧,如果真要来的话就都来吧。作为一个记者,一个渴望知道真相和告诉公众真相的记者,选择了这条路,就得时刻准备坦然面对。”

我嘱李建军“注意安全”,想想都觉得无耻。谁不知道“注意安全”呢?很多时候,并不是你注意了,就能“安全”的。对于一个记者来说,只有跑跑会议,拿个红包,写些歌功颂德的文字,车接车送去宣传典型,才是安全的。像李建军记者这样,坚持揭露真相,维护正义,那总会有不安全!

从李建军的博文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不是无所畏惧,也不是不知道“注意安全”。他只是不能放弃自己的新闻职业理想和信念。李建军“交待后事”无异于宣布与邪恶势力血战到底。

让邪恶势力在正义的力量面前发抖去吧!



推荐 17